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莊敬自強 何患外侮 – 何須對日本防衛廳升格大驚小怪?

中國武術中,太極拳真可說是自成一家:《太極拳經》曰「斯技旁門甚多,蓋不外壯欺弱、慢讓快矣」。文中所謂「旁門」並無眨意,以現代語言即係我們以外(Other than we),即太極拳以外的拳術(泛指外家拳);後兩句說明太極拳的特色:不在壯、快兩字上作競爭。不是叫人一味軟綿綿、慢吞吞,而是不以比對方剛猛、快捷為尚。


(說起來近年坊間的所謂太極拳吹起兩股歪風,其一是以為一味放慢、放軟便是好,完全忘記太極拳本源是拿老命作賭本的拳術,總是以「以求強身不問技擊」作狡辯。但麻煩的是,練得對的太極拳不可能不可作技擊,練錯了的不但強不了身,還肯定會受傷。喜歡說那句藉口的朋友請檢查自己膝蓋、腰背可會有點不妥?雖然現今文明社會難有拳頭相向的機會,但「不用」與「不能」卻是兩回事。

另一個極端是練習外家拳的朋友轉玩太極,雖然以當年外家拳底子可能非常打得,但單以太極拳之外型卻與人以力碰力,違反不在壯、快二字上爭勝的大原則可不是太極拳。)

金庸在蔽師公書上撰跋,所寫幾句最易明:「自己立於不敗之地比擊敗對手重要得多。自己只要不敗,那就好得很了;對手敗不敗,並沒有太大關係」。未敢說太極拳在技擊上一定優勝,但敢說太極拳理背後的道家思想,是中國人與世界各國少有相似的土產哲學,是先秦百家爭鳴的優秀遺產之一。

假如明白這道理,又何須為日本將防衛廳升格作省而大驚小怪?對於的日本野心,以香港俗語所言:「都唔係第一日識佢」!日本固然是令中國受害殊深,但晚清、民國年間美、英、法、俄可真是人人皆可扁,誰教自己不爭氣!

可以預計日後小磨擦總是少不了,但只要中國自己能將經濟、軍事搞上去,雖然海空軍跟人家還差一大截,但即使部門升格後再擴軍,總不會再被日本人欺負到頭上去。而且相對於以往,只要有核武在手,全面戰爭總打不起來。與其出新聞稿說擔心這擔心那,不如搞好實務、莊敬自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