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4, 2006

大學.醬缸

人往往有守舊的習性,當引入傳統價值觀時無一例外地會引起舊有價值觀一派群起反攻。當日廢科舉如是,今日大學收生亦如是。想不到一個年輕人以考試成績以外技能入學,會引來如是強大的批評聲音。是不能接受,還是妒忌?


台灣一代大文豪柏陽先生說得好,這簡直是一個醬缸。無論被醬前是何等模樣,只要投入醬缸後即會變得一致:以醬菜為唯一標準。會考收生正是一個醬缸,當人人被醬成「醬菜乃入學為一標準」時,眼見鮮綠蔬菜居然能不上醬而蟾宮折桂,豈能不鼓起陣陣醬浪、群起而攻?

要權衡大學收錄小發明家是否合理,應先問問何為大學之理念。想金耀基校長提出的幾項重點:通識教育、社會責任、學術自由等,可想不到金校長有提過「催谷分數」。莫說是會考分數,甚至廣為世人熟悉的IQ亦不見得作得準(利益申報,老頭子是Mensa會員,對高IQ可不是酸葡萄)。港大史上最俊俏的教授張五常說過,愛因斯坦最大的價值不在其IQ,而在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創造力。雖然將小發明家抬至如此高度是過譽,但老張所言的卻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

二千年前中國已有「有容乃大」的思想。若小發明家入科大是不公平,國家運動員入讀大清帝國可算是公平?不但中國學府開放予專才,帝國院校更是廣招千奇百怪學生。

想老師提到其母校Cornell雖然號稱八大阿肥之一,但收生絕不以分數為唯一圭臬:除將一部份學額給予分數最高的外,大多數學生均為有相當分數並有其他技能之人,更有一定比例學額給予分數不高但課外表現出色已極的才俊,以運動成績入學的籃球運動員便是最普遍例子。對專業學科尤其MBA而言即使考試成績不佳,一封漂亮的僱主推薦信比GMAT滿分更能令商學院對你口水長流。

當日老頭向老師問及何謂學校收生多元化理念的例子,老師答:「和尚」。當老頭子目瞪口呆之際,老師解釋說:「只有將不同類型學生放在一起才能互相交流、引發衝擊。一般人豈有和尚遇到的經歷?」,誠然,將一大堆書呆子放在一起除只會聽書外有啥用?

Cornell創辦人Ezra Cornell提到教學理念其為“Any Person, Any Study”,雖然Cornell不能代表所有帝國學校,但這信念卻能代表市國一線大學的共同理念。

對小發明家是否值得破格取錄見仁見智,但莫論他日後可有否出色成就,單是從會考分數以外摘優錄取已是香港教育發展的好開始。

4 comments:

  1. 類似的討論在大陸也很激烈。運動員和演員被破格錄取入北大、清華是其一,復旦大學新近?定依靠面試取代高考更是引發討論。但對“唯成績論”的廢除而言,在大陸有一個很大的障礙,即公?對公權力機關(公立大學在大陸法律上的地位是被授權行使公權力的機構)缺乏基本的信任。依成績考核雖然單一,但能最大的保證公平,而面試、甚至直接招錄特長生往往摻雜和更多人的主觀因素,往往被民?所懷疑。相信一個公正公平的機制的建立和長久運行能?讓民?逐步接受新的錄取模式。

    另一方面,關鍵還是看興辦大學的目的。舉例而言,北大曾經收錄了奧運體操冠軍劉璇,如讀北大新聞傳播學院本科。我和她曾經同修一門課程,她一個學期只去了2次,她如若是天才無師自通當然可以,但她顯然不是。大學收錄這樣的學生除了能增加一點名氣之外,真是毫無用處。但這也往往与個人有關,聽說乒乓女皇鄧亞萍就在清華大學一直認真的讀到碩士學位,北大的殘疾體操選手桑蘭學習也十分投入。然而,社會上已經形成了一種輿論——只要名人想讀大學就可以隨便進,雖然不能說的確如此,但大陸一些大學收生政策也的確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ReplyDelete
  2. 若是有考試上成就便獲「贈送」大學學位,那當然不能苛同;但若只是給予一個入學機會,能否畢業要看個人努力,我老頭可想不到有什麼值得批評的地方。

    當然你所說以劃一的考試是最公平,但我老頭看法是,學生將十多年歲月投放在背(不是讀)書考試上,而運動員、音樂家將更大的精力付予其技藝上,若只有前者能入校門而後者卻因欠缺操練考試而被拒諸門外也難以說是公平。多門技藝均須幼年開始學習,若令有潛質發展的運動、音樂好材料為入大學之門而放棄發展,又或因醉心於其技而「白衣」終生,總難以說是一公平的好結果。

    近日有關科技大學的收生問題更是有趣,莫論留美的校長、教授早已接受了美國廣泛收生的一套,但從人的心理上看若早已有大學首肯,大多數人均會不盡全力而來個亂考一通,究竟那偏低的分數是否反映了小發明家的考試能力也是疑問。

    ReplyDelete
  3. 現在大陸的大學每年都會錄取一些“特招生”,所謂特招生,即在音樂、表演、體育等方麵有特長,而破格招錄入學。但是,即使是特招生,也會對“文化課”成績有一個基本的要求,當然,要求要相對低很多。就北大而言,特招生在大學?的生活与其他學生顯著不同,他們要進行體育訓練或者樂器訓練等,要代表北大參加體育比賽或者文藝演出。一方面,他們沒有同樣的時間進行學習,另一方面,他們往往本身也無法聽懂講課,因?他們的入學成績比正常學生低太多。他們往往成?成績最?落後的人,但在玩耍方麵往往又是最前衛的人,以緻于無法分清是因?貪玩而不能學習還是因?不能學習而貪玩。大部分老師對待他們也是無可奈何,考試儘量放行。學校則是看重了他們能?學校帶來的各種榮譽也不進行管制。

    您的觀點里認?應該給他們讀大學的機會我同意。但是,是不是一定要讀北大、清華等等?甚至一般的高校我認?他們也不適合讀。如果把他們和一般學生一視同仁的話,他們的成績根本無法在大學生存。現在大陸有很多專業高等學校,例如中央音樂學院、北京電影學院,首都體育大學等等等等,這?才應該是他們的歸宿。

    而在綜合性的大學?,他們的專業很明顯反應了他們的不足。以北大?例,特招生集中于政治學与行政管理、法學、新聞傳播學等少數專業。而其他文科專業例如經濟學需要很?的數學基礎,文史哲需要學術精神?且就業不暢,理工科專業更是需要數理化的基礎,特招生都無法適應,北大的特招生未見如讀這些專業。

    當然,這?特招生也不能一概而論,但至少對于一些連系統的高中教育都沒有接受過的人而言,如讀綜合性大學豈能吃消?

    對于您所提到的小發明家,和目前大陸的這些特招生不同,相信他也具備了相當的科學知識,比如數學、力學、電磁學等等,只是未必知識體系未必全面。

    ReplyDelete
  4. 或許說得簡單了一點,對美利堅帝國的大學收生可再作一點點補充。

    你提到讀不上固然是一個問題,但當帝國大學招收所謂「特招生」時,都只是給予一個入學機會,但能否畢業便要看自己的做化了。只要在畢業要求上把關嚴格,招收成績稍遜的學生可不見得影響大學聲譽。

    當然,這類「特招生」大多相當乖覺,選課時都會找上自己擅長的,例如以音樂成績入學的多選修音樂課以揚長避短(當然,若想成為音樂家選其他科目如科學幹啥?),即使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運動員再笨也不會選讀難死人的學科。最大的例外可說是貴師兄王丹先生選讀難度極高的JD了(當然他的學術能力亦遠超一般「特招生」)。

    所以,老頭的看法是若大學濫頒學歷自然難以苛同,但單單給予一個入學機會、讓其向世人展示是龍是蟲可有什麼不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