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8, 2007

若缺齋老人自述 (一)

雖然應該無人有興趣,不過儘管談談吧~


老頭可算是一事無成,稍稍足以告慰的只是中文算是不差、會幾手武功而已。說起中文,不得不提啟蒙的祖母。

因老頭為同輩兄弟中最小的一個(巧合的是在學習武術上亦是師父座下年紀最小的弟子),故由敝祖母親自教授。

敝祖母教導不外兩點:「死背」與「文史合一」。想當日還是小學時已將一大堆文字塞入腦,先是三字經、千字文、成語考,然後便是惡夢的開始:背古文評註、唐詩宋詞一大堆。想當日預科時老頭沒有修中國文學,一日見眼同學們在課室一邊喊一邊背《前赤壁賦》,一時口癢下一口氣背了前、後赤壁賦,亦輕易接了他們長恨歌、琵琶行的挑戰,將他們氣到反肚。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年幼時記憶力好,雖然不理解但總能將大堆文字死記硬背。到他們年近二旬才背當然困難得多。當然,雖然背時完全不知所云,但不忙日後慢慢咀嚼。例如敝祖母對當日對只有幾歲的老頭解《道德經》,說什麼金庸在《鹿鼎記》解「佳兵不祥」,一為好兵亦為不祥,二為「佳」乃「惟」之誤,然而敝祖母認為可能亦是古時因文字不及今日之多而一字多義,若以今日文字應為「皆兵不祥」云云...當然其時聽到一頭霧水。然而理解力這回事可隨年齡而增長,死記卻是兒童的專利。聞說今日中文課程不用再背課文(話說回來,以前課程尤其初中所謂課文亦白字連篇、整篇無病呻吟不知所云),真不明白現今所謂課程主任搞什麼的。

另一敝祖母強調的是「文史合一」:若不熟史絕難理解作者的原意。除一堆所謂正史外(到日後讀一代大文豪柏楊先生所著的《亂做春夢集》才驚覺所謂正史絕對靠不住),敝祖母亦喜兩本歷史小說《三國演義》及《東周列國志》,尤好將《東周列國志》與左傳作舉一反三,例如假虞滅虢、唇亡齒寒與馬齒徒增三者相扣...

以上世紀初出生的女性而言,敝祖母能中英俱強可說是有點異數(聽老爸說祖父更厲害,常說還在老爸自己之上...但似乎隨社會發展雜學愈來愈多,一代不如一代了)。但因敝祖母說身為中國人故應學中文為先,故此老頭將記憶力最鼎盛的年輕時期幾乎全投放在中文上,於是乎英文簡直一塌糊塗。記得中文大學某教授提過,說老頭中文好的話英文沒什麼理由差,並說只要多看多聽很易學識,但為何養狗的朋友聽了狗先生說了多年還是一句也聽不懂?

10 comments:

  1. i still remember the time that i studied chinese history in secondary school...really lots of stuff to memorize

    somehow i found it enjoyable (at that time)...even though i only managed to get a C for that subject in HKCEE

    ReplyDelete
  2. by the way i m jiero....the post above is written by me

    ReplyDelete
  3. 哥在小時後背了很多古文呀
    難怪你中文這麼好
    厲害喔.....^_^

    ReplyDelete
  4. hope you will share more! haha!

    ReplyDelete
  5. 慢慢來吧,一個月總有一兩段的! =P

    ReplyDelete
  6. 柯秩小師妹3/20/2007 12:29:00 AM

    齋兄你錯喇! 有時小妹都知愛犬們講乜架!
    尤其是佢哋為食時!

    ReplyDelete
  7. 咁厲害?如果可以出到本狗語教材就功德無量! =D

    ReplyDelete
  8. 難怪您老人家如此博古通今,原來是幼承庭訓啊!

    ReplyDelete
  9. 若兄真是文采非凡! 很喜欢看你的文章, 尤其是关于碧科的描述,真是太对了.其实很多所谓"2-tier"的firm食钟程度都直逼碧科!若兄有何高见?

    ReplyDelete
  10. 怪不得看你的文章,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