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6, 2007

真正世界語言

在這裡不是想談音樂,更不是談英語。在殖民教育下,加上接觸的外國傳媒都是英美澳,不少香港人以為英語是世界語言,這可真是天大的誤會。莫說英語只是世界人口母語第三位,關愚謙教授提過在歐洲只要步過易北河以東英語可是立即廢了武功。以老頭親身體驗,算是易北河東岸的柏林還勉強可以,但一到東歐可真是一句也用不上,更難忘的是在莫斯科機場跟航空公司櫃台服務員雞同鴨講…在此想談的「世界語言」只有三個:「唔該」、「多謝」及「對不起」(或當地版本)。

老頭對老師的尊敬可真是「八年如一」。坦白說,他教導的知識可真是忘記得八八九九,但難忘的是他教導的思考方法、處世態度。在世俗人眼中他也算是「上流社會」人士:阿肥大學(Ivy League)畢業生、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作者Stephen Covey及門弟子、四十歲已在商界找夠足夠一生花費的銀子、轉而到大學作育英才(以及老頭這蠢才),可說得上是有名有利。但從他身上完全聞不到一絲臭脾氣、銅臭味,無論對學生飯堂的收銀員,還是對清理辦公室的阿姨,又或街上的路人甲,他總是一句「唔該」掛在口邊,每朝不知說了多少句「早晨」。多虧他言傳身教,令老頭雖然是一個庸才,但這「做人的基本禮貌」倒是學得十足。

後來老頭投身社會後更在這一點受益非淺。想來無論那一個行業,總不會有「不會犯錯的新人」。除非那腦細、上司是變態的(老頭倒遇過一個,絕對肯定是變態的!),否則當新人犯錯時,只要一聲「對不起」往往能化解大多數問題,相反若錯而死撐則再好脾氣的上司也可能因小錯而疊起兩塵山:出!這態度比任何書本上的知識更有用!

不但在工作上,在社會上這也是恆久不變的常理。相識較久的朋友也知道老頭機癮甚大,甚至到今時今日興之所至也會去玩上一兩局,亦做過幾間Audit Firm。有朋友友曾問過老頭出入這些龍蛇混雜、粗口橫飛的地方不怕跟人衝突麼(註:當然也有斯文人,老頭可不是說貴閣下)?老頭反問:你可曾聽過老頭跟人打架?

這可不是因為老頭教過幾年拳,一兩個普通人不放在眼內。若老頭是拜拳主義的人,即使不被人痛扁,至少亦富了律師朋友的口袋!想以拳頭解決問題可真是最沒效率的方法!這可不是膽怯,而是明白意氣用事的不智。聽說訪問時李小龍提過,若有人有眼不識泰山拔刀子劏他老人家死牛會如何?他老人家答案是畀錢!雖然不少行家說他的功夫的武術界未必是頂尖,但應付一兩個小混混絕對是手到拿來。只是既無完全不受傷的把握,何必為了一口氣而揮拳相向?就算保得住身上荷包、將對方送入急症室,被刀子劃上一下絕對不化算!可見他老人家不是只練功夫,思路也是很清晰的。

當與人碰撞時,只要說句「對不起」,即使是比較「雜」的Audit Firm、機舖,大多數情況下也是打不起來。在法律討論區時見到有人問若被人挑釁、先動手時「自衛還擊」是否合法便不禁搖頭:若肯退一步豈有動手的機會?

(順便回答,所謂「自衛還擊」在法律上不是絕對的擋戰牌。最易中大獎的是所謂reasonable force,若對方只是罵閣下兩句或刮貴閣下一巴,貴閣下卻令他被邀請到醫院吃兩個月大餐,甚至令他跟馬克思同志打橋牌,這可絕對不是reasonable。只要這理據失效,貴閣下可要唱「人生於世上有幾多知己」了!而且無論甩身與否,最高興的莫過於律師朋友!)

可能年輕朋友覺得老頭有點鄉愿,但年紀愈老,愈覺得為所謂「面子」、「鳥氣」而跟人衝突相當無謂。尤其當問題只是小事一樁,自己總有一點點做錯時,為何不說一句「對不起」了事,而要受「想以閣下鮮血染紅自己頂子」的人利用,賠上自己前途來跟人頂牛?老土一句:徒令「親者痛,仇者快」!

7 comments:

  1. 沈住氣勝萬軍
    意氣用事全無好處,的確有時一句"唔該"或"sorry"比諸多解釋更好辦事

    ReplyDelete
  2. 世界語言嘛, "爸爸", "媽媽"就是了...
    你講的都不算是...

    ReplyDelete
  3. 世界語言的確是, 忍耐, 包容, 尊重^o^
    武者, 先修其德, 正氣心智, 然後習武。

    ReplyDelete
  4. 睇來小朋友要谷行腹肌俾人打lu~~

    ReplyDelete
  5. I rock therefore I am.
    小弟年過三十依然火氣十足,死性不改

    ReplyDelete
  6. 火宅之人: 你都係火在把口啫,
    你都唔會隨便郁手啦。

    ReplyDelete
  7. 世界語言唔係仲有個中指咩??? haha..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