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2, 2007

溥儀《我的前半生.加料版》(三)

不少人說過,若想找尋成功的門匙而讀名人傳記是浪費時間,一則往往最關鍵的原因是「唔見得光」,其次成功與否往往取決天命,要模仿也模仿不來。當然,若以名人為目標,多看也是有益的。


溥儀的人生當然稱不上「成功」,但在《我的前半生.加料版》上除看到有關嬌生慣養的「小皇帝」謀生技能如何低、待人接物不成熟外,亦可看到另一相當有趣的地方:看到人甚至是自己的劣根性。尤其有關「自白」、「認罪」一段更令老頭忍俊不禁。老頭年輕時都是一頑童,對此可真是體驗極深。

當被人要求「自我反省」、「直書己錯」時一定是吞吞吐吐、發覺有被人捉了的痛腳第一反應一定是「對方知道了多少?」、「對方想如何?」,最有趣的一幕是經蘇聯五年拘留後,他手上最珍貴、最精挑細選的珠寶都藏在一黑色手提箱夾層內。一日他認為「最親信」的侄子問他:

「我們都是有罪的,一切都應當向政府坦白。我從前給您藏在黑皮箱裡的東西,您坦白了沒有?自己主動交待,政府一定寬大不究…」

除第一部外,簡直跟一般人東窗事發的心理完全沒有兩樣:

1) 對方知道了多少(這一步不適用,因溥儀知道其侄完全知道)?
2) 認好?唔認好?認多少?
3) 佢個衰仔出賣我!!!

掩開帝重君權神授的面紗,也是與凡人無異,甚至如他自己所說,若說真技能連普通人也遠遠不如。難怪他對這層面紗如此執著:在日本鬼子引誘到東北前堅持稱「皇帝」而不願名「執政」、登基大典堅持要穿龍袍。若脫去這層表象,可完全是一個凡人。一如一代大文豪柏楊先生所說一樣,所謂君權神授只是「亂做春夢」而已。

話說回來,溥儀對所謂「最親信」的子侄如何親切?他自己亦言,自小受的教育是儒家那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雖然口上有說說幾句什麼民貴君輕,但卻以多出多倍的篇幅叫臣民安份守己、作王「子民」。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是溥儀與其弟溥杰遊玩時(註:當時清室已亡,溥儀以「優待條件」居紫禁城而已),被他看到後者衣底一片黃色,立即大喝:

「溥杰,這是什麼顏色,你也能使?」
「這,這是杏黃的吧?」
「瞎說!這不是明黃嗎?」
「喳,喳…」
「這是明黃,不該你使的!」
「喳!」


這可已不是親情,而是被地位扭曲了的關係。當然溥杰已算是較「幸福」的一個,其他「子民」尤其侄子經常上演的節目是圍成一圈、互相掌摑;尤其在滿州國年代他愈受日本鬼子的氣,回家後在子侄身上發泄得愈凶;既在手瓜起展的強權前受氣,便找更弱小的欺負。

除似現在被政府罵得最凶的家庭暴力惡丈夫外,若非溥儀自言五十歲才學算術,單單這項特質可有潛質開Audit Firm...

1 comment:

  1. 唉...溥儀到死前仍忘不了, 放不下帝皇的身份, 一個不懂變通而又缺乏能力的人可會累及街坊。

    無能者無權倒還好, 有權的話只會令大眾受罪=.=""
    希望某些政府官員反省自己有冇能力...

    btw, 我小時候雖非頑童, 但當做錯事東窗事發時可會坦白承認, 可不會死雞撐飯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