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5, 2007

六國論

講起秦始皇真係欲罷不能。中學會考課程有一蘇洵的《六國論》,可說是與今日壓力團體的評論文章大同小異。但即使宋室一如老蘇建議跟老金拳腳交加,到幾十年後蒙古人南下仍是死路一條:與蒙古人生於同一年代可說是生不逢時,死硬也!


老蘇所言其實是拾蘇秦的餘慧。如果六國能理性奉行聯合自保,當然可能跟老秦一較高下。但一如經濟學家罕有地批中現實情況(跟中六合彩機會相當):石油輸出國組織人人都知嚴謹執行控制產量對整體最有利,但為增加個體利益,總是忍不住自行增產,兩者情況實大同小異:為眼前個人利益,賠上了大家前途。今日贏粒糖,將來輸間廠!

但說到合縱還是連橫前,另一問題是為何以老秦這不入五等諸侯的附庸,何以能成為第一強權,將什麼公侯出身的傳統勢力打得哭爹叫娘?教科書會同你講因為商鞅變法,一代大文豪柏陽先生則強調老齊被遠交近攻政策收買而袖手(與老蘇相同)、老楚幾次政策搖擺不定而被老秦愈打愈弱(老蘇完全抹殺老楚與老秦幾次大戰的努力),但似乎尚忘了春秋年代還有一強:老晉。若三晉合而為一,老秦要出函谷關可說是門都沒有。

柏陽先生的《中國人史綱》可說是最能去除陳腔濫調的一本史學巨著,有關春秋一章指出東齊、南楚吳越、西秦、北晉即使稱霸時亦不能能勢力伸到另一端(近乎智障的老宋根本不入流,只是一口仁義令著史書的儒家欣賞非常,霸王硬上弓名其曰霸),即使號稱最強大的齊桓晉文亦只能在國境前逼退老楚,除老吳這近鄰外中原勢力總沒有一個能將老楚的老巢翻了(例如管仲那虎頭蛇尾的「談判」)。

以現代史術語,春秋的狀態可說是勢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即使一方再強亦有能制衡的另一極。當四角中的老晉一分為三、老齊退出戰爭舞台,便只剩下兩強爭霸。當老楚被打敗後,已無足夠實力抵禦老秦,六國的末日已是不可避免。

回到戰國初期,雖然老魏號稱繼承老晉大半資產、老趙初期也有幾十年稱得上強,但兩國與老秦交手已幾乎是每戰必敗,不若當日老晉可一次又一次將想東出的老秦打回去。更要命的是,不但三晉與各國打得不亦樂乎,甚至三個兄弟亦自相殘殺。

或曰:讀歷史既人真麻煩,無啦啦講二千多年前的事都可以咁長氣,關我啥事?雖然歷史不會完全重覆,但會相似地重演。除勢力均衡是恆久不變的常理外,當聽到有人散佈中國應分裂而互相競爭云云的歪理,只要一想三晉的下場便可知言者居心叵測!

5 comments:

  1. 老兄.. 莫非你想加政壇分一席位.. ??
    如果係.. 我支持你 !!

    ReplyDelete
  2. 唔明,嘉利大嬸你想講乜?

    ReplyDelete
  3. sorry.. 打少左個字...
    "莫非你想加入政壇分一席位".. 因為依家既hk gov都係好似以前六國梗...差唔多..一樣更亂.. 你地d有才學之仕應該做d野啦...
    為gov & 市民做d野喇... 去參選~~!!!

    ReplyDelete
  4. 大嬸,你見咁醜樣既政治人物未?

    ReplyDelete
  5. 我當然未見過喇.. 我都唔知你咩野樣. 另外我都唔覺依家d議員好好樣呀.. 你睇吓0果個咩野毛.. 又係一樣.. haha.. (^0^)

    你唔使驚woo..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