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0, 2007

大學選科第一大忌:跟紅頂白 (中下)

原本計劃將本文分成三段,然而某討論區香港大學版版主慫恿下故將餘下部份一分為二。


除找第一份工外,在「學歷通漲」下修Postgrad學歷已是必然,然而主修科與申請Postgrad Programme關係又如何?

粗分下Postgrad學歷主要為兩大類:授課式(Taught Programme)及研究式(Research Programme)。前者大半可說是學校掙錢的工具,尤其近年教資會撤銷對Taught Programme大部份資助後香港各大學的Programme List更是愈來愈長得嚇人、收生亦愈來愈寬鬆,簡直有點「全民教育」的味道。除極少數課程外已接近開放收生(不便以香港作例子,就以外國而言,Columbia的新聞學MSc、Cornell的MHA總沒人認為易入吧?),故不在討論之列。

或許值得多一點著墨的地方是最多人報讀的Taught Master: MBA。在此姑勿論MBA有用無用(如讀者有興趣可看看Jeffrey Pfeffer 的長文"The End of Business Schools",由這卡內基、史丹福畢業、曾執教史丹福、哈佛、柏克萊、倫敦商學院、依利洛等商學院課程的殿堂級人馬細說MBA如何浪費時間金錢。然而這文以Word也長達33頁,故在此不贅),單以申請MBA而論已可看出「熱門科目」的大害:MBA尤其美帝國收生極重視「多元性」,即希望招收不同背景的學生。與其說閣下的競爭對手是所有申請人,不如說是與閣下相似背景的一群而已。

EIU出版的"Which MBA"提到一個例子:若一所商學院確認招收一法國核數師後,非常大可能不再招收法國核數師...甚至不再收第二名核數師!可見閣下以「與其他申請人相若的出色背景」作申請何等危險:若閣下不能在數以百計的核數師申請人中脫穎而出,即使你比其他行業申請人出色亦往往輸得莫名其妙,只好怨自己跟紅頂白。

想起當年老頭剛畢業時與老師說起他在Cornell的日子,提到這「多元性」問題時老頭問「有沒有具體例子?」,答曰「和尚!」。第一反應當然是目瞪口呆,但細想下便明白一般學生如何會有和尚的經歷?若要增強班上的多元性不收和尚難道收在香港多得投鞭斷流的核數師?

另一類的Research Programme就難搞得多,畢竟Taught Programme是你付鈔,但Research Programme卻是人家請客:在香港請客的是教資會,在美國大多數由學校找數,因此令收生要求比有錢便是大爺的Taught Programme難得多,為方便討論故以美帝國的PhD為例。

先說申請:若閣下以潮流而非興趣為選科依歸只怕連申請資格也沒有。先莫說沒有興趣下如何獲得一定成績已是一大難題,說到比成績更重要的推薦信更是非常大鑊:如何說服貴教授推薦一個對該科目不大有熱誠、隨時甩底(withdraw)收場的學生?不怕整壞名乎哉?

當然有人可以憑恆心毅力獲得一定成績、亦蒙了教授寫幾封漂亮的推薦信,但到埗後才是惡夢的開始:首先迎接你的是令人回味一世的Qualifying Exam,亦是最後一次可能以勤力可以征服的關口。但PhD的靈魂可不是coursework、exam而是可愛已極的論文,試問沒有興趣的朋友如何投入幾年時間精力晉而有所創新?創新這PhD的靈魂所在可不是以勤力而是以頭腦決高下!以潮流為依歸的朋友若不幸行到這一步可真是進又進不得、退又退不成,兩旁亦沒路,行不得也哥哥。

所以若是想在學歷上再進一步的朋友在選科時興趣、能力更為重要。莫以為擠得進是年收得高的熱門學科可有啥好處,Graduate School可不會欣賞閣下的隨波逐流而對稍差的成績網開一面;相反在一般人眼中不大熱門的科目若能配合興趣則更易有所成就:例如2006年報章所說中大數學系有12人獲北美大學提供Full Scholarship,相對其一年才收57人可說是比例奇高,聞說港中科三大不少「冷門學系」亦有相當高比例學生獲此待遇(亦有一如上篇提到進入商、政界等),豈非應了「寧為雞口、毋為牛後」的老話?

當然不少看官看到此可能會抗議,說PhD找教席相當困難,因此讀來幹啥?若然閣下將目標集中於香港各大學可無話可說,但在外國以PhD學歷不但可在大學執教,在政、商各界亦有非常大的價值。先不說外國政府智囊、團體、NGO包攬大量PhD,在商界中PhD橫行亦是比比皆是:單計工程學PhD,最成功的首選當然是麥記一代大宗師核子工程學PhD大前研一;最為香港人熟悉的應是成功打擊賭風、十年間令賽馬投注額下跌兩成的香港賽馬會前主席電機工程PhD黃至剛...誰說PhD在商界找不到出路?

在香港就業比較困難的藥劑、生化PhD若到美帝國可說是到了一新世界:在此再一次推介信報專欄作家顧小培先生,他老兄最擅長以簡單文句描述複雜的生化問題,亦是一位有道德的藥劑師:雖然以此為職業但循循善誘讀者勿「無病濫藥」:若非有病而濫用藥物只會反傷身體。說到其行業時他提到幾間大藥廠可說是最大的PhD僱主:幾間的研究部都可達幾千人,相對而言可能比大學容納更多專材。除藥劑外,其他行業如電腦、航天等亦廣納賢才,誰叫你只局限自己於講台上?

若說外國PhD有點遙遠,便找一個近一點的例子:楊英洋一個完全是香港土產的化學PhD在美帝國作博士後研究,找出更簡單方法製造「特敏福」。他可是品格高尚放棄專利而讓落後國家大量生產。但若他市儈一點,以藥物專利的厚利何曾低於商界鉅子?

5 comments:

  1. 更正一個手文之誤
    Jeffrey Pfeffer的原文為The End of Business Schools?
    若老引述時誤將schools 打為school
    不過可能對大眾讀者構成少少既唔方便

    期待若老的下篇大作

    ReplyDelete
  2. tsuicl: 謝謝,一時老眼昏花,人老真是不中用了!

    ReplyDelete
  3. 若缺齋老人,你個名咁得意o既?點解你會改呢個名呢?what is the meaning of"若缺齋老人"呢?我係看馬沙之前寫果偏關於派利是的文章而過來你呢边看的,亞馬沙兄最終有冇比利是你呢個若缺齋老人呢?

    ReplyDelete
  4. bcg老兄:「若缺」出自道德經,在blog頂上有講。有空請多來!

    馬老那利是已收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