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1, 2007

溥儀《我的前半生.加料版》(二)

真是有點出乎意料,想不到以為是悶蛋題目卻引來遠比平時熱烈的回應。既然如此不妨多說兩句,順道亦算是對上一帖留言朋友的回覆。


不懂與人相處有啥問題?不敢說世事沒有例外,但世上百份之九十九點九九九情況下,即使你能力通天,人緣差者亦不易成功。張立說得最具體:你能力雖強,但若惹來極大的阻力(反對者),前進速度往往比不上能力只有你一半卻無太大阻力的人。說俗一點,一個好漢也要三個幫。樹敵太多,即使是才華洋溢、號稱香港大學百年來英俊第一的某教授最後亦被人逼得吃不了的兜著走。更何況今日的二世祖在「小皇帝訓練」下,即使擠入什麼名校也不見得能稱得上「能力強」。

說回溥儀的《我的前半生.加料版》,其中一半以上篇幅是關於其被馮玉祥趕出紫禁城前,在身邊老臣教導下一直以復辟為人生目標,加上老臣們對袁大頭有特別感情(如每每說起辛亥被逼退位,他老媽仍只會說「都是孫文不好!」)除著名的肥佬張復辟外,溥儀提到幾乎曾想收買大部份軍閥如張作霖、吳佩孚等,當然最大篇幅還是日本鬼子。早在東北搞滿州國前,溥儀已在天津日租界作了七年日本領事座上客。

當然與殘暴已極的日本鬼子勾結怎看也是國賊(有人說溥儀不是漢人是否應稱漢奸確是一個好問題:若乾隆出身陳家的民間傳說是真,溥儀亦有可能是漢人。現在醇王府仍有後人在,不知可否用DNA解答這問題?),關於日軍侵華的殘暴,在此也不再累贅,《我的前半生.加料版》特別處卻是描寫溥儀被收買的心路歷程。

事後說日本鬼子扶植溥儀純粹是利用當然不難,但為何當事人完全不覺?最簡單的說法是「利令智昏」。當然溥儀的人生經歷不足,但身邊一班老臣卻難用「無知」作藉口(當然其時的官員對國際知識極度匱乏倒是真的)。縱觀當時各方勢力,對溥儀可說是一推一拉:「共和」既為亡清的「元凶」,與黎元洪關係當然好不到那裡;其後先被馮玉祥趕出紫禁城,後被孫殿英這大賊挖掉祖墳(雖然後來孫殿英與蔣介石反臉,但當時盛傳清室向蔣投訴時孫殿英以陪葬物送予蔣而脫身,詳見《乾隆慈禧墳墓被盜紀實》),自然對這方沒啥好感。溥儀亦明言老蔣只有在他將前往東北前一刻才聯絡說什麼恢復優待條件、給予大把銀子,多年來不聞不問,不難想像老蔣在溥儀眼中形象如何;另一方面在天津七年招待、甜言蜜語下以為日本鬼子是好人絕不為奇,畢竟大賊露出真面目前往往也是頗斯文的。

當然不是想為溥儀開脫,助紂為無論從那一角度看總是混蛋。但老頭究竟想說什麼?

其一時當慾望熏心時往往下的決定都是錯,書中曾說不少謀臣都提議先借日本鬼子復位,慢慢建立個人勢力後再自立門戶,這又往往犯了另一不少人的通病:過份高估自己的能力;

其二是一句老說話:想誰作你的敵人,誰便一定會成為你的敵人。柏楊說得好:不少人往往低估別人發窮惡的決心,只會輕視地說一句「佢敢?」,於是乎,溥儀就「敢」畀老蔣歎;

其三可見不知人心險惡絕對會令人有送命的可能,以日本鬼子對溥儀的態度正正應了一句老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中國史上最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李宗吾的曠世奇著《厚黑學》不可不讀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