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信報大學

前幾日與物教授吃茶,提到一件有趣小事。他老兄見到一商科學生苦讀某消閒報章,忍不住道:


物教授:「有時間何不多花在FT上?」
某學生:「什麼來的?」
物教授:「Financial Times...」 -_-"
某學生:「???」
物教授:「唔睇FT,信報都好!」
某學生:「???」
物教授:「...」

作為商科學生連FT是什麼也不知道未免有點那個,但如物教授所言,信報總會看得懂吧?老頭不諳英語,FT對老頭而言自然是有字天書,但信報之於老頭可說是「另一所大學」:雖然沒有證書頒授,但讀三年信報在知識層面上的增長絕不比多讀一個學位少。

以每日必讀而言,林行止、曹仁超兩專欄自是必不可少。前者題材廣闊無比,由經濟到生活到時事包羅萬有,但正如乜教授所言,不知何故近日臧否時局的文章卻少了,希望只是乜教授想太多吧!至於老曹的專欄最大價值在人生觀,例如投資上重視「相反理論」、「細水長流」,最反對借孖展大炒。年青人或許覺得難以接受,但若好似老頭般曾大輸特輸才會明白老曹提倡的畢菲德原則(選取優質股)價值何在了。

另一每日必看的專欄是顧小培的「康和健」。這專欄最有價值之處是他能以平白語言介紹複雜的健康、生化、藥理知識。最有趣的是他作為藥劑師可說是「壞同行衣食」,大力反對消費者濫用補品及所謂健康食品、不止一次強調所謂增強免疫力的禍害:若無病痛而免疫力過強只會反傷自身,例如紅斑狼瘡便是免疫力失控的後果。其餘值得每日必讀的亦不少,如張立、章可怡等。

除每日專欄外,評論版才是信報最大資產。關愚謙、趙景倫、陳彥、鄭赤琰、崔少明、劉志俠、沈鑒治、詹德隆等的每週/不定期專欄亦如大學課程一樣,每篇都提供不同題材的知識,亦是老頭在篇首說讀三年一如上多一次大學的原因(不少作者都是教授級人馬甚至是貨真價實的教授)...相反在大學反而有不少無料教授足以悶死人,可以話讀他們的專欄比上某些悶蛋必修科更「神心」。

以各大學圖書館必訂信報而言,一如乜教授所言學生唔睇就笨!但近日信報易手難免令前景蒙上陰影。當信報價值在評論版時,希望股份變動不會對作者有所影響吧!<

8 comments:

  1. 童年時家裡只買信報, 不買其他報紙。
    所以我可以是「睇」信報大的。

    「睇」要加上引號, 係因為我小時候當時對信報的「牛肉」-即是評論版沒有興趣。

    我當時只會睇娛樂「半版」 (水兒, 秋子-三節棍), 馬經(讀小學時已開始睇跑馬), 三格漫畫(早期的天地洪荒, 阿信的故事, 肥彭日記)同埋報價表, 圖表等(只是留意下數字而已, 當時未知係d咩) 。

    曹仁超倒是有看的, 但當時最留意的只是那個97倒數日曆。

    再大個時開始認真睇, 林行止, 曹仁超是少不了的(多謝曹sir, 他的「止蝕不止賺, 讓利潤向前跑的理論, 帶協我買黃金賺了一個開)評論最喜歡看星期一的崔少明(現時偶爾在都市也有寫), 及以前星期五的范中流(即施立儀 - 可惜她走了, 去了蘋果, 以前星期二至五的余錦賢也是她寫的 - 現時寫余錦賢的, 文筆比她差得遠了。)

    國際版主要睇邱震海同鄭赤琰。關愚謙寫了好多年了, 最初他寫時德國還未統一, 所以當時個專欄叫「西德來鴻」。

    投資版除曹仁超外, 主要是看星期四的投資廣場。

    張立講禪就看, 寫其他就不看了。

    副刊比較少看, 家人一向有剪存顧小培專欄習慣。他最近將其專欄結集出版。以前「中區麗人」有碧瑤碧茜碧琪同艾黛。傳聞除艾黛外, 其餘三人均是由男性代筆。

    現時最喜歡看的是詹德隆逢週末的「中通外直」專欄。

    ReplyDelete
  2. 呀,我都忘記了詹德隆,多謝提醒。

    似乎我比你遲了一點,因為我是「阿信的故事」年代開始睇的,但你知唔知那查理即是尊子? =P

    ReplyDelete
  3. 兩位先輩所言甚是...

    本人僅在回歸前夕, 才自掏腰包買信報及月?[自修], 未能感受七、八十年代, 行止行止 及張五常論衡等震憾...

    但自從[用心]細閱以來, 越覺有相逢恨晚的感覺, 因為實在獲益良多...
    除了信報[賣盤前]有獨特的[報格]外, 因其餘的早已歸邊及被統戰了...不看也罷

    信報早半年流失了原復生[孔少林]、方卓如等新貴, 林行止專欄更由大半版縮至[抱恙後]的1/4版...

    雖然信報已經盡力保持[原汁原味], 但觀乎賣盤以來每朝的記者招聘廣告, 要保特QA確實不易...

    最重要的, 還是新上場的二公子, 是否有林社長的熱誠, 確實要放長雙眼看...

    但無論如何, 總不希望有連$6 也不願付的一天... 因為, I'm still eager for learning...

    ReplyDelete
  4. 學霖兄:

    希望李老闆知道多插手反而不美的重要吧!太大的影響只會抹走信報的存在價值,令佢買回來的只是一「普通報紙」而非「真正的信報」。

    btw,林行止與張五常早年專欄有輯錄成書。

    ReplyDelete
  5. 我倒不知道查理是否就是尊子。

    我只記得阿信的故事裡面有一句好抵死:
    「單腿油duck酸梅鴨, 新花蛇醬水瓜團。」

    之前方卓如說過, 孔少林其實是集體創作。蔡東豪只是其中一個。現時代替孔少林的「畢老林」的文筆有點似其中一個孔少林。

    更多同信報有關的壞銷息是:
    1)07年開始聯交所容許主板上市公司不用在付費報章刊登公告, 對信報收入將有嚴重影響。(怪不得林氏夫婦要賣盤)

    2)傳聞林行止專欄寫到明年三月就封筆。

    3)曹仁超說過, 他一到60歲就不會再寫「投資者日記」。要睇他的專欄, 重可以睇多3年。

    ReplyDelete
  6. 1)肯定有一定打擊,不過相信多數公司都會繼續出,當然相比今日肯定會少左。不過,往後電盈、長和係咁賣乜都補得番啦! =P

    2)林行止收筆倒沒聽過。雖然賣盤合約內文冇人知,不過相信肯定有林曹二人至少寫多幾耐既條文。

    當然佢地唔寫係可惜,不過冇野係永恆,江山代有人才出,到時先搵有咩代替囉!

    ReplyDelete
  7. 老曹的專欄
    ==> seem just repeating his beleif in recent yr !

    ReplyDelete
  8. 老生常談所以係常,只因係長期適用,單係人人發燒時唔好高追已經唔少人聽完就算。

    而且日日寫幾千字容易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