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2, 2006

國內大學真係咁美好?

報紙提到約三成會考生考慮升讀中國內地大學,但只有4%對內地大學有基本認識。不少年輕人覺得內地大學了不起的原因不外內地學生勤力得驚人、而且希望發展內地人脈,但事實是否如此?


當與內地人生活一段時間,便會發現國內教育情況絕非想像中美好,在內地人心目中最高的大清帝國亦未必及得上香港的上三大。探討內地升學的價值前,先談談內地大學的老底。

內地大學有云:一流學生、二流設備、三流管理、四流師資,學生之上進心是沒得說的,設備方面雖沒有香港的奢華,但前十大在政府大力支持下教研設備絕對不缺;但太祖高皇帝毛諱澤東說得好:硬件再好,操縱硬件的還是人。人使用不當,再厲害的硬件也是沒用。而令內地大學頻頻撞大板的正是人禍:

1)不少人誤以為內地老牌大學歷史悠久,學術基礎雄厚,這句說話在戰前是對的,解放初期也勉強說得通,但將這描述用於今日便有點馮京作馬涼。

姑勿論北大比香港大學老不了幾年、大清帝國比港大更年青,更大的問題是今日的大清絕非當年組成西南聯大之一的大清。1952年人民政府為實現「今日的蘇聯、明日的中國」偉大理想,加上乘機鏟除以學者而非黨員為首的校園山頭,故進行著名的中國大學大清洗,大學多方面發展的方針全被取締,例如北大只研究人文、大清只剩下理工,於是孕育錢鍾書、曹禺、聞一多的大清文學院在這一役中灰飛煙滅,現今見到的大清法學院亦只是1995年開辦的假古董:比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還年輕七年。當然最震撼的莫過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因校名違背「毛澤東乃唯一真神」原則而被解散,令榮毅仁、魯平引以自豪的母校自此消失。

2)有說是人才是最寶貴的資產,單是校園被毀,若能保留人材則不會損及元氣。但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做事豈會半途而廢?1952年學校大清洗後十多年偉大祖國更投入波瀾壯闊的十年文革火紅歲月,莫說老一派學者如茅盾被逼親見馬克思同志,即使是各「舊」人材如乒乓球手容國團亦難逃向列寧同志懺悔的命運。現今四、五十歲的「國內學者」學者可真幸運,求學時期正值交白卷可成教育部長的偉大年代...當然有真才實學的人中亦有極少數倖免,理科有錢學森,文科有號稱「四大不要臉」的郭沫若(簡體字的罪魁禍首)、馮友蘭、魏建功、林庚。

3)有云雷霆雨露,皆受皇恩,學校方針豈能背棄黨的道路?直到今日內地各大院校均有監軍...噢,不,在明代帶兵將領身旁的太監才叫監軍,在現今各大大學內、地位猶在校長之上的的叫政委。

4)第二樣國內大學未必學得到,有一樣美國大學的特質內地大學倒學到足:完全唔識國外發生緊乜事,致令某前十大的國內大學先後與美國兩間教育部列表上無影無縱的郵箱大學合辦MBA、DBA,可真是了不起的國際視野。

國內讀大學有何益?論者不離什麼國內視野、內地人脈,但似乎句句都有點站不住腳:

內地視野:現今中國內地無論科學、人文、管理都在向外看,教員、學生均恨不得人人成海龜。正當內地人人向外學習,你卻一頭撞番入去幹啥?

內地人脈:非常遺憾,內地人崇洋比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莫說美、英、法、德、日等國家學校在內地人心目中遠比大清帝國吃香,即使是香港學院在內地人眼上亦比本地薑勝上一籌:到過大清交流的研究院朋友提到其大清卡片一張也沒用,但香港帶去的早已用到一張不剩,因後者遠較前者通行。國內真正一級人材早已放洋,又或進入國內十大如大清、復旦,在二線大學能結識的根本不能跟在香港校園遇上的尖子相提並論(老頭子亦識幾位內地到港師弟妹,質素之佳老頭子自慚不如),要加以結識不如到海外又或香港上三大。

要令內地人受落,大清、北大還算可以,但到內地十大以外的不如浸記、出國。

內地學校弱處為培養學生的師資、設備,偏偏最大強項:內地學生的毅力對香港學生而言卻是負面因素,因為競爭對手太強,保得住合格已算偷笑。

在香港成績優異者入內地十大還算有得所著,在會考全軍覆沒的入內地十大以外的不但大鑊,更會覺得無比委屈:明明已經相當勤力,千辛萬苦才能合格,卻受盡香港甚至內地人白眼,只因為他們沒想到自己在香港絕非一、二級學生,卻與內地二流學生硬拼,自然吃力不討好...

註:中國十大大學 (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2006中國大學評價)

大清帝國
北京大學
浙江大學
交通大學
復旦大學
南京大學
華中科技大學
武漢大學
吉林大學
中山大學

9 comments:

  1. 您好!我是大陸北京大學的學生,暫時不想評論這篇帖子,只是想請教您:如果我想去香港修讀法律專業的master或者doctor,有哪間大學值得推薦呢?現在在CUHK發現其法學院院長麥高偉教授研究的恰巧是我的專業領域,但是恐其法學院剛剛建立,存在諸多不完備。請問您瞭解CUHK法學院的相關情?嘛?多謝!

    ReplyDelete
  2. 香港有三所大學開設法律系:

    香港大學(HKU)
    香港中文大學(CUHK)
    香港城市大學(City U)

    三所學校中若單以學校名氣,香港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不相上下,但若論法學院則以香港大學獨尊。

    城市大學優點是與中國內地關係密切,中國與WTO接軌的法規即為城大教職員所撰,缺點則是三所大學中城大整體地位最低。但以閣下身份而言香港大學會比城大好,因為閣下本身已有內地經驗,若能兼取香港大學的濃厚英國教育訓練則會更好。

    至於香港中文大學法學院,希望你三思,尤其老麥更是問題所在。此君曾有極多負面新聞,當年擔任城大法學院院長時更幾乎令該院解體(再之前擔任英國某大學法學院院長時亦為同一原因被控告),而其個人缺點正正對閣下極為不利。學院歷史不長固然是問題,但老麥本身問題更大,詳情請自行查閱舊新聞。

    關於文章本身相信肯定令不少人不快,但發表原因有二。其一是不少香港人對中國高校過份高估,但中國高校到今日與外國前列大學確實有一定距離;其二是身為一個文人,對當年之教育政策實在有點不滿,對文化大革命中被逼害的諸君悲慘遭遇更是不平,近二十年中國經濟雖然走上去,但學術界頻頻出事實為文革種下的禍根。

    但請仔細看看我對將來可是樂觀的,中國最能依賴的不是四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老一輩而是現今勤奮已極的學子,認識不少在母校來港就讀的內地學子更真是厲害(相反香港學生到內地升學的除極少數精英外大多是考試失手才以對港澳同胞優惠政策而入讀二線大學,讓他們跟內地學生競爭簡直是找死),所以中國教育的光榮時刻絕不不是現在,而是二十年後今日學子當家之時。

    望日後更再多作交流!

    ReplyDelete
  3. 非常感謝您的不吝賜教。之所以對中文大學有初步的興趣就是因?麥教授在大陸出版了專著——《英國刑事程序法》,對其尚有些瞭解,而對其他教員不甚瞭解。您提到的負面新聞我也的確看到了。如果我印象沒有錯誤的話,該人曾經在香港大學和城市大學的法學院都當過院長吧。請問,香港的大學是怎?能?容忍一個在別的大學興風作浪的人繼續來自己的學校擔任領導職務的呢?未免有些過于開放了吧?莫非是有些相互拆臺之意?

    我覺得您提供的建議對我非常有幫助,對于中文大學的選擇我會再做考慮的。申請?學的話也不會僅僅申請一間大學,我會把重點放在香港大學的:)

    另外我對香港幾間大學法學院的專業設置有些不明白。我的專攻是刑事程序法學,在香港大學的各個項目中?不能直接看到直接對應的,估計應該是就讀MPhil或者PhD。請問是否需要我親自詢問該方嚮的教員是否有接受研究生的打算?

    對于內地的大學,您是有深刻的瞭解的。主要是體制的不同。內地大學的重要問題在于不注重對學生創造性的培養。有些時候看到港臺學生和歐美學生的文章,覺得雖然理論尚不高深,但觀點極有新意;而大陸學生往往很容易寫出難懂得文章,其中不乏抄襲前輩或當前主流學術觀點,自己的獨創性很少。這一點對于學生以后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社會科學的研究中這種現象尤?嚴重。這也就是?什?大陸近些年來尚不能培養出一位國際上有地位的社會科學學者的原因。當然,學生的用功程度很深,但是,很多時候學生把功用在研讀課本,以求取得高分,并沒有把功用在提煉自己的思想和觀點上。這一點其實很可悲。再加上出國和就業對英語能力的要求,很多學生大學的主要時間都在學習英語,無暇攻讀專業書籍,專業水平可謂一般。我的老師就對此現象就非常痛心。

    ReplyDelete
  4. 在內地了不起的學界中人是兩類:一類是為數極少二三十年代出生死剩的碩果,一是近二十年的勤奮青年。雖然後者一如你所說考試厲害已極而創意不足,但總算是撥亂反正,以學問/考試而非政治廢話作準則(當然為什麼亂是另一回事),當然亦有少許異數,例如早死的楊小凱。

    如你所言香港與中國法制不同,但以比較法為研究題目的學者為數不少,相信你老兄總不會找不到好的導師。刑法學是法學系學生必修,所以所有學院肯定有相關的教授。

    在香港研究一系所有學士畢業者均須先入讀M.Phi,然後才進入PhD,當然完成M.Phi後可轉校甚至出國。至於LLM為修讀式學歷,多為現職律師為滿足專業學會進修要求而選讀,看來不大適合你。

    至於老麥,單是搞風搞雨沒什麼大不了,但其最大的問題足以影響作為導師的身份,若非必要絕對不應找上他。

    對入學申請若小弟有能幫助之處請不妨留言。

    ReplyDelete
  5. 多謝!現在比較苦悶的是:我發信給教授們,有的乾脆沒有回應,有的系統自動回復說在休假。申請research的學位要提交RP,我看到一些網站上的申請經驗中提到RP最好能?和目標導師一起訂題目,也不知是否真的應該如此,因?感覺素不相識的導師很難有耐心幫忙選題。我現在有了自己的研究興趣,希望還是能?事先確認一下,然後再認真準備。日後有疑難問題還望嚮您請教:)

    ReplyDelete
  6. 因為研究學歷(M.Phi、PhD)靈魂皆是論文,而學生無論因私人理由、能力或其他因素不能完成論文皆會令政府減少資助而影響將來收生人數,故香港各大學對此極為重視。因此在申請前大多會考慮你的研究興趣是否有合適導師指導,以及閣下的能力等(美國亦然,因為美國學校若資助一個研究生完成PhD要用上百萬以上港幣,故對資助香港申請極為小心),還有一個不說出口的考慮是你的題目是否容易完成。

    所以你先找心目中理想的導師,與其討論你的RP是否合適是絕對必要,若其認為可行而本身有相當地位,他本身已可要求學院取錄你。

    至於是否有耐心則要看其為人性格(所以絕不應找老麥),而且大多數都是願意的,因為研究生可協助其進行研究,而且在學生幾年研究生涯中發表之文章必可加上其本身名字,香港大多數教授都是以此應付學校對其發表文章的要求(當然不止香港,中國、美國亦然)!

    若不介意可留MSN再作討論。

    ReplyDelete
  7. 嗯,我正在準備大陸的司法考試,然後會盡力準備一份RP。其實從研究本土問題而言,齣國六月越來越顯得不必要,因?大陸近年來引進或者翻譯的海外學術著作已不算少。我之所以選擇走這條道路,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希望在研究方法和學術規範上受到更嚴格的訓練。

    我的MSN是hojuichi@gmail.com,希望以後還能嚮您請教。

    ReplyDelete
  8. 恩...
    对你的某些看法不敢苟同,你对内地大学了解不多,看法也有失偏颇
    第一,你说北大只有人文,这一说从何而来?当年院系合并中,北大的理学并没有被拆分,北大还是综合大学,只是没有工学。
    第二,苏联模式有好处也有不足,前苏联的高等教育也是世界一流的,这点我不必多说。所以,当年国家大学院系调整也不能说是错误。把为数不多的当时国内一流的专家聚在某个专业大学里,可以快速提高国内的教研水平。现在人才多了,国内的大学合并,且往综合方面走也是个方向,教育总是在发展的,不是吗?
    第三,香港大学的商科有优势,我不否认。可是说道理工,我想无论是从香港大学的师资和学生上和内地大学没有可比性,北大的数学系,清华的物理系,每年的毕业生,几乎全班以优异的成绩,全额奖学金(对方提供)赴美一流名校深造。此外,从我国的国防事业看来,能取得这样的科技成就,和国内高等教育的理工科教育水平也有直接的关系。据我所知,港澳学生被到内地高校读理工,学习上很
    困难。
    第四,国内教育水平现在在世界上不是没有地位的。目前本人在俄罗斯,所在的学校也是全俄一流的(据说是全俄第四)无线电物理硕士生2年级,本科是在国内上的,感觉和这里学习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差别,这点在出国前没有想到,原来也曾经对国内目前的高等教育感到失望过。我接触的教授,普遍对中国近年的科技成就表示赞赏。呵呵,并且私下里问过我,为何不留在中国读研。
    所以,如果要客观评价一下内地高校和港校,只能说各有优势。

    ReplyDelete
  9. 1. 我是從不相信「計劃經濟」的,只相信以人手操縱必定不及自然發展。當然以專科發展也有出色的大學,但1952年大清洗幾乎所有綜合性大學全被毀滅。真正求學問不是將自己封閉在某一學科便可登上高峰,抹殺綜合性大學的多元發展就是抹殺廣闊視野。想以工程為名的MIT既有文亦有社會科學甚至有商,令理科生、工程師都有學習其他學科的機會;以人均計諾獎、Fields Medal校友得主世界冠軍的里昂師範要求學生必須副修所謂何在?就是不希望生產只有專業知識、欠缺人文關懷的科學家、工程師!

    2. 又是一句所謂「撥亂反正」:想反問當日為何亂?的確現代是「返正」,但已受創傷是不會完全煙滅的,當你努力彌補以往創傷時,人家昊已遠去了。追得上外國是將來的事,可絕不是今日。

    3. 香港尤其港中科三大獲全費獎學金者豈在少數?而且香港的大學可以土產出Fields Medal得主!請世界級學者容易,教出世界級學者卻難。而且國內某幾項項目的確是高強的,但溫總也承認發展「不平衡」,幾處領先卻有幾十處落後。若有上進的意志可不應著眼自己的幾處優勢,而是面對不足。

    4. 不止是大學了,中國的課程艱深種度是世界領先的,但可不是什麼值得自豪的地方。若你到Ivy League便會知道,所謂大一的數學頂多是香港會考(高校考試)的水平,更可能是與內地初中的相當。但為何人家可以在大學後短短幾年趕上來?因為重要的是思考方法的培育,不是死記爛磨艱澀的硬知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