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2, 2007

若缺齋老人自述 (七)

一如上文所述,培僑學生要考入大學最大的障礙是英文。記得中六第一日英文課老師便強調,像老頭一類在會考英文剛剛合格的貨色,歷史上只有20%能考進大學。當大多數同學英文程度跟老頭也是不相上下時,若說預科兩年全班也是在英文的陰霾下度過絕不為過。


想起度過這險死環生的考驗可沒什麼特別方法,只是跟足老師要求,日日看鬼報、一星期作一篇文法全錯、讓人幾乎重寫的作文、中七時日日吃飯後跟老師present一份oral pass paper...說起來除自己努力外,最難得的是老師肯不厭其煩的扶持:雖然教育學生是為師的責任,但不斷應付老頭這些額外的作文、present卻是自願付出的恩惠。除老頭外幾位同學也有如此煩擾他,在如此照料下,當有人過不了關可還有抱怨的理由?據說是某醫生出身的肥局長所說何謂一位好的眼科醫生:「醫盲你對眼你都會感激佢!」。老師便是這一類人:在他無微不至的照顧下即使老頭裁於UE手下也是全無怨懟...當然,過了關更好!

另一提到的培僑必修科通識本身已是一個問題:如看官有留意老頭介紹升學資料想會知道老頭是推崇思考訓練而鄙薄職業訓練,但由考試局一手泡製的通識教育科可是不折不扣的東施效顰!所謂通識的神髓在有容乃大,不將學習集中於一固定範疇,而在博取各方知識。但在考試局手上卻變成兩個指定題目的社會科而已!

說起考試局一手泡製的所謂「通識教育」倒像老一輩對冷氣機的看法一樣:當冷氣機初出市面時老一輩勸年輕人不要多用,因冷氣機會令人感冒、風濕...感冒倒不出奇,但以抽乾水份而製冷的冷氣機何以會令人風濕?因為在他們心目中以為冷氣是以電風扇吹冰塊而製冷,在這「原理」下當然會風濕!而考試局的「通識教育」倒有點像「以電風扇吹冰塊的冷氣機」:名字一樣,遠看亦差相彷彿,但內裡可不是那一回事!

不過培僑在此可是佔了一有利位置,在北上考察(旅行)還未流行的年代老頭已隨學校見識了不少內地特別景點,例如為了解共產黨的鐮刀鐵鎚,故預科班以梅花間竹形式一屆參觀韶關鋼鐵廠、另一屆則往清遠綠田園。在此老頭倒算幸運:韶關總算是大城市,而且鋼鐵廠內部可不是容易見識到,但另一屆的同學到清遠時可大鑊極了。在農村不但沒酒店可言,晚上去茅坑更有如日本漫畫中的試膽大會,要挑著蠟燭摸黑在田地裡探險...

另一特別節目是多謝已故的左派龍頭霍老,在南沙港尚未啟用時招待了南沙虎門旅行團。因為親眼見識了南沙港的宏偉,幾年後政府大肆吹捧運輸(假名「物流」)時不禁失笑:幾十年前政策封閉、加上內地良好港口有限,香港才能以主要通道身份在運輸業上大賺銀子;但當內地港口完善得嚇人,香港運輸豈還有市場?難道洋鬼子錢多得沒處花、為享受深玔河過關樂趣而捨內地港口而取葵涌?坦白說香港的運輸業已完成歷史使命,再冠以什麼名目也是枉然。

雖然老頭是二十年前已多次遊覽內地的,正正二十年前正見識過未被水淹的白帝城、豐都城,見過兩旁高聳入雲的長江三峽,但鋼鐵廠、港口倒不是一般遊人踏足的地方。考試局課程雖然無聊,但學校提供的資源卻符合了通識教育的原意。

預科另一科奇特已極的科目下算是所謂「中國語文及文化」。考試局可真是非常「實用為本」,完全以速成學習外語的方法學習母語,以所謂實用文、聆聽、口述佔了大半分數,豈非旁門左道了一點?繼多年前英文不重教授文法後,近年會考中文科亦將課文部份棄如敝屣,以所謂去背誦而重應用,如此方法所學的語文豈是應了西諺「建城堡於沙灘上」?

而僅有的所謂課文部份也是有點混帳:唐君毅的大作雖然有點詩人般的情懷,將中國文化描寫得完美過甚,但總是大師所言,對中學生而言雖然有點艱深但仍可接受,金耀基、殷海光兩老的大作亦然。當然既是中國文化科,選取偏向正面的文章也是無可厚非,若是選上柏楊先生的大作只怕實在太批判思考,不是所有人可以接受他的真知灼見。但居然選上了整篇胡說八道、空洞無物的吳森《情與中國文化》可真是胡來,亦是六篇中老頭唯一一課一邊讀一邊罵的。可憐陸遊那文字淒美、情意纏綿、令人為他四十年痴心而落淚的大作,只因為被這傢伙引用了而令每每想起便聯想到那噁心的課文,令意境大打折扣!
<

9 comments:

  1. 已故的左派龍頭霍老,在南沙港尚未啟用時招待了南沙虎門旅行團-->小妹在中學時代亦參加過南沙虎門旅行團喎=.="...但我肯定細過你的, 你邊年去參觀?

    ReplyDelete
  2. 我英文都係差得很,但考試呢回事真係實力其次,技術同運氣更加重要。當年考完會考自知高考死硬,所以放下堅持,報左個高考英文補習班,全程都係教應付考試o既技巧,亦全賴咁,結果得過且過。

    中文亦唔好得多,實用文得過且過,最慘係文化,竟然得個U (revise 後都係 F),全靠分析組織力不錯,讀聽說三卷拉番起個分,唔係都幾坎坷......

    ReplyDelete
  3. 培僑的老師,係教學方面,我遇到的,相比官校,比較有心和熱誠去教。

    可惜當年不爭氣,不努力,錯過了好的機會

    degree06

    ReplyDelete
  4. 你應該覺得好幸運先得,一位好英文老師係好難遇到,而且願意用咁多時間响一個學生身上的老師更少之又少.

    ReplyDelete
  5. 與齋兄情況剛好相反,AL我最怕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答題既要連繫文中內容,又要言之有物。有得揀我寧願去跳HIP-HOP算。

    齋兄近排少去會計版?

    ReplyDelete
  6. 同意齋兄的看法。

    通識教育在香港實在不知所云。反而,雖則原來學科亦不見得好,但亦可給考生了解各科的思考方法。(雖然大部分考生都只會背誦了事。=.=) 我們可以輕易比較geog.同econ.不同的分析手法(normative v.s. positive)

    ReplyDelete
  7. leo老兄: 中化完全唔係測試中文程度,不必為此掛懷。

    anonymous師兄: 有心發力,永不太遲。

    南瓜: 如果冇佢,真係冇今日既我,早已在大學門前止步。

    3ch兄: 考試在即。

    derrick: 真係想通識,不如近來方案:在文、理各選一兩科,倒還有通識的味道,但蛇足的是必修那奇怪的所謂「通識教育」。

    ReplyDelete
  8. 我而家中六。
    篇《情與中國文化》, 不但只我, 連全班同學同老師都起勢狂插。

    我重睇n次都唔知佢講乜, 一見到有關呢篇野既題目就怕怕。

    ReplyDelete
  9. 香港的中國語文教育可以用不知所云來形容。做閱讀理解可以做到跟猜謎沒啥差別。你猜到的跟他猜到的可以不一樣,可是解釋卻只是........我們認為這才是正確答案。考試考到這樣真的是非常無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