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06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八篇:世界其他地區篇

最新版本請參考《老眼中世界百名校》~

第八篇:世界其他地區篇

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 (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猶太人的意志、才華可真是了不起。當日他們在流亡千多年後在中東復國時,曾有人挖苦說上帝的產品介紹真有點不可靠:以色列所在不但是沒有奶和蜜的乾旱地帶,更是全中東唯一沒有石油出產的國家!


但觀近數十年才知道上帝可真是待猶太人不薄。就是在這艱難的環境令他們努力發展自己的優勢,不但科技上在多個領域領先(全球最大的非專利藥物製藥廠Teva即在以色列,中國更是以色列軍工業的大客),更可以憑強大的技術及資金在沙漠發展農業!相反某些產油國只會將賣油所得建酒店甚至買球隊,相較之下更令人體會上帝苦猶太人心智的苦心。

雖然有論者認為全憑帝國主義者派出十字軍才可以令以色列生存至今日,但不能否認的是以色列的確頗為了得:在隨時五倍以上敵軍環伺下仍在四次大戰及無數次小紛爭中生存。想以色列國土之小、縱深之淺,若沒有充足實力自保即使十字軍趕到恐怕早已在第一擊中滅亡(其中贖罪日之戰更是被偷襲)。當然以阿長期紛爭只會令死結愈結愈緊,以血還血的國策令人難以苛同,但這已是後話。

除上文提到的愛因斯坦、波耳及今日耳熟能詳、操縱帝國經濟的綠鑊、索羅斯等外,幼年與家人在維也納被納粹逼害過的希伯來大學校友Avram Hershko(2004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更能反映出生於憂患更能令人上進的特性。

南非福特哈爾大學 (Fort Hare University):雖名氣不及約翰內斯堡大學(University of Johannesburg),學術成就亦沒什麼好說,出色校友也以政治家居多,但其中一位是我老人家眼中現存少有的聖人曼德拉:一位為同胞爭取平等的理念而陷身牢獄27年的偉人(雖然到他老人家主政時治績並不怎麼樣,近年備受尊敬的花生卡特當總統時治績也是乏善足陳,看來聖人都有治績不佳的通病,我國聖人孔老二短暫當權時便被人批評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殺了政敵少正卯)。

一間大學能出一位如斯偉人,也足夠自豪一輩子。

日本東京大學 (University of Tokyo):亞太地區之學校向來由日本、香港及新加坡壟斷前列位置,其中尤以日本鬼子最為出色,而日本鬼子諸大學中則以東京大學為首,與京都大學、早稻田大學及慶應義塾為日本四大大學。

東京大學為前身帝國大學之一,曾名東京大學(1877-1886)、帝國大學(1886-1897)、東京帝國大學(1897-1945,因京都帝國大學成立)及現稱東京大學(1945-)。

一直到戰後日本鬼子都極重視出身,於那一所大學畢業便已註定閣下能入職之政府部門或公司,因其舉目皆是師兄弟,外人難以進入。而其中前景最好的莫過於東京大學,尤其其法學院更是前途光明的保證,可惜此優良傳統近年有鬆動跡象。戰後初期之首相如吉田茂、岸信介及佐藤榮作均是東大校友,另有兩大自殺小說家芥川龍之介及三島由紀夫、著名反竄改教科書歷史學家家永三郎、現台灣政壇大老彭明敏、蠟筆小新中的風間徹等。

日本京都大學 (Kyoto University):地位僅次於東京大學的日本鬼子國立大學,為日本科學家的聖地,兩大著名物理學家湯川秀樹及朝永振一郎的母校,亦有多位國際級科學家在此校誕生,更有近代政治著名人物李登輝。

日本早稻田大學 (Waseda University):可說是日本的南加州大學。能入讀者成績未必超卓,但身家絕對豐厚。若說福澤喻吉與中國尚算河水不犯井水,早稻田的創辦人絕對是中國的敵人:向袁世凱提出「二十一條」的首相大隈重信。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 (Keio University):慶應為建校時考明天皇之年號,號稱日本四所頂級大學之一,其創辦人福澤諭吉可是大大有名,明治維新時代被日本人視為最偉大的學問家。

當然日本人侵略成性是混蛋,但令中國人不得不氣餒的是同是改革,日本人二三十年間便已大成,一如老福所言脫亞入歐;中國自洋務運動至今一個半世紀離發達國家還差了一大截。

真不愧為老福的徒孫,現任四周挑釁的首相小泉純一郎便是出身於慶大。除脫亞論外老福另一學說為反對素食而偏好肉食的食肉論(http://www.keio.ac.jp/staind/247.htm),不知其徒子徒孫可有奉行?若然慶大的男生生活比中大的也好不了多少...

新加坡國立大學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除日本及香港外於亞太常倨前列的只有新加坡國立大學。雖然有點懷疑英國鬼子搞的排行榜常將其前殖民地排得離譜的高,但新加坡國立大學的人文學科的確是在區內鼎鼎大名的。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 (University of Toronto):美帝國主義者向來目中無人,只有極少數外國學校能被其放在眼內。在加拿大有這種資格的便是多倫多大學。

多倫多大學在多方面如工程(滑鐵盧大學, University of Waterloo也是不錯,尤其電腦更是其招牌)、醫療(亦可考慮金麥基大學, McGill University)、社會科學等領域都頗出色,其法學院更是牛氣:加拿大一般法學學位(LLB/JD)只要求申請人受三年本科教育,但多大大多數法學學生均為四年,以三年資歷進入的屈指可數(相信必有其他原因如課外活動、豐厚身家等)。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整體雖遠不及多大出色,但其商學院Ivey名氣之大不下於帝國頂級學校。莫說多倫多大學的商科遠遠不及(其他加拿大大學商學院更不用提),即使美利堅帝國不少著名學校亦難望其項背。

既然MBA價值只在人脈,在香港修讀其課程絕對能虛名與實利兼得。

紐西蘭奧克蘭大學 (University of Auckland):提到香港銀行業不得不提匯豐銀行大班鄭海泉。他老兄自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畢業後當了兩年社工。但據訪問說他老兄為免長此下去只會成為一個不求上進、只為穩定收入的社工,便毅然前往奧克蘭大學修讀經濟學碩士,然後回港從低做起直至今日(每向社工系的朋友說起這「老油條」的故事定必彈起)。

曾有不少人說紐西蘭生活苦悶,但在這羊比人更多的國度一樣可活得多采多姿:星期一剪羊毛、星期二搾羊奶、星期三騎羊、星期四剪羊毛、星期五數綿羊、星期六涮羊肉...何悶之有?

北京大清帝國(Tsinghua University):以其畢業生雄霸中國政壇而號稱「大清帝國」,如(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錦濤、吳邦國、吳官正、黃菊(常委會共九人,北大一人不入)、副總理曾培炎、前總理朱榕基、前廣東省省長葉選平等。

有說是文科北大、理科物理,其實此為政府插手的後果:1952年政府逼令清華割出文、法等學院予北大;北大亦將工程學院劃歸清華,產出錢鍾書、曹禺、聞一多的清華文學院自此毀滅,亦是今日清華重開法學院後挾盛名亦遠不及北大的原因。

不少人對清華的起源有美麗的誤會,以為是美帝國主義者忽發善心,將庚子賠款部份撥作中國教育用途(當然庚子之役是清政府自找的按下不表);但據近人考證該款項原只是帝國主義者多收的部份。是帝國主義者蒙混多收,還是帝國會計師亂來?總之都與善心無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