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8, 2007

世事何曾有絕路?

無巧不成話,近日兩個就讀大學的小朋友向老頭訴苦,說什麼功課大炒、山窮水盡、無顏見江東父老什麼的,想起來項羽這句可真是害人不淺。


可能因為司馬遷文字實在寫得太好了:「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于心乎?」,將不少人失敗後即使沒人見怪、自己也有愧於心的心境描寫得淋漓盡致!雖然敝祖母當日教史記時曾說當時只有烏江亭長一人在場,想來亭長老兄也未必會跟史家來個每字轉述,上述壯言多半是太史公自行想像而已,但亦可見其文字功力描寫得何等細膩。

雖然這段文字能震動人心,但項羽可真是到絕路了麼?可真是絕對不見得!雖然在垓下輸得雞毛鴨血,身邊猛將謀士賣咸鴨蛋的賣咸鴨蛋、食碗面反碗底的反碗底,但以柏陽先生所言當時其「江東」足足佔全國版圖、人口三分一,亦是經濟核心所在,三分一的國土總不會發掘不了人材吧?可能一如老人家說年輕時不要太順風順水,項羽正是「吾起兵至今八歳矣,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撃者服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正是因為以前未有大敗,所以一敗即一厥不振、意志盡失!

項羽那是自行放棄,那什麼才是山窮水盡?最好的例子想來是七年戰爭中的腓特烈大帝:當年普魯士只是一個小邦,同時被當時強大已極的奧匈、法國、俄國、瑞典圍攻超過一年,論兵力敵方大約是普軍三四倍、人口更是二十倍以上,普魯士初期最精銳的一批精兵猂將亦已息勞歸主,可沒有更糟了吧?豈料常人以為已是窮途末路時,俄國會突然倒戈?若腓特烈在最困頓的一年放棄,即是俄國有心出賣盟友也是枉然,更不會有後世強大已極的德意志帝國。

莫說學位成績不算甚麼,一科裡的一份功課更是比狗大便重不了多少。人生在世幾十年,一份功課炒了便大炒大鬧,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當然堅持到底可不一定能絕處逢生,例如柏楊所言賭博、以及老頭所言入職Local Audit Firm都是毅力絕不適用的例子,但除此以外堅持到底總有機會,自行放棄則必完蛋。

4 comments:

  1. 我想起蔣介石當年退守台灣, 揚言反攻大陸, 初時不太能理解, 為什麼可以說反攻. 後來問了一個四川人, 才知道當年四川還有一百萬國民黨部隊, 如果他們發動攻擊, 反攻並不是空話. 當然故事發展是那些國民黨部隊投降的投降, 不肯投降的撤到金三角了...

    歷史就已經告訴了我們, 輸開有條路, 氣勢一失就很難扳回敗局, 反攻大陸口號喊了三十年, 現在倒樂得偏安, 不思大陸山河了. 所以項羽洩氣, 我相信有其深層原因在內.

    當然我都相信人要不是"無災無難到公卿", 否則在起跌的一生中, 要遭逢大敗越早越好.

    想當年我連FYP都不合格了, 我還是撐住, 還給我成功畢業, 這個經驗我倒覺得比起大學學位本身更珍貴. (知識全還給教授已經是後話了)

    ReplyDelete
  2. 世事往往要身處其境先知其感受的。

    考過高考的話會考甚簡單,無須緊張;做緊野的話讀書成績只不過係雞毛蒜皮,不值一提;政府高官話教師壓力遠比不上管理階層......

    若果所有事都從客觀數據去睇,或者可以得出一個"公正o既答案",但人心就是主觀的,旁人怎樣客觀分析也不管用(況且好多都只係主觀分析)。

    若老兄講的有理,但如此道理給第三四五者睇就好,於當時人未必有太大幫助。若果真心為別人好,唯有不斷o既關心鼓勵及支持,時間過了,難關過了,他自然會有另一番睇會。

    我想這應該是長輩"教導"後輩的最好方法吧。

    ReplyDelete
  3. 呢個係性格問題,
    項羽要面又忌材, 輸幾次已經唔想玩.

    你睇下劉邦, 滎陽之困都甩到身.
    換著垓下被圍的劉邦, 佢死命都要過長江脫身.

    ReplyDelete
  4. kenka兄: 講起老蔣,最搞笑都係佢用錯「勿忘在莒」單野;

    leo老兄: 當然身在其中感受不同,但會考/AL也還罷了,大聲怪叫的兩個可是經歷過兩次公開試的大學生,而且還只是一份功課!

    chisuet兄: 都係你最了解我意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