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06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五篇:丹麥及瑞士篇

最新版本請參考《老眼中世界百名校》~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五篇:丹麥及瑞士篇

雖然以兩岸政治術語而言,丹麥和瑞士都是比鼻屎大不了多少的國家。但成就與面積可真沒有關係,20世紀最拿大的兩位科學家:相對論創始人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及量子力學奠基人波耳(Niels Henrik David Bohr)分別出身於這兩個國家(巧合的是,這兩位巨人都是猶太人)。為向兩位巨人致敬,故於歐洲大陸篇前先介紹兩位的母校。


順帶一提,提到讀酒店管理不少人先入為主想起瑞士,但瑞士除幾間比較優秀學院外其他大多數所謂酒店學院都是由酒店本身開設的訓練部,好聽點是易學會如何「落手落腳」,亦可賺取小量津貼(但瑞士生活指數高得嚇死人,遠高於所謂生活昂貴的西歐國家如英、法,賺埋都唔夠),但難聽點便一如不少本地會計師行一樣被稱為「汗店」,加上學校質素參差不齊,其學歷未必受正規大學、業界認可,故前往時需仔細了解該院校之背景。

哥本哈根大學 (University of Copenhagen):波耳令人佩服不單在其創下的成就,更在其廣闊的胸襟。若論成就氫彈之父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也是非同小可,但其人格之差勁亦可真算是少有。先是在眾羅斯拉摩斯實驗室成員對造出核子武器後悔不己時著手研製威力更大的氫氣彈(愛因斯坦曾言若早知核武如此厲害他寧可做一個錶匠),再而在誣告奧本海默而令其被美國政府踢出情報機關後犯了眾怒,不少科學家在公開場合斷然拒絕與其握手。雖然成就非凡,但除其徒弟楊振寧外可真找不到什麼人對老泰有讚美之辭。

在理查.費曼兩本半自傳之一的"Surely you are joking, Mr. Feynman"中提到他老兄初到羅斯拉摩斯實驗室時還是個PhD剛到手的小不點。書中提到不少科學家將波耳「當作如上帝一樣偉大」,在波老剛到之時受盡這班頂尖科學家前呼後擁。但出乎意料地第二日波老只找老費討論問題,後來波老之子(亦是一了不起的科學家)告訴老費,其老父所以欣賞老費在於後者不會因其威名而作Yes Man,與敢於跟自己據理力爭的人討論才能找出自己不足。

波老在戰火燃至西歐時逃往美國,戰後即回母校任教。能培育出如此學問、胸襟的偉人,哥本哈根大學之學習氣氛不用懷疑。

瑞士蘇黎世聯邦工業學院 (ETH Zurich):除顯赫的科學成就及對和平作出的努力外,作為晚熟者的的偶像愛因斯坦可說當之無愧。這位曾被中學數學教師認為能找到一份能供自給的工作已算不錯的學生能攀上學術界頂峰,令人豈能以一次失敗作為放棄的理由?

投考這所以物理、化學、數學聞名的學校者未必須要正規中學履歷,未完成中學教育的愛氏即以第二次應考該校入學試而獲取錄。

蘇黎世大學 (University of Zurich):瑞士最大之大學,另一所愛因斯坦曾流連的地方,該校另一出色校友為發現X光的Wilhelm Conrad R?ntgen。

順帶一提,瑞士的官方語言達四種:德、法、英、意(雖然口音與四國有異),但大多數國民都能掌握其中兩三種,讓我這學了多年英文也學不會的妒忌得要命。

國際商學發展學院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m, IMD):瑞士版的倫敦商學院,最大不同時年輕得要命(創於1990年)及其MBA只長10個月...充份反映MBA志在人脈而不在學習的本來面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