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0, 2007

溥儀《我的前半生.加料版》(一)

以前寫過一篇《生仔要考牌?》,歌頌下一代在良好的家教下兒童往往成為公眾場所「萬眾矚目」、「受人注意」的目標。想不到曹仁超今日(2007年7月10日,《36億人口走向小康》)提到的消息更令人振奮:中國小孩已「名揚四海」,令已表演二百多場演唱會的法國巴黎國立音樂學院布斯教授因吃不消台下觀眾在演奏期間的「熱情」而首次中止表演!反正正想寫寫近來讀到的溥儀《我的前半生.加料版》(2006年出版的大幅加料版,比原版似乎連貫多了),正好兩單作一單。


老曹提到那南京的故事並非什麼新解玩意,在香港的餐廳酒樓、戲院車廂也是日日上映:當布斯在台上表演鋼琴時,台下傳來陣陣響亮的小孩追逐聲、手提響號聲、師奶閒聊聲...令布斯自己也聽不到自己在彈什麼,在不習慣南京藝術學院這先進的立體聲設備下中止表演,亦令中國小孩在世界藝術界聲名大噪。

當然,還不及幾日前另一篇(亦是信不信由你報,7月5日愷蒂的《上海通訊》):

「飯桌上一圈人圍坐,水晶蝦仁上來,一個六歲的小女孩站起來把盤子迅速轉到自己面前,伸出勺子往碗裏舀,一勺,兩勺,三勺,四勺,盤子裏的蝦仁眼看著減少,只剩下一半,她媽媽若無其事,絲毫沒有阻止她的意向,等到她第五次伸出勺子時,我發話了:小朋友,還有很多其他的菜,把蝦仁留一點給別人吃好麼?她一怔,手停在半空中,與我對視了幾秒鐘,小腦袋中肯定在尋思著手裏的勺子該往前走還是往後撤。她媽媽這才拍拍她的手,拉她坐下,說:寶寶,先把碗裏的吃完吧。然後看看在坐的各位,她是文化名人,慣常在電視機上出現的臉,著名的微笑:我女兒胃口好,就喜歡海鮮,水晶蝦仁是她最愛吃的。我驚訝她沒有道歉,她卻瞟一眼我,朋友的朋友,初次見面,大家都客氣,但那眼光似乎在說,該道歉的應該是我而不是她女兒...」

記得當日吃飯時讀報幾乎被老愷的文章笑得嚥氣。下文她指現在的教育不但不是「西方」的「克己服禮」,而是「去爭」、「去搶」,處處以自己為中心,每每以老子為天下第一,倒與溥儀所寫他前半生所受的教育完全吻合。

既然三歲已被抱入宮,溥儀所接受的正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換的「小皇帝教育」:一方面一如愷蒂所言,處處以自己為中心,完全不理會別人感受;另一方面被溫室重重保護下謀生技能甚至常識近乎欠奉。

以大清未亡時,唯我獨尊的思想自然完全不會有一絲問題,但隨其地位每況愈下:「優待條件」下居紫禁城、肥佬張復辟、在天津當寓公、日本鬼子下的兒皇帝、階下囚以至園丁,不會與人相處可令他吃了一個又一個的虧。當然現今小皇帝若能永世不用與同事、上司、客戶、伙伴相處絕對不會有一丁點問題,否則愷蒂所提到的小朋友將來會有什麼下場可想而知。

對小皇帝過份照顧有什麼後果?據溥儀自己所言或許會令人以為是開玩笑:在紫禁城的生活令他不會自行穿衣、裝飯,即使人到中年(四十五歲)第一次被派至園地幫手除草時,一手拔下去立即惹來同事大叫:原來他仍不懂分花與草,一出手便辣手摧花。

究竟是危言聳聽還是客觀推斷,各為人父母可自行判斷。梁錦松說得好:「與其畀魚魚你食,不如教你捉魚魚(當然以當時的政治氣候而言如此言論只會令人反感,但冷靜想想卻是事實)」,父母的照顧有限,只有訓練待人接物,重覆,待人接物行先,並培養謀生技能才是永久。曾有人大言大慚說現今暴發戶可用基金確保二世祖不會無飯吃,嘿嘿...言者可是將現實看得太簡單了!基金這東西由來已久,但早在一戰後已證明世事是沒有永恆的:當年德國通漲高得恐怖,原本足夠子女寬裕生活、供書教學的基金在通漲一沖下只夠買麵包!

已故胡漢輝先生說得好:「能知三日事,富貴萬千年」,但又有誰能知三日事?預知未來已不可能,何人能確保小皇帝的未來?好的教養未必能確保豐衣足食,但至少能確保受人尊重。

12 comments:

  1. 齋大人,

    這篇令人感慨良多...

    ReplyDelete
  2. WOW~ it seems u re quite concern of edu, just out of curiosity, do you hav preference on edu? Such as being a teacher or educationist in the future?

    about your posted essay, my view is, it is always much easier to comment the faults of teaching children than learning to be responsible parents. No wonder now a day many couples dont want to bear this responsibility. (I am not trying to defend for that mother.)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the hardest issue is how to make a proper way in rearing a child.It seems there's no a proper rule even through many books in some ways sound convincing.

    Just sharing, ; )

    ReplyDelete
  3. Recently, I hav been thinking about the different edu style of west and Asia,it's always an interesting issue to compare both of them. And sometims i think will there be a third edu style that is so stylish.

    ReplyDelete
  4. 最好的教育便是身教, 當然大前提是有修養的父母才能以身作則, 為下一代做好榜樣。

    說起過份受保護, 我在街上常看見一些會行會跑的小孩(大約入讀幼稚園的年齡), 仍坐在嬰兒車上由父母推着逛街...心中不禁輕嘆, 現今的小孩真"幸福"。

    又聽說過很多小學六年生仍不懂自己穿鞋帶, 要女傭或父母代勞...未來的社會將由這一群在過份溺愛的教育中成長的下一代撐起, 單是想想便覺得可怕=.="""

    難道父母們已忘了經一事, 長一智, 没有痛過, 那會成長的道理?

    ReplyDelete
  5. 成功的教育無不是軟硬兼施
    「先守規,再學禮」,倘若家規不嚴,哪來乖乖坐著聽道理的小孩?

    但要有規,就必須有人負責管
    這個「管」字便是難題所在

    事實上,真正不願管的父母不多
    因為孩子丟的始終是父母的面子,在朋友面前當然可以坐視不理
    但當遇著跟老闆共膳此等交際場合又怎能容許呢?

    管還是會管,只是「因時制宜」
    孩子變得看風駛利,但至少也是懂得生存的「世界仔/女」

    但不能管的父母卻比比皆是

    父母為工作日夜在外,誰管?
    傭人身份低下,哪有權管?不是己出,哪有心管?
    九代單傳,祖宗十八代下了保護令,誰敢管?
    資訊發達,孩子日日接收,即使拔掉電源,學校同學亦會講,怎麼管?
    社會保護兒童,不能打不能罵,家規不能定,又怎麼管?

    既然自己管不到,只好將責任推到學校頭上
    學校來群體教育,追趕成績已忙得夠,哪來閒情逸致教處世

    皮球拋來拋去,最終不了了之
    「管」不好,大道理不會聽,麻煩事不去理
    造就十多歲仍不懂穿鞋帶的「孩子」

    ----------------
    做人父母甚艱難
    倘若自問管教不來,莫說三個,一個也不要生

    ReplyDelete
  6. 其實紫色 highlight 0個段個小霸王同溥儀,同中有異,只不過殊途同歸。

    如果片面咁用阿松個標準,其實0個位小霸王未必做錯 - 自己捉魚嘛,可能佢會諗,自己郁手0羅,郁手就有得食,出多幾下手就食多幾隻,你唔同我搶就你0既事;溥儀0個隻,係直頭畀個金鍾罩包住,根本就唔會出手搶 - 0的0野全部都係佢0既,郁都唔使郁。

    其實小霸王同溥儀,相同0既都係「唯我獨尊」;但唔同0既係溥儀係個腦度根本冇「其他人」,而小霸王就未必唔知有「其他人」,只不過係當其他人死0既。兩者之間,有一線之差。

    出到社會,死先0既實係溥儀 - 乜都唔識盲中中,響馬路口已經畀車撞死;反而小霸王呢0的,難聽0個句,仲可能 "considerably successful"。之前睇老人閣下寫大學排名,講到經濟學0個兩 part,其中一段外國引文同埋林行止都提到,0的「你死你事」(laissez-faire)經濟佬成日片面利用達爾文0既進化論,大搞叢林式弱肉強食。阿松0既捉魚、小霸王0既夾蝦,走到極端又何嘗唔係叢林式弱肉強食?時下華人社會唔少人都係信奉呢套,當中都唔知包括幾多社會賢達。「你唔食人人食你」,幾大都食咗先再講;唔好彩撞正 「強中自有強中手」,畀人整返轉頭0既話,到時先再算。

    所以呢,0的小霸王同人搶食,由得佢撞板...最好就係撞著有人條氣唔順兜口兜面爆佢,然後成碟0野連埋佢隻碗0個0的一併拎走唔畀佢食 - 上返一堂「共產革命之原因」,睇佢死未?

    Inconsiderate 0既人,講佢又唔聽,唯有係用「血」的教訓睇下點;如果唔好彩好似中國發展0既歷史咁,教0左仲自私自利過以前,咁就唯有講句「阿彌陀佛」,大家拎工具捉魚,落大海同佢死過,自求多福喇...

    ReplyDelete
  7. "搶吃"這些情景在朋友間真的屢見不鮮.
    酒樓飲茶時要獨吃一籠蝦餃.
    不論是住公屋或是半山的朋友,
    都一樣過份寵愛..寧願自己累得賊死:
    例子一:
    朋友在上班. 公司在屋企樓下.電梯可直達.
    突然收到電話,阿仔剛吃床,未吃早餐.
    毋親立即放下工作,飛奔往麥當當買早餐送上樓俾阿仔吃...阿仔己經20歲-智力正常-無殘疾....我只有講...oh my god!!!
    我覺得他們誤解了'愛'同'寵'的分別

    ReplyDelete
  8. 我會盡力去教, 但小朋友週圍的同學/朋友假如是此類小霸王則難保她不會有樣學樣...既然如此是不是真的要連小朋友與什麼人交友都要管埋? 似乎又太專制, 真係好多嘢要諗...

    ReplyDelete
  9. 柯秩小師妹7/11/2007 10:21:00 PM

    小妹有個朋友是做私人補習老師的, 他的其中一個學生智力正常亦無殘缺, 但十幾歲人還要傭人餵食飯.
    有些做父母的可能要為口奔馳而沒有時間陪伴同管教子女, 他們往往覺得要給小孩子最好的作為補償, 但其實這樣真的對小孩子好嗎? 過份的縱容反而會令他們不懂得長大. 最後亦只是害了他們.

    ReplyDelete
  10. 梁錦松的捉魚論就是叢林定律?如果我沒記錯,某慈善機構也好像有個廣告,海報上是一名非洲兒童,因為有人教她捉魚而受惠……

    同一個道理,我在小學都聽過了。

    ReplyDelete
  11. 學霖兄: 客氣了,寫兩眼所見而已。

    兩位anonymous老兄: 品行教育是難,但卻是必須;若不會教,極端一點說請不要生(跟政府唱反調)。

    leo兄、alydar78兄: 所以那是父母價值觀的問題了!

    文員a先生: 令人想起柏陽先生名言:「看得有令人揍人的衝動!」,難聽一點說,其老媽年老在床時兩母子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輪兄: 一個老掉牙的故事:一強盜臨腦袋搬家時,說要跟哭得淒慘的老媽說幾句,當揍近時一口咬下了老媽的耳朵。當旁大大罵死到臨頭何以仍如此忤逆,他答:「就是因為小時間我偷東西她知道也不罵我才有今日!」,放縱不是愛而是害。

    darcy老兄: 這沒什麼相干,例如小平同志的黑貓白貓論與大家一般認為不同,原不是用於改革開放而是討論如果為糧食增產,只是在改革開放時才為人熟悉,我們取的是其意義。

    ReplyDelete
  12. 若兄呢篇文真係句句到肉, 我睇完之後就開始反省自己係咪都係一個自我中心既人... 又諗返起以前, 食飯同fd 搶野食(而家都係), 同埋好多野都係以自己既感受行先, 好多時都唔係咁理人地...

    我而家真係要檢討下自己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