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06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七篇:歐洲大陸其他地區篇

最新版本請參考《老眼中世界百名校》~

第七篇:歐洲大陸其他地區篇

除香港人較熟悉的英國及兩大老牌強國德、法外,知道水平高的地方多的是。近代的蘇聯、較古老的羅馬帝國都曾在學術史上顯赫一時。


莫斯科國立大學 (Москов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ени М.?.Ломоносова):若說普林斯頓是帝國主義者的學術聖殿,勞動人民的知識泉源便應屬莫斯科國立大學。在帝國主義者宣傳及對俄國著作陌生下,不少人將前蘇聯/俄羅斯的學術成就看扁了。論文,柴可夫斯基的音樂造藝不下於奧地利諸子;論理,蘇聯科技一度尤勝美國。若俄國人學術成就真是一無可取,豈能跟納粹份子及帝國主義者抗衡大半個世紀?

初遊莫斯科市時幾乎被斯大林老兄弄得頭暈花眼。他老兄執政時在莫斯科興建了七座外形相似而大小不同的建築(2003年時亦建了一座外形相似的住宅)作為莫斯科國立大學現址及政府機關等,令我老人家幾乎以為迷路...

莫斯科國立大學的校友榜絕不遜於普林斯頓,如蘇聯氫彈之父沙哈洛夫(Andrei Dmitrievich Sakharov,巧合的是,老哈跟愛因斯坦一樣,兩位均在了解核武的可怕後成為和平主義份子)、現代概率之父數學家柯莫果洛夫(Andrey Nikolaevich Kolmogorov)、短篇小說名家契柯夫(Anton Pavlovich Chekhov)等,亦當然少不了被國人譽為「從未見過賣國賣得如此徹底」的戈爾巴喬夫(Mikhail Sergeyevich)。

聖彼德堡國立大學 (?анкт-?етербургский ?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與莫斯科國立大學齊名的頂級學府,以科學尤其地理學而聞名,發現恆星起源及演化的天文學家阿姆巴楚米揚(Ambartsumian)、提出生命系統循環的維諾格拉斯基(Sergei Nikolaievich Winogradsky)等均在此畢業,胚胎學之父馮.貝爾(Karl Ernst von Baer) 與焦耳分別發現電磁學Joule-Lenz law的物理及地理學家楞次(Heinrich Friedrich Emil Lenz)均曾在此校任教。

莫斯科與聖彼得堡兩校除學術成就高超外,學生更可享受兩地難忘的生活環境:身處冬季零下四十度、日食掟死狗麵包(第一次見識比法國麵包更硬者)、眼見年輕時迷人而一過三十歲便如汽球般暴漲的俄羅斯美女,想必令你畢生難忘。

意大利菠蘿煉奶大學(Alma Mater Studiorum Universit? di Bologna):現代大學中歷史最悠久的一所,創校於1088年,以醫學昌明若我們壽過百歲可有機會見識第一所千年大學了!此校尤以人文學科而著名,自歐洲法學鼻祖伊爾內留斯(Irnerius)以降此校之法學學者多如繁星。

意大利歐洲大學學院 (European University Institute):位於佛羅倫斯的歐洲大學學院在學界以外可說是名不經傳,但在社會科學學術界中絕對是頂尖學府,由歐盟創會成員國所辦。

與位於普林斯頓旁的高級研究所有點不同,歐洲大學學院除博士後研究外亦有提供深造學位,旗下分經濟、歷史及人文、法律及政治與社會科學四部份。能在此校深造絕不遜於入讀任何一所頂尖大學。

意大利薄餅大學 (Universita di Pisa):意大利人真是一個矛盾的民族。若說他們無能,他們的航空工業倒是了不起,三十年代時曾是飛行速度紀錄保持者,即是在戰前戰後均生產過性能超卓的飛機。更奇怪的是,著名「空權論」作者杜黑(Giulio Douhet)居然不是生於德美蘇英等航空大國而是意大利。

但意大利人的打敗杖戰績更是獨步全球,自一戰時已被其法國盟友大罵害人不淺,二戰時更是無能得匪夷所思,令人有若非意大利加入軸心、納粹德國未必會敗的說法,而讀到意大利的戰績時又令人覺得此說非無道理。挑戰一流國家固然敗得離奇:法國投降前夕向法宣戰,想落井下石反被即將投降的法國三流後備部隊打得全軍覆沒(法國一線部隊已被德國消滅)、在非洲無論東非或托布魯克均有向兵力只有十分一多英軍投降的往績。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以傾國之力攻打當時極為弱小的南斯拉夫居然鬧到灰頭土臉(切勿與後來鐵托治下的強大南斯拉夫混淆),在蘇聯大地上意軍的表現甚至比羅馬尼亞、匈牙利更不濟...若然意大利不是以盟友身份令德國不得不為其收拾爛攤子而是以中立國身份為德國提供物資,相信盟軍要取勝實在不易。

但國家無能歸國家無能,二十世紀初意大利薄餅大學居然出了量子力學大師費米(Enrico Fermi)及另一著名物理學家魯比亞(Carlo Rubbia)。前者更是曼哈頓計劃中響噹噹的腳色,為弱相互作用的發現者、核能發電的先驅。但這兩位老兄均在美國發展,難怪美國科學會愈來愈強。

羅馬大學 (University of Rome La Sapienza):雖然水平不是太出色,但也不應將意大利人看得太扁,畢竟當羅馬人侵略迦太基、統一地中海時現代強國德、法、英尚處於野蠻人時代,文藝復興亦起源於意大利。

這所超老牌大學(創校於1303年)為歐洲最大的大學,學生人數多達十四多萬人。最有趣的是,1431年當時教宗歐根四世為支持大學財政而徵收酒稅,真令維護學術神聖地位的人大為掃興。

瑞典皇家科技學院 (Kungliga Tekniska hogskolan):若說到瑞典,學界中人第一個念頭必定是諾貝爾獎,會聯想到瑞典院校的相信不多。

雖然以得獎人數而言瑞典出身的可真是出奇地高,令人懷疑委員會是否對某些國家有所偏愛。即使在蘇聯全盛時代,俄國人奪獎的比例相對有點偏低,不少俄國科學家絕對有凌駕帝國主義國家同行的能耐但亦無緣於此獎,單是流體力學大師祖可夫斯基(Nikolai Yegorovich Zhukovsky)已有問鼎該獎的資格。

但話說回來,瑞典的科技成就絕不遜色。除近代以手提電話為人熟悉外,其汽車以至飛機均有極高成就。不但該國出品之軍用飛機性能令人瞪目結舌,紳寶(Saab)汽車亦是國際級品牌(但其大塊頭似乎不大受香港人歡迎)。

受帝國主義者發展核武的刺激,瑞典皇家科技學院曾是瑞典核工業的重鎮。早在1954年該校已能成功令核原素達臨界點(critical mass),可見該校水平之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