Friday, August 11, 2006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四篇:美利堅大帝國第五十一州篇

最新版本請參考《老眼中世界百名校》~

第四篇:美利堅大帝國第五十一州篇

戰後凱因斯(Keynes)代表英國與美國進行重建援助談判,會後英國記者問老凱是否已將英國出賣成美國第49個州(當時美國只有48州),老凱頓時痛心疾首地答:「求之不得呀!(No Such Luck)」。


雖然政制上凱因斯心願未了,但觀近半世紀英國行為上已圓凱因斯的夢想,所以在此謹將英國納入美利堅大帝國之下。

學校之實力與財富甚至國家關係極密切,回想德國、法國大學最鼎盛時期為二次大戰前。戰後德國學者幾為美蘇兩國搜刮而盡,到今日仍未回復元氣;法國則在1968年將巴黎大學分解後亦隨著國力下滑,早已離最頂尖一段距離。

在德、法下滑後,舊歐洲中英國便被突顯出來。想英國於學界最興旺始於20世紀初,雄霸20世紀中葉,但隨美國學校財雄勢大,加上以商業管理手法,英國學校開始相形見拙,在爭取教授、學生及投入研究項目上吃了大虧,整體已漸漸被美國一線大學追過。

最近李光耀於劍橋籌款晚會中提到英國學校改革的必要:一位新加坡優秀學子同時獲劍橋、MIT取錄,但其入學信中語氣則大不相同:

劍橋:「我們參考了你的申請,於與學生事務監督討論後,我現謹通知你我們可為你準備一個學額...」

MIT:「在麻省理工學院諸申請人的激烈競爭中,你是其中一位最有天份和潛能的學生...」

雖然近年牛橋已在籌款中急起直追,但在這種「軟技巧」上吃了大虧實屬不值;不少劍橋校友批評李光耀不應在公眾場合批評母校,但我老人家覺得他這是愛之愈深、責之愈切:牛橋雖仍屬世界一流,但近年已被普記、哈佛壓住,不及他年青時可於世上獨佔鰲頭。豈能不急起直追?

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有如哈佛一樣,一所不須多作介紹的大學。早幾年曾受管理保守、財政不佳等問題所困擾,當Times將其排名降至全英第三時曾令不少人以為造所英國最老牌大學從此一蹶不振。然令人欣喜的是近年大事改革後已重振昔日雄風,重登排行榜榜首。

牛津最令人頭癢的地方是其頒授資格獨樹一幟,例如哲學博士不叫PhD而為D.Phi、法學院之Bachelor of Civil Law名為bachelor實為taught master degree,簡直誠心跟讀履歷的人過不去。

但牛津亦始創一特別的本科課程:PPE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為學生提供全面之訓練,此科雖非任何專業學位,然因廣集多方面專門知識而大受歡迎,不少於牛津修讀第二學士學位的學子亦以PPE為目標,例如香港法律界名宿余叔韶。

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近來正忙於慶祝其八百年校慶(1209年),多年來跟牛津鬥得難分難解。雖有文科牛津理學劍橋的說法,然兩者各有所長,能入讀其中一間均是受益一生的經歷。

傳說其建校骨幹為牛津大武鬥中逃亡的師生所建,上世紀更從牛津接收了一個偉大科學家:提出黑洞蒸發的「時間簡史」作者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

傳說老霍在牛津畢業時,成績在A、B之間,故此須面試以令委員會落實其分數。

委員會:「你今後計劃如何?」
霍金:「若拿了A便轉去劍橋,B則留在牛津」

結果老霍以A級畢業。

劍橋有81位諾獎得主,尤在芝加哥大學之上。單是聖三一學院已有31位,唔知可會改壞名,到此為止?

倫敦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London):與牛橋並稱為英國學術的金三角,然所謂「倫敦大學」並非一所學院而是一學校聯盟,其中有極頂尖的學院如帝國學院、倫敦經濟及政治學院等,但亦有質素一般的成員。

倫敦大學之本部實為一行政而非學術研究組織,負責各學院之學歷頒授等工作,亦統籌其著名的校外進修(External)課程。然值得留意的是其校外進修學位雖受各僱主、學校認可,證書本身亦與各大學院畢業生所得之一樣寫上「倫敦大學」,然校外學位持有人絕非各個別學術之畢業生,其成績表上均會寫上該學位由校外進修而得而非學院名稱(僱主、學校留意成績表多於證書本身)。

倫敦商學院 (London Business School, LBS):一般大學排行榜不會涵蓋的專科學校,但MBA排行榜上長倨世界十大。當大多英國大學之taught master degree包括MBA為一年制,LBS為第一個採帝國兩年制MBA之學校。

該校課程選擇少得可以,只有基本三類:MBA(MBA/EMBA)、research degree(MPhi/PhD)及Master of Finance(除LBS外,牛橋亦不設商學本科課程)。雖然簡單,然絕對稱得上為英國商學教育最高學府。

帝國學院 (Imperial College of Science, Technology & Medicine):其醫學、工程均是世界級,整體排名更一度打敗牛津而居全英第二,與LSE同為倫敦大學系統的龍頭。若修讀有關學科而不能登入牛橋大門,帝國學院絕對是首選。

近年開始的商學院一如不少頂級商學院一樣只開始研究課程,實力冒升得極快。

倫敦經濟及政治學院 (London Schools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LSE):顧名思義,該校強項為經濟及政治,以及跟經濟沒什麼關係但常被人混淆的商科,而其法律系也相當出色。著名奧國學派經濟學大師、被林行止譽為影響了一代人的經濟大師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當年執掌LSE經濟系,以自由經濟與劍橋凱因斯多次舌戰至今仍為行內人津津樂道,今日春風得意的芝加哥學派亦深受海老影響。另一鼎鼎大名的學者為人類學著名學者馬林諾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

在社會學大師Anthony Giddens執掌期間大肆擴充學額,提供大量應市場需要而收費高昂的實用學為而令LSE備受批評,認為偏離當日創校時為打破牛橋貴族壟斷知識、為平民提供教育機會的理念,更聽過從事學術的朋友挖苦其為「學位超級市場」。然而,我老人家卻認為他們未免有點保守:只要不影響研究質素,以此爭取資源及擴充校友網反對研究資源有益,財大氣粗亦是美國大學於近代能雄霸世界的原因之一。

於該校就讀的朋友為各位巴打提供一個好消息:名震美國的萊溫斯基女士於2005年前往LSE就讀碩士學位,明言希望於當地成家立室,據說令該校男生起了不少震動,紛紛聲稱自己名草有主,各巴打不妨考慮從速申請入學。

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一如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之宿生不用擔憂欠缺宵夜,肚餓時可到荷花池捉鵝燒之,UCL學生亦無半夜斷炊之憂:在其學校走廊上有其創校功臣邊沁(Jeremy Bentham )的咸魚。

這位哲學家雖為UCL奉獻其一生以至死後,但其咸魚可真是命苦:先是制咸魚工人失手將其毀容,被逼以蠟像代替其頭而將頭放在咸魚所坐之椅子下,繼而其頭多次被盜(看來英國的伙食可真不怎麼樣)甚至傳說被King's College學生拿去當波踢(英國人沉迷足球真可見一斑),最後校方被逼將其收入地窖,只在高層會議上放在桌旁以示他老兄列席。

UCL為一綜合性大學,其醫學、生物工程及建築等相當著名。

帝皇學院 (King?s College London):以藥劑、理科聞名的學校。英國人真不愧為戰爭販子,這所以英皇為名的學校居然有戰爭學研究,真是侵略成性。

亞非學院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SOAS):雖名氣不及Imperial、LSE,但卻是英國尚有國力行帝國主義時的殖民地政策研究大本營,不少殖民地官員均在此校出身,前港督衛奕信之PhD即在此校所得。

畢格列學院 (Birkbeck College):比較特別的一所學院,致力於成人教育,對學生入學要求尤其年長學生(Mature Student)比較寬鬆,其本科學程均為兼讀制以適應這班年長學生之需要。然雖然政策寬鬆,其研究成績可厲害得很,不少學科如法律研究評級達5*。

杜咸大學(University of Durham):不知何解香港人不大認識的英國名校,其文、法學科在英國大學中均屬頂尖,2006年其法學院更僅次於牛橋而居第三。

在香港可經英國文化協會修讀其工商管理博士課程(DBA),其實力絕對是香港可修讀的有關課程之冠。

紐卡素大學(University of Newcastle upon Tyne):前身為Durham醫學院,1963年才獨立而成一所書院制大學(英國鬼子倒真喜歡搞這玩意,一有空便又合併又分家,某些學校的校史足以看得讓人頭痛,柏金遜定律(Parkinson's Law)絕對適用於英國教育部)。

有意從事會計的朋友絕對應該考慮此校之BA (Honours) Business Accounting & Finance degree programme (NN14)。因其找上了兩個合作伙伴:英格蘭及威爾士會計師公會(ICAEW,即近年被ACCA抱怨HKICPA「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中的「新人」)及水記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雖然課程為四年制,但因學生可於學習期間到水記實習,故此於畢業後大約18個月即完成ICAEW會員資格,絕對是最快拿取專業資格及經驗的會計學位之一(另一同類學位為蘭徹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BSc (Hons) Accounting, Auditing and Finance degree(NN43),其伙伴為蘇格蘭會計師公會(ICAS,英國最老的會計專業組織,比ICAEW還要老,亦是唯一能以CA為會員專業稱號的會計團體,ICAEW者為ACA或FCA)及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兩課程各有擅長。

另紐卡素大學不得不提之校友為英國20世紀最偉大藝術家Rowan Atkinson。令人出乎意料的是,Rowan Atkinson主修電子工程,並於牛津修讀碩士,為英國藝術界才貌雙全的藝術家,以其精湛演技及磁性聲線震撼國內外觀眾的心靈。



Rowan Atkinson

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自與UMIST(前稱曼徹斯特紡織業學院,Manchester Mechanics' Institute)合併後即成為除倫敦大學外人數最多的龐然巨物,此校即便在牛橋陸續開設MBA及鍋域大學(Warwick University)等新晉陸續冒起下仍有崇高地位,亦是英國科技研究的龍頭之一。

聖安德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蘇格蘭最老牌的大學,釣金龜的不二之選,英國威廉皇子即畢業於此校。

據申請PhD的朋友興奮地說此校一如美國大學的行政手法,自動為申請人考慮獎學金。枉讀如此多書(還要是語言)卻對錢財念念不忘...據說錢學森發明原子彈的獎金才不過幾十塊,可沒見過做學問的人這麼貪錢的。

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提到愛丁堡大學,不得不提一位英俊華人校友:清末民初鬼才辜鴻銘。

莫說百年前,辜鴻銘的履歷放於今日亦相當嚇人:不但獲愛丁堡大學英國文學碩士學位,更於萊比錫大學及巴黎大學等進修,曾獲贈博士學位13個,更精通英、德、俄、法、葡、拉丁、意、希臘、馬來及漢語共十種語言,曾於沙皇尼古拉二世(當時為皇儲)訪華時擔任翻譯,以其語言天份及相貌震驚俄國皇室。

最難能可貴的是辜鴻銘雖飲了一肚咸水,但每當外國人如伊藤博文企圖羞辱中國文化時往往被辜老駁得吃不了的兜著走,令我老人家想起漢堡大學關愚謙博士提到一個小故事:一位上海老太太音樂造藝了不起,在一班德國音樂系學生面前如數家珍。當一班學生大為佩服,問其對那一門中國音樂特別喜愛時,老太太說:「我從來不聽中國音樂」,立見一班德國人面上浮出鄙夷的神色...不尊重自己,永不會得到別人尊重。

辜鴻銘
二十世紀初西方有一說法:「到中國可以不看三大殿,卻不能不看辜鴻銘」,可見辜氏之英俊及才學。


伯明翰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擁有英國最古老的商學院(1902)。這所顯赫一時的學校曾是不少申請牛橋失敗學生的次選,亦是生產最多醫生的英國大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