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標準套路 - 抹殺中國武術傳統的利刃

自先師離開後已有多年沒有教拳。雖然少教學生,但習武這麼多年自有跟行家交流、吹水的機會。尤其太極拳是所謂最「普及」的一種武術,當朋友知道老頭練習多年,自然會將話題扯到武術上。


在法治之都裡與人動手過招的機會可說是絕無僅有,故此學習太極拳的朋友大多是將此視為健身運動:不但鮮有人以此與人動手較量,甚至「學習」多年亦不知太極拳本是拳術的亦大有人在。在只有接觸過所謂「競賽套路」的朋友眼中,有點難以理解為何練習傳統武術的同道何以對這近幾十年才流行的玩意痛心疾首。

套路並非無用,尤其對初學者而言套路是入手的不二法門,但將此高舉成準則卻有點那個。據孫祿堂考證太極拳、八卦掌、形意拳乃同源,只是由後世習練者因個人背景、學識、性格、偏好加以發展而令重點、表達方法有所不同。形意拳的其中一個支流最為極端:只保留站椿、試勁、發勁等功法、應用部份,徹底放棄套路。雖然個人認為這取向對初學者而言可能較難入手,但由此可見套路只是一踏腳石、敲門磚,於高級訓練及應用上真是可有可無。無論外家內家的神髓都只聽過反應、感覺、發勁,可沒聽過與外型有什麼關係,更沒聽過競賽套路評分標準上的尺寸快慢跟技擊訓練、甚至「不會打的武術家」口中的武德修為有啥關係。

然而,以外型為依歸的競賽套路正是捨本逐末。不但以外型為「高下」標準,甚至令習者以這塊踏腳石作為目標!由於外型容易仿傚、亦更易令人覺得悅目,當學者競賽套路的人漸多、以傳統方法訓練的人反成少數下,所謂新式武術竟成大眾眼中的正宗!一位任教醫學院的朋友提到他看過一篇「太極拳研究論文」,謂在一套路運動員身上裝上感應器以量度表演套路時的身體動作的「標準」尺寸、距離、速度、角度。捨本逐末莫過於此!

用核子武器作比喻或許最能解釋問題所在。除核武器剛出現時將日本兩個城市炸個稀巴爛外,六十多年來再無一枚核彈頭被用於戰場上。但核子武器有趣之處在你毋須運用已可達到目的,即甘迺迪口中的恐怖均衡(Balance of Terror):單是存在已可令對手不敢向你動手。而且更詭異的是擁有核子武器者也知道威力所在,即使對方沒有能報復的核子武器亦不會隨便使用:這國際道義倒有點似歌頌欺強而不凌弱的武德。

武術亦有同樣效力:只要對方知悉閣下習武已可令對方卻步,從而達到自衛的目的。但問題重點是雖然武術發揮作用的途徑是恫嚇而非揮以老拳,但若閣下老拳不夠大,恫嚇的效力亦立即煙消雲散,「不用」與「不能用」有著根本性的分別!法律保障的確是令人罷戰的理由,但不是偷工減料令武術本質盡失的藉口。

近年「不會打的武術家」出版的武術書籍可說是多得嚇人,尤其喜歡用一藉口「止戈為武」作擋箭牌,為其自身學藝不精開脫,完全混淆「不用」與「不能用」兩個概念。試看中國近二十多年完全沒跟外國動過手,主要原因是她已將核子武器武裝到牙齒,即使軍事實力凌駕中國以上的美帝蘇修亦有所忌憚,這是「不用」;相反在庚子賠款後晚清十年也是一杖未開,那是因為知道一打必輸(反過來說對列強而言是根本不用打已可以搶),那是「不能用」!雖然「止戈」效果如一,但本質完全不同。以口頭上的和平為偷工減料開脫,實在是魯迅筆下的阿Q最佳體現。

或曰:「我習太極拳只為強身,不會打也不相干吧?」。又回到核子武器的例子:陳舊的核子導彈至少有一另類用途,卸下彈頭後彈體可作為發射人造衛星的火箭。然而,這方法只可算是副作用,可不是發展核子武器的原來目的。而且即使以之發射人造衛星其水平要求亦應與作為原來目的時一般無二,若改變用途後來個得過且過後果可非常嚴重!

武術亦是一樣,既本質乃用於技擊,強身乃鍛鍊過程的副產品。即使將目標改成後者,可不會得出削減要求這結論。每當有人因練習坊間太極出現偏差而弄傷膝蓋、手肘,又或習外家拳不當而撞傷、勞損,總有一種要不得的幸災樂禍感覺:誰教你不好好找良師教導,跟隨神棍甚至買書自學!

老頭可不是勸人習武後動輒拳頭相向、更不是叫人好勇鬥狠,只是希望提醒有意學習武術的人認真、尊重武術的本質,不以單單學習皮毛而自得,更應跟足要求、注意安全,別弄得未跟人打便一身是傷。當有一定修為時而生出的忍耐才是真正的「止戈」:明白到達一定水平後出手一定會有一方受傷時,為免「打贏找律師、打輸找醫生」(一位打交比吃飯還要多的陳姓師兄語)的窘境自會學得忍耐,可不是因為根本從未學習應用而拿出來的擋箭牌。

12 comments:

  1. 噢~~第一次留言
    篇野有深度.....
    小詩有少少唔明
    果D「不能打」o既武術家
    究竟仲有冇道德修為?
    如果冇,佢地算唔算呃飯食呢?

    噢....事實上小詩想過下學下太極
    但唔多識點搵地方學
    結果都係打消左個念頭
    見D阿伯係公園耍兩野,都唔知堅唔堅
    事關又有吳式楊式唔知幾多式
    真係頭都暈....

    上年返學果陣朝早八點左右係尖沙咀文化中心同藝術館果度又見到有位阿伯用番話教D洋人老耍幾野...不過又係唔知果位阿伯係咩人....結果都係無上去同果位阿伯搭訕...

    ReplyDelete
  2. 雖然我完全唔懂武術,不過都知學好多野都要意會神領最後先至化成形的
    但現代流行先取其形嚇嚇人,慢慢再鑽研

    美帝當年兩枚彈都可能未係100%完成(至少未實驗過),先放出來嚇嚇大家再慢慢研究,研究到咁上下就唔俾其他人研究,可謂一絕

    但如果有人以為得個形就夠,咁只好怪佢蠢喇

    ReplyDelete
  3. 香港有人教可以對打的太極嗎? 好似冇乜人教呢,只有教強身健體既一套...

    ReplyDelete
  4. 詩白爾兄:非常打得固然好,但並非小弟主要思思。我地根本冇機會同人交手,不過撇除搏擊元素既根本就唔係武術,甚至係好易練傷既「活動」。

    陳楊吳孫武等各家係以家族為主流既武術,亦有一有趣現象係學得較齊全的朋友往往會以自己門派而自豪,將師門、師父名字掛在口邊(至少唔會畀人問時都含含糊糊)。即使其師不大高調,但都可溯本追源找出一個以老拳出名的祖師爺;但「不會打的武術家」往往對師門含糊其辭,只以一大堆不相干的學歷、院校、公職、舞蹈一樣的比賽獎章應付。

    leo老兄:嚴格而言新武器是不會準備充足的,但若說未實驗倒不見得。當年原子彈一共有三枚,第一枚用在本土試爆,第二、三枚才是送給別人的禮物。

    而且製造原子彈與「不會打的武術」不同:前者準備再不充份也是以爆發為目的,後者自第一日出現起已完全沒有技擊作用。

    ReplyDelete
  5. 在下習武十載, 寒窗二十年, 最恨的是不能打的假武術, 不科學的偽科學.

    那麼不能打的武術又算不算是武術呢?
    不能砍人的劍還有沒有價值呢?

    願聽若缺齋主人高見

    ENX

    ReplyDelete
  6. Anonymous先生:

    算是人各有志吧!老頭是希望將先師生前教我的完整地保留下來,僅此而已。

    然而最大問題是當大多數人自以為在「練武」,但卻不堪一擊時反令國內、外朋友對中國傳統看輕。重申老頭絕非教人聊事鬥非,但姿態、態度正確卻是非常重要。剛剛有朋友見老頭伸幾下筋骨,一式白鶴亮翅兩腳幾乎並步、直立,旁邊一位朋友大為奇怪,問這有啥作用可言。老頭雖然平日頗懶,但總算能示範一下。

    當然這不代表老頭「打得」,但至少印證了姿勢正確。若是「不會打的武術家」被人問及,恐怕不是讓人以為中國武術是空架子,便是弄傷自己。

    ReplyDelete
  7. 拜讀大文,部份論據與我師所教不謀而合,我習太極多年,閣下所言,我亦一直在心中反複思考。但知易行難,閣下只是說出問題所在,解決方法在何處?

    不能單單只是架式準確就可以將太極由不能打提昇到能打。搏擊包括很多元素,技巧,速度,力量與體能,訓練.......

    架式準確頂多只是解決技巧一個要求,那其他方面呢?而且很多的師傅,將太極講得玄之又玄,甚麼彈弓勁,一大堆的名詞,又將散手跟推手秘而不宣,出不起錢的不教。

    太極能打,我覺得在現今來說,不是無,只是遇上的機會,難過中六合彩三獎,佢肯傾囊相授咁教你,直情中埋頭獎

    ReplyDelete
  8. simon老兄: 武術向來是「精耕細作」,每一位老師都只能培養少量學生,太極更比較麻煩:要培養下一代必須單對單指導,讓學生學習感覺(其實外家拳亦然)。

    普及與質素絕對是相反的目標。若說是全民運動自然無可厚非,問題是當推廣這大量生產的全民運動時卻馮京作馬涼誤指這種「運動」是武術。不但學生學得求其,甚至所謂師訓亦是段估。如此生產出來的所謂運動員即使再尖端也是枉然:非關個人質素,而是其所學本身有問題。

    麻煩的是當大眾以為這種「運動員」所學是正宗時,進而影響真正傳統武術的生存空間,亦令人以為中國武術不外如是 - 睇得唔打得。如此人心非少數願追隨傳統的人所能改變,只好說句這是另一形式的「劣幣驅逐良幣」吧!

    ReplyDelete
  9. 若兄,

    很對不起,你的回覆真的無法滿足我,甚而無直接答我的問題!

    你說的精英制,我明白,頂尖份子當然要特殊訓練,但頂尖份子何來?

    太極現在給人的印象是老人拳,咁何來年輕人去學?拳怕少壯,無年輕人去學,你何來打得之人俾你去培訓?唔好忘記太極無十年八年功底你學唔掂!

    你話普及不好,咁跆拳跟空手道又如何?起碼人地能打,出來的學員不怕打!我地太極如何?只能係公園教伯伯婆婆!

    大家都是學太極之人,都有個心去改變現時太極的弊端,但你的理論我卻不敢苟同.......

    ReplyDelete
  10. 上面的是我的留言,發表時按錯了制,對不起

    ReplyDelete
  11. simon老兄: 精英份子在正統訓練中最出色的而來。但在普及下當課程本身有問題,人人學壞師再頂尖的都唔係精英。

    當然不少無料的人秘而不宣,亦有有料的人不願教,但「有料說不出」卻可能是怪錯人。感覺這東西你可以描述,但絕不能如所謂運動科學般step by step。這可不是我說的:內家拳基礎理論是道家思想,莊子用一比喻:

    「斫輪,徐則甘而不固,疾則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於手而應於心,口不能言,有數存乎其間。」

    我知道這功夫如何練,但這可不是能用文字表達,唯一方法便是試:教的發勁學的感受,又或學的試發而教的感受。以我自己計,被發被摔或許沒一千次,但幾百次絕對少不了。可不是我師父有心揍我,而是那感覺不能以言語描述而只能用身體感覺。所謂「道可道非常道」可不是空言。當學習過程中要求教的人能充分掌握感覺,而優秀師資有限,已局限了內家拳絕無可能無及化。

    或許你覺得說了半日都只是說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局限,總是提不出什麼具體對策...但那是形勢比人強,個人有什麼能力改變?

    ReplyDelete
  12. 若兄,

    你說的關於練內家拳的道理,我當然明白,但你說的[人人學壞師再頂尖的都唔係精英],我卻不認同。你看國家跳水隊都是去找有潛質的學員而已,人家教的好好,還要你來教?

    我相信討論兩個方面,一是太極是否能打?我相信這方面我們大家都是有一個共識,對嗎?只是現今的人都把太極的能打練到咀皮上!

    第二是,太極現在的訓練存在很大的問題。你說的人材從正統出來,從學校?各省市的武術隊還是甚麽?可否天明確一點?但我相信都面對同一個問題,没年輕人學。

    你看香港最出名的太極導師李暉,以前是練外家拳的,只因年紀大了,才轉過來太極而己。

    你最後說得很對,形勢比人強,個人有什麼能力改變? 那就不是單單你當初說的拳架規範的問題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