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06

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十篇:專業學位淺談(三) -醫學、工程、翻譯

第十篇:專業學位淺談(三)

醫學

醫科專業類別頗繁,除一般人心目中的「醫生」外,尚有中醫、護理、藥劑、「將財富建築在他人痛苦上」的牙醫等,現只簡單介紹最普遍的「醫學」。


在投身醫學專業前,先為年輕人淋上三桶冷水,三桶冷水源於兩個對醫學專業的憧憬、以及一個「看人挑擔不費力」的誤解:

(1)醫生收入好、地位高?

相對其他專業而言醫生的起薪點三萬多港元的確相對較高,然而可別忘了他們背後付出的代價。除只有四年LLB加上一年PCLL的律師專業可媲美外,醫生所需的五年制學位比大多數專業所付出的學習時間要長、投入工作崗位的時間要晚。相對能入City Firms的律師而言,三萬並非一個極吸引數字,何況相對其他學位持有人而言醫生們已犧牲了兩年的工作收入。

在下文會提到若見習醫生不能考取專科醫生資格,被逼自行開診所其收入更會比閣下的雪櫃還要冷,期望以醫科專業而得大富大貴的可能性比二十年前渺茫多了。

至於社會地位方面醫生仍是備受大眾尊敬的行業。然而在外風光之餘,在醫院內可已大為褪色。在病人權益思想盛行下醫生已不能像當年般唯我獨尊,須向病人講解、商討醫治手法,甚至面對病人無日無之的有理/無理投訴。

(2)做醫生「幫到人」?

當年有不少醫生是以「醫者父母心」的崇高思想投入醫護界。然醫療科技畢竟有所局限,當有同情心的醫生面對病人受絕症煎熬時往往束手無策,更令人心酸的是當閣下在醫護刊物上得知有最新療法可度人脫苦海,然而醫院、病人卻不能負擔而用不上時更令人無奈。

當年有一所名為「南朗醫院」的地方更會令以濟世為念的人心冷。這所醫院專為末期癌症病人提供善終服務,香港電台多年前一特輯名「痛不欲生」(中大圖書館仍有收藏)正是這批無助病人最後歲月的寫照。自南朗醫院結業後,此類病人已分散在多間醫院中,令醫生們對這令人心酸的場面避無可避。

(3)為醫者的辛苦程度

少年人多不知天高地厚,當聽到醫生工作辛苦時多會說:「我捱得住!」,然當醫生的辛苦未親身經歷過實難以想像。

先說第一步:讀書階段,醫科生除須承受比大多數學科多得多的課堂要求、硬嚼長死人的專科名詞外,更需在大學生涯便到醫院長時間實習,醫學院更是少數能令學生過勞死的學院。

當畢業後投身工作,除長得要命的工時外更需為專業試而煩惱,醫生可算是唯一辛苦程度大幅超越會計師的行業:當年要求最高的會計師行Arthur Andersen旺季時最低工作時數為100小時(六日各16小時,星期日4小時,最高則為一神秘數字),但醫生工作可沒旺淡季之分,終年工作一星期80-100小時以上,即使「工餘」時間亦需待命(on-call),這亦是一般醫生體弱的主要原因,「捱死人」三字可不是文人誇張。

若未被三桶冷水嚇怕,請繼續往下看!

香港
成為香港註冊醫生最「便捷」的途徑自然是修讀兩大醫學院的醫科課程:香港中文大學的MB.,ChB.或香港大學的MBBS,申請人須注意兩校最著重的高考科目為化學。

醫學院跟法律界一樣為減少從業員氾濫,故多年來拒絕有意開辦醫學學位的浸會大學申請,可不像本地某專業學會般明知從業員已氾濫成災仍努力鼓勵年輕人入行。

當完成五年學習期後,醫科畢業生須實習一年方可成為註冊醫生,然成為註冊醫生只是第一步,能否成為專業學會的會員才是前路的關鍵。

在現有制度下醫院管理局為大多數醫科畢業生提供俗稱「2+2」的合約,即兩年合約期滿後再續兩年,然而該約只足夠學生成為註冊醫生,不少專業試最後考卷須在醫學學位畢業後第六年方可應考(若不合格則須更長),若未完成考試者不能續約則須另謀高就才可繼續受訓了。自從會計師掌醫管局及政府愈來愈孤寒後,不少醫生更擔心將來「2」後能否「+2」。

在這路上醫生便走上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若然能通過專業考試者總算可鬆一口氣,至少在公立/私立醫院中謀一職位並非難事,然而在政府削減職位下要進一步成為高級醫生便有點兒渺茫,須知待得老一輩高級醫生退休貴閣下也不年輕了,曾聽一已上岸者坦言年輕一輩受資源所限難求適當培訓令登上高位不易,當現有老一輩醫生退休後出現人材斷層的機會極大。而香港之科研人員集中在兩大醫學院中,修讀PhD的醫生亦絕不普遍,相對外國可以科研爭碗飯吃的機會不大。

根據香港醫學專科學院(Hong Kong Academy of Medicine),現有十五個分會令醫生登上更高階梯:

Hong Kong College of Anaesthesiologists
Hong Kong College of Community Medicine
College of Dental Surgeons of Hong Kong
Hong Kong College of Emergency Medicine
Hong Kong 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
Hong Kong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
College of Ophthalmologists of Hong Kong
Hong Kong College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Hong Kong College of Otorhinolaryngologists
Hong Kong College of Paediatricians
Hong Kong College of Pathologists
Hong Kong College of Physicians
Hong Kong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Hong Kong College of Radiologists
College of Surgeons of Hong Kong


雖然今日取得專科醫生資格者雖上位不易,然要養妻活兒並非難事;若然考取專科試失敗,成為某醫學院教授口中的「蛋散」:全科醫生則更大鑊。先旨聲明,專科考試限制多多,可不要存有一次失敗、中年再試的幻想。

在公立/私立醫院中給予全科醫生的職位極少(題外話,一般私家醫院薪金比公立醫院高,然工作要求、工時亦比公立醫院更甚),故大多數均不離自行開業或加入近年新興的連鎖醫療集團。前者須自行承擔租金、水電、薪金,即便在領匯治下的商場開業每月兩三萬基本開支絕對少不了。以一個症二百元計,即使全年無休每日首四、五個症只能應付最基本開支,剩下收入有多少可有點凍過水。

加入連鎖醫療集團領人工相對比例穩定,至少保障有一定收入,然而辛苦五、六年換來的專業資格只為閣下帶來一份二萬元不足的薪金未免有點那個;而且在診所看症的經驗在醫院眼中並無價值,請別憧憬累積此類經驗對事業有太大幫助。

以往英聯邦國家醫生在香港可院試執業,故不少人以「山卡啦」國家(例如若非熟悉戰爭史的朋友絕難立即說出位置的馬爾他)之專業資格回港執業。然而自回歸後此一終南捷徑已被大幅收窄,公立醫院亦幾乎不聘請海龜之基層醫生,以保障本地畢業生之權益。

英國

因為英國醫學院水準超群,加上對英國畢業之醫生大開綠燈的歷史因素,令英國醫學院成為香港人留學的最熱門之地。

然而近年因為英國A Level愈來愈容易(所謂容易只是相對,曾見有人在香港公開試中全軍覆沒,聽了「容易」二字後便以為一到英國AAA唾手可得,此類人肯定失望而回),故不少一線英國醫學院一如法學院為申請人送上專業入學試:BioMedical Admissions Test (BMAT)及UK Clinical Aptitude Test (UKCAT),亦可預見要求應考BMAT及UKCAT的醫學院將會暴增。

簡單而言,精英學系始終是精英學系,絕不會因為A Level寬鬆而能蒙混過關。

美利堅大帝國

一如法學中的Juris Doctor (JD),美國醫學學位為第二學位(Second Degree):Medicine Doctor (MD)。該四年制專業學位入學之嚴格堪稱世上少有,其入學試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更是可以以恐怖形容,為我老頭所見過最難的一個公開試,甚至對大半問題看也看不懂!

雖然MD可供所有學位持有人申請,然而若非主修生、化者入學難度相對較高,即使獲取錄亦會較辛苦,所以便有所謂"醫學前課程"(Pre-med)供學士學位持有人修讀。雖然該課程可令申請人對醫學有基本認識,但對申請MD作用有限,故申請人還是專心提高GPA、MCAT分數吧(同類型的Pre-law對申請JD也沒什麼大作用)!順帶一提,帝國學校供外藉申請人的MD學額極少(甚至沒有),故不要期望太高。

在帝國醫生收入雖豐,然在懲罰性賠償陰影下醫生為保障自己大多花鉅款於保險上(見本文"法律"篇)。故在帝國子民中對US Bar最痛恨者醫生絕對位居前列。

與法律稍有不同的是帝國醫學院頒發的研究博士學位為PhD,並無與法律JSD對應之博士學位。與JSD一樣持醫學PhD者為數極少。此外,帝國除MD外亦有另一醫學學位 Doctors of Osteopathic Medicine (DO),然相對極為罕見。

加拿大
加拿大與美國一樣視醫學學位為第二學位,大部份院校亦要求申請人應考MCAT。

雖然未能如以往般從加拿大畢業便可直接回香港執業,然加拿大的醫學學位價值相當高,在世界上除帝國(收生排外)、德國(讀醫已經難,用德文讀醫更難)、英國(收生極嚴)外,加拿大醫學成就可位居世界前列。由於加拿大與帝國關係極密切,不少加拿大醫生均前往帝國執業。

除帝國對加拿大醫生需求大外,加拿大的政策令不少醫科畢業生不願留在加拿大:雖然加國為一邪惡資本主義國家,但其醫療政策倒相當有社會主義的影子。政府以稅務手段將超高的累進稅階加於醫生頭上,令醫生收入到達一定水平後幾乎「全為稅局打工」,從而限制醫生服務的供應量(當然若有醫生願意免費治療可會不被禁止)。

在這偉大而公平的制度下造成兩種奇怪的現象:有錢人不願接受最公平的排隊輪候而改到帝國接受治療,以及被金錢引誘的醫生改到帝國執業,以逃避這公平的安排(聽說近年加拿大政府想修改有關法例,令其醫療制度從社會主義倒退回資本主義)!

工程

工程可謂分科最專門的專業之一:核數師不堪壓力下轉為公司會計非常常見、律師雖以專攻一項者最為吃香,而兼營民事、刑事的訴訟律師收費比只攻一項的低得多,但要轉移陣地可沒什麼限制;醫生若不能晉為專科醫生亦可退為名字好像了不起,但被行內人譏為「蛋散」的全科醫生(有一次我老頭子腸胃炎,奢侈得找一在醫學院教書的專科醫生朋友求救,這位十多年沒接觸過腸胃科的居然真的能替我老頭子看病!)

但工程可完全不一樣,九七前夕因中英聯合聲明限制每年賣地不得多於五十公頃而令樓價大升,令不少人投入土木工程行列,可沒聽說過他們在樓市崩潰後能轉投資訊科技陣地,故有意投身工程行業者要比其他專業更須慎重考慮前程及興趣。

另外須注意的是大學工程學院之課程未必為香港工程師學會(The Hong Kong Institution of Engineers)認可,例如Computer Science雖為工程學士,然大多不在認可之列,故有意成為專業工程師者報讀前請先到學會網頁查閱名單,並留意該會對學習模式(全日制、兼讀制、三文治制)亦有所要求。若申請人非該表上之認可學位持有人,日後申請會藉時步驟會大大不同。

現香港唯一法定專業工程師之認可學會為香港工程師學會,屬下分十八個專業:

Biomedical
Building
Building Services
Chemical
Civil
Control
Automation & Instrumentation
Electrical; Electronics
Environmental
Fire
Gas
Geotechnical
Information
Manufacturing & Industrial
Marine & Naval Architecture
Materials
Mechanical
Structural

人命關天,一個醫生要醫死幾百人可不容易(若犯幾次嚴重錯誤,即使不被醫務委員會整治該醫生已肯定身敗名裂),但一次嚴重工程意外已可做成極嚴重後果,故工程師肩上所負責任實在重大,難怪工程師學會亦可說是對工作經驗要求最嚴苛的專業學會。現成為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員(MHKIE)有下列三條途徑:

A計劃:認可經驗(Engineering Graduate Training Scheme 'A'):大多數會員所採用的「正規」途徑,申請人需先持有下列任何一種學歷:

1)學會認可之學位;
2)華盛頓條約(Washington Accord)下之學位;
3)其他認可學歷,例如相關碩士、博士課程或海外資歷。

獲取上述學歷後申請人需在認可機構獲取至少兩年「正規」工作經驗(Formal Training)及一至兩年督導經驗(Responsible Experience)共四年或以上,土木(Civil)、環境(Environmental)、岩土(Geotechnical)及結構(Structural)工程師更需額外一年「正規」經驗(三年)。

C計劃:一般經驗(General Experience Route,前稱Scheme C):與A計劃不同的是若不能受聘於指定機構,其工作經驗被稱為「一般」經驗(General Experience),其要求長達五年或以上,加上一年督導經驗下此計劃之申請人需至少六年工作經驗。

完成A計劃或C計劃者經照肺(Professional Accessment)後方成為會員。

高齡申請(Mature Route)若申請人超過35歲,可於獲得至少六年經驗(持認可學歷)或十五年(無認可學歷)經高齡申請入會,唯照肺時需遞交5,000 - 10,000字報告,但據行內人稱失敗機會頗高。

另35歲以上之會員若能通過指定要求可申請成為會士(Fellow, FHKIE),唯難度極高。

翻譯
可能好多人見到這題目"翻譯"都不約而同大叫"翻譯都有專業資格?"。

誠然自清末中國人重理輕文後文史學科的地位一落千丈,令有關科目在大多數中國人心目中稱不上一個所謂"專業";而且從事寫作、翻譯工作者未必持有相關專業資格,但當然若持有有關學歷或專業資格者自當比其他人更容易獲得工作。

不少人認為翻譯需兩種語言兼擅,然本老頭之經驗是翻譯者對目標之語言的掌握要求要比原文之語言的更高,因翻譯不是將每字每句專換,最理想者為先將原文消化後再以自己的文筆寫出,而寫作所需的語文能力比閱讀的更高,而且翻譯本身最好擁有有關方面知識。

有一種說法是日本鬼子大多數不懂英語,他們能在經濟、科技等領域與世界交往全憑一班厲害得可以的翻譯專家將世界的學報、資訊翻譯成日文。從成田機場轉機的經驗、以及與幾位日本人的交往,令本老頭相信若非翻譯之功,一般日本鬼子的英文確實不足以應付所需。

本老頭是一個懶人,雖知譯本總比原著打了一點折扣,然若有中文本時必定捨英而取中,然而亦因此領教了翻譯疏忽的苦頭,例如讀Cornelius Ryan所著的「最長的一日」(The Longest Day)某台灣1994年譯本時總有點怪怪的感覺,其中一幅附圖更是令人莫名其妙:"其中一位在照片中,從右起第三人,頭戴毛帽的,他就是...",然相片中足足有三排人(蹲、站、蹲在直昇機閘口),而且有誰看得到一張幾十年前照的黑白相片中一班軍人所戴的帽是皮是毛(巧合地蹲、站兩排右三者都有戴帽)?只好死死地氣找原著一看,結果發現原來那翻譯老兄譯漏了"is standing"二字(當然由頭讀起英文原著後更令本老頭後悔浪費了時間在中文譯本上)...儘量那位翻譯老兄在介紹中說是多麼有經驗、有多少翻譯著作,但自此本老頭凡見他的譯本也有點避之則吉。

The Longest Day是消閒讀本還沒什麼大不了,若然是實驗報告、法律文件譯漏了兩個足以令人混淆的關鍵字後果如何?誰說翻譯不是專業?

英國特許語言學家公會(Chartered Institute of Linguists, 會員稱MCIL、FCIL或ACIL):為香港人熟悉的語言專業團體不多,故先介紹這個被香港政府公務員承認為入職要求的學會。

該會雖設於1910年,然直至2005年方獲皇家特許(前簡寫為IOL,會員為MIL、FIL或AIL)。語言或翻譯學位畢業生可先申請為ACIL(Associate Member),待獲得足夠經驗後可申請成為MCIL(Member)或FCIL(Fellow),Member要求為本科畢業者為三年、深造程度者為一年。

除會藉外,該會亦舉辦多項專業考試,其中兩個被香港政府直接承認,亦為最多香港人應考:

翻譯文憑(Diploma in Translation):英國鬼子真是存心跟人事部朋友過不去,本試雖稱為Diploma,然卻是一被英國、香港政府承認為深造學歷。為方便人事部朋友以至獲取者的面子,何不在其前面加上"Postgraduate"?

本考試共三份考卷,包括一般內容及在六大領域中選取兩份(工程、商業、文學其中一卷,加上科學、社會科學、法律其中一卷)。

雖然該試容許所有人報考,然據曾應考者表示難度絕對不低,一般香港大學生絕不易應付,所以欠缺專上學歷而語言程度並非強者絕不應視之為獲取學歷的捷徑。而且考試一年才舉辦一次,一次失手便要等下年才可上訴。

國際雙語溝通文憑(International Diploma in Bilingual Communication), 舊稱中英語掘頭文憑(Final Diploma in English and Chinese):又一個存心跟人事部朋友過不去的例子。既名為"Final Diploma",看來總跟"Diploma"勝上一籌,豈知事實完全相反:被英國、香港政府承認為等同榮譽學位!

本試需時較長(兩年)、試卷、要求亦多,難度比得上修讀part-time學位。

以上兩項考試均可經香港考試局報考,然而本老頭之個人意見是,熟悉此兩考試之行外人不多,為升學、就業計,以相關學士、碩士學位獲取該會之會籍,兼得學位與專業資格比單單應考其考試而獲專業資格無學位者更受歡迎,因大多數人不知道其考試已等同學位。

1 comment:

  1. 本人現想修讀HKOU的翻譯課程,想請教翻譯未來在香港的發展如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