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3, 2007

一微塵裡鬥英雄:論大學「名次」的虛幻 (六)

續論大學排行榜:專訪香港大學理學院高材生、Discuss首席升學顧問iTxxHK老版主

(若缺齋老人)
(iTxxHK)

崇拜不忘了解

:關於兩位經濟獎得主Robert C. Merton及Myron Scholes成了趙括,Black-Scholes Model令長期資本管理成為長平已有不少人提過,然而那是否「異數」?


:若說是偶然可真是太巧了!緊接Myron Scholes得獎的阿瑪特.星(Amartya Sen)栽得跟Myron Scholes可說是各有千秋:以前曾聽人挖苦:若說跟我一樣修生物的想研究馬的生態時,大多數都會到牧場將馬的生活看到透,由牠吃草以至拉X都一一記錄,當然若有解剖的機會便更好了;但若經濟學家要研究馬的專題會如何?他們會用心的自己的辦公室想像一匹馬是什麼樣子,然後推論出一篇「馬的生活行為」,但問題是直到大作完成可能經濟學家仍未見過一匹真正的馬。雖然那篇「馬的生活行為」獲獎無數,但到那經濟學家第一次見到馬時卻可能會大叫:「咦,原來馬是用四隻而不是兩隻腳行走的麼!!!」。

:(暴笑)老版主你太扯了吧!

:絕無一絲誇張成份!阿瑪特.星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前年(註:2005年)這位外號「貧窮專家」的經濟學獎得主到香港發表他關於中國醫療制度的偉論,大力歌頌當年國有醫療制度與「赤腳醫生」的貢獻,並反指近年引入私營元素後令效率反減…正當他洋洋自得在台上引經據典、大發偉論時,在座卻有一人(註:Newbridge Capital執行總監單偉健)突然舉手,以曾是赤腳醫生的身份說:「我以自己親眼所見而得的經歷告訴你,當年的國有醫療企度對救急扶病是何等無助…若當年我們可以選擇,打死都不會選你所歌頌的制度!」(註:原文為“I observed with my own eyes the total absence of medicine in some parts of China. The system was totally unsustainable…If they had made the system optional, nobody would have opted for it!”),並與這位經濟學家大唱反調,以大經濟學家聞所未聞的親身經歷駁斥阿瑪特.星的偉論如何脫離現實,將這位彷彿頭上有光環的經濟學獎得主窘在台上!不過阿瑪特.星自從遇上這位可能是他生命中第一次見到的赤腳醫生後,以後也再沒有聽他提過中國醫療制度。

:又真是跟你之前提過「馬的研究」的例子非常吻合…

:阿瑪特.星那次可真是為經濟學獎爭盡臉面了!他的得獎項目正是福利制度,華爾街日報立即將他揚威香港的事跡大肆報導(註:原文為“A 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spouts off, and a Chinese survivor sets him straight.”, Monday, February 21, 2005, Wall Street Journal)。曾有一個說法:中國與印度都是人口眾多、結構複雜及受過西方侵略的文明古國,為什麼中國改革開放二十年發展快得嚇人,但印度自尼赫魯以來叫了幾十年起飛仍是飛不起來?最大原因便是印度太多經濟學家!

:令人想起當年國際貨幣基金在亞洲金額風暴時對東南亞國家指手劃腳時,韓國人、印尼人將它的簡稱IMF改成“I aM Fired!”、“I aM Finished!”。

:(笑)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這兩個經濟學家最大僱主害人不淺可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俄羅斯便是最大受害人,聽信了Jeffrey Sachs的震盪療法後足足傷了十幾年,直到近年原材料價格大升才算回氣。早前居然真的有經濟學家有如此膽子說什麼「震盪療法苦盡甘來」,若非俄羅斯坐擁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那有握著烏克蘭甚至西歐國家脖子的豪氣?說起Jeffrey Sachs也真是有趣,早前才看到他一篇大作“China's Lessons for the World Bank”,說中國經驗如何比世銀來得高明,不說IMF的經濟山埃他老人家也是貢獻不少,亦彷彿忘記了中國正是將他的震盪療法掃了出門才有如此成就!

:又說回林行止,他對佛列民(Milton Friedman)是推崇備至的,但也提到他雖在愛沙尼亞經濟改革上非常成功,但在智利改革上失了手(註:原文見「理論無懈可擊效果因地而異」,2006年11月27日信報)

:從而可見經濟學不是科學了!美國人在羅沙拉摩斯實驗室用鈾製造原子彈成功後,只要你以同一條件、同一方法,在非洲亞洲甚至外太空只要鈾純度足夠、超過臨界質量等等條件符合便一定會爆,可不會拿同一類型的原子彈在日本土地上便大爆特爆,移到另一國家卻會變成啞彈!佛列民在眾多經濟學獎得主中為翹楚尚且沒有絕對把握,其餘的可想而知了。好不容易才有一個對人類福祉有貢獻的經濟學家尤老師(Muhammad Yunus),但拿的可卻是和平獎!

:但放下經濟學獎不論,五個如假包換的真正的諾貝爾獎總不會如此吧?

:文學與和平獎爭議比較大,尤其政治色彩比較濃厚,例如前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令西方不費一兵一卒消亡了最大敵人,在西方人眼中自然是和平使者,但在俄國人眼中他卻是全民族史上最大的賣國賊!有如汪精衛一樣,日本人自然不會吝嗇為他戴上榮譽的桂冠,但在中國人而言卻是不折不扣的漢奸。

:哈哈,但其餘三個科學獎又如何?

:雖然一如THES所用的幾個排名因素一樣不少人批評諾貝爾科學獎對美國以至西方有點偏心,但得主大多數都是實至名歸,當然亦有幾位爭議性比較大,例如1974年物理學獎便是被視為一大污點:簡而言之,當時Jocelyn Bell在Antony Hewish指導下進行研究,但全因前者對射電望遠鏡上異常資料產生好奇,進一步深究下發現了脈衝星,但諾貝爾獎委員會卻將榮耀給予Antony Hewish。雖然Jocelyn Bell對此非常有風度而將功勞歸於Antony Hewish,Antony Hewish亦老實不客氣將獎項據為己有,但卻惹來不少科學家非議,例如Hewish辯稱他是term leader,Bell當時為他指導下的成員,但Thomas Gold反譏:"Did Hewish first recognize that the signals were of a sidereal nature — coming from a source that rises and sets each day with the stars rather than the sun — or was it Miss Bell?(If so)She deserves a major share of the honor, that realization would have been the first firm indication that the signals were coming from beyond the solar system and represented the true moment of discovery";至於有說Hewish設計了Bell所使用的射電望遠鏡所以值得獲獎則更有趣了!以如此理由可說得通等於若有人以光學望遠鏡發現了什麼,伽利略卻在地下突然跳上來獲獎!像Thomas Gold般客氣一點的認為至少Bell也值得分享部份榮譽,其中最激烈的可算是Sir Fred Hoyle,直言那簡直是科學界的醜聞(Yes, I think it was a scientific scandal of major proportions)!當然諾貝爾獎委員會是出了名黑箱作業的,跟香港政府一樣對外間批評來個聽而不聞,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誰知三年後Joseph H. Taylor出版Pulsars一書時,在第一頁跟諾獎委員會大唱反調:“To Jocelyn Bell, without whose perceptiveness and persistence we might not yet have had the pleasure of studying pulsars”,完全不將委員會的決定放在眼內!

:權威亦有失手時!

:說了這許久,我可不是想找名牌的碴以示高明。坦白說大多數諾貝爾獎得主都是實至名歸的,但我們要認清我們要尊敬的是得獎者成就本身,感激該成就為人類福祉帶來的貢獻,這才是諾貝爾獎的精神,而不是對那塊獎牌頂禮膜拜,所以林行止對佛列民的態度對極了:欣賞他的學說,推崇他的成就,但亦客觀面對他的不足而不被佛列民的光茫照射下對瑕疵視而不見。再進一步說,我們推崇諾貝爾獎亦應大約知道得獎人因何了得,若你跟得獎者說如何佩服他、得了諾貝爾獎是如何了不起,但說了半天也說不出究竟他為何而得獎,肯定能將對方氣得反白眼!而完全不深究得獎原因,單以得獎數目而計分的所謂排行榜便正正是將名牌視為一切的幼稚行為!
(待續)

註:此乃《西線無戰事》式文體:未必有其人,但內容全是事實。

3 comments:

  1. 柯秩小師妹6/23/2007 09:47:00 AM

    好多學者都喜歡係自己個象牙塔內鑽研,仲以為悟出什麼大道理來.........其實從未貧窮過又點知真正貧窮嘅苦, 飢饉三十又點會真正體會到日日都肚餓嘅日子係點過........

    ReplyDelete
  2. e+ 咁鍾意講管理, 要管理就要 control
    要 control 就要 measure

    但世界上咁多種才能/知識, 冇人可以萬能地 measure 晒所有野 (亦冇咁o既時間)
    所以就要將呢個動作 outsource 晒出去, 變成一堆指數

    方法傳開去, 大家就變成只睇指數做人
    即使同行亦用指數去評價對方

    但所謂o既指數並唔係數字上o既準確計算, 而係包含不同詮釋方法o既 result
    結果最終得益者就係 "識得玩指數o既人", 美國人就係呢方面o既表表者

    "玩指數", 從學術角度不可取
    但要扭轉呢個玩法, 亦非易事呢

    ReplyDelete
  3. 警告:如果你是讀經濟而又沒有幽默感的話
    請勿閱讀本文

    經濟學家的燈泡笑話

    問: 請問要多少個經濟學家才能把一個壞了的燈泡更換?
    答: 八個。一個把燈泡裝上,其它的人負責保持的東西(條件)不變。

    問: 請問要多少個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家才能把一個壞了的燈泡更換?
    答: 一個也不用。要是燈泡壞了,市場機制自然會把它更換。

    問: 請問要多少個新古典學派的經濟學家才能把一個壞了的燈泡更換?
    答: 那就要看當時的工資如何。

    問: 請問要多少個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才能把一個壞了的燈泡更換?
    答: 愈多愈好。因為這樣便可增加就業、刺激消費,令總需求曲線向左移。

    問: 請問要多少個馬克斯主義的經濟學家才能把一個壞了的燈泡更換?
    答: 一個也不用。因為那壞了的燈泡已蘊藏著革命的種籽。

    附加問題

    問: 請問上帝為何創造經濟學家?
    答: 因為有經濟學家的話,天氣預測便顯得準確得多了!


    Source : http://www.shueyanecon.com/f-economists_jokes.html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