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1, 2007

粵劇藝術 - 《焚香記.打神》

紅線女成名早在芳豔芬、白雪仙之前。早年在香港時多與其前夫馬師曾(舊馬)拍檔,其名作《公主刁蠻駙馬驕》、《審死官》等不知被重唱、改編幾多次;自兩人北上至離異後,以多數獨唱長篇曲而聞名,尤其《昭君出塞》、《李香君.守樓》等,其最厲害在於音域奇闊,嗓子可說是得天獨厚,當年到莫斯科表演時俄國鬼子雖然一個字也聽不懂但亦被她的歌喉折服。


首先介紹她的一首獨唱是廣為人熟悉的民間故事「王魁負桂英」改寫成的《焚香記.打神》。一般而言女性都比較容易見異思遷,可說是話變心便變心,最可怕的是往往變心後便視舊愛如陌路,不若男性專一之餘亦較長情,多對分手後的女伴還有依戀,因此男負女的故事才可成為經典:物以罕為貴,女負男是司空見慣,男負女相對而言不多見也!

這首《打神》除關於情愛外,文詞比較「有趣」的是當時中國內地正以「毛主席乃唯一真神」,為宣傳傳統信仰對人世沒有影響的思想,所以對海神、判官破口大罵甚至動手動腳。雖然內容有點「創新」,但楊子靜的文筆可真是了得:

:難消怨氣…

人間誰謂無主持,賊子王魁忘恩義,摒妻再娶負情誼!無奈把我衷情,吐向海神料理。

海神爺,當日王魁上京,曾在神前共誓,說過男不重婚,女不再綃。如今王魁身榮,竟將奴拋棄!海神爺你…你…你…因何不管?因何不怒?

說什麼天眼昭昭,說什麼神光普照,何以王魁薄倖偏榮耀,我桂英情重卻身墜奈何橋?

當日神前一注香,兩家設誓條。他說到老倆不相分,我說黃泉情未了!他說中途若負阿嬌,天理也難饒,我說信難饒。豈料言猶在耳,他得志便身嬌,盟誓都不要!害得我煙花女,慘似到死春蠶,解不開魂纏夢繞…

憶當初風雪夜,我開窗晚眺,見他丐食在市吹簫!他千里迢迢,只因應試落第無聊,客心焦。我念他飄泊異鄉心裡茁愛苗,與他共度鵲橋,一點情真非戀他俏!只因終生相依有良人,親送他上京求名搏展翅扶搖。

豈料他聲名標,搏得狀元高第,狠心便把舊愛一筆勾消!招贅在相府中,珠圍翠繞玉衣郎,他只見新人歡笑!一紙休書,染遍我既斷腸紅淚,海神爺你怎也冷眼都不瞧!天高渺渺我訴無門,莫不是人間你管不了?

海神爺,枉我對你哭於多番,你竟然都不解?難道你聾了不成、啞了不成麼?

罵一聲海神爺,你不應裝聾作啞!不管誰是誰非!怒沖沖說什麼正直無私,我要打…打…打過你!

原來是判官老爺…只見判官在此,為我怒目猙眉!不若待我向他細訴衷情,求他伸張正氣!

判官老爺,王魅做事傷天理,拋棄我桂英你也知!煩你向海神王奏事,勾拿賊子莫延遲!下…下…下…海神不理事,你也將奴欺!我有冤無路訴,枉我竟神棄!你享什麼祭祀,判什麼是與非!怒上心來把你威儀掃地!

(神智不清)

原來是王郎你回來了!

數歸期、盼歸期,不圖相會在今時,你不負奴奴又何嘗負你?過去辛酸情況君你不須提!今日得見郎歸,消却愁雲苦雨!從今後生生死死倆下裡魚水相依!郎你可知我心中,只有一個你?

(摸住鐵鍊)

祗見他一條鎖鍊手中持!王魅你負我桂英還未止,要我披珈戴鎖赴陰司!

罷!罷!罷!是你薄倖絕情…我拼之一死!

萬縷恨,醒來又聽得天際雁悲聲切切。鴻雁兒痛流離、嗟孤飛。似奴一樣悲,呼天搶地!

風悽悽魂暗月迷,人惘惘。魄散魂離,唉痴夢驚破待回頭抽身無計!

王魁呀...今日你繡闈成雙對。祗可憐奴人海茫茫無依倚,哭至雙揮血淚!

淚眼模糊問蒼天,焦桂英到底有什罪?

王魁賊子你休得意!王魁縱有皇恩庇,桂英捨命到陰司!生前無地平怨氣,死作鬼雄辨是非!

3 comments:

  1. 一道粉牆路不通,佳人消失在月明中。
    隔牆酬唱又成空,但不知何日才能重相逢?

    好喜歡e幾句, 歲月隨水流, 情義永不滅...

    數歸期、盼歸期,不圖相會在今時,你不負奴奴又何嘗負你?過去辛酸情況君你不須提!今日得見郎歸,消却愁雲苦雨!從今後生生死死倆下裡魚水相依!郎你可知我心中,只有一個你?

    淚眼模糊問蒼天,焦桂英到底有什罪?

    ReplyDelete
  2. 萬縷恨,醒來又聽得天際雁悲聲切切。鴻雁兒痛流離、嗟孤飛。

    小妹第一次接觸呢一支曲.....有種痛o既感覺!

    斎兄見識之廣,小妹自歎不如,有待賢兄賜教.

    唯文中"一般而言女性都比較容易見異思遷,可說是話變心便變心,最可怕的往往變心後便視舊愛如陌路,不若男性專一之餘亦較長情" 卻與小妹所想背道,未敢茍同!

    ReplyDelete
  3. 柯秩小師妹6/11/2007 10:32:00 PM

    有說天下男兒皆負心......但今時今日....証明係男女平等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