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看到今日生果日報報導老鼠樂園業績如何大劑,想起老頭初入大學時,曾「力排眾議」認為引入老鼠樂園無助香港經濟,令不少期待老鼠公園帶來大量旅遊業職位的同學對老頭乾瞠眼。這可不是馬後炮,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某位行將退休的教授可作證當時老頭的立場,而且在樣貌號稱港大百年史上第一的張五常來新亞雙週會時(當時已自港大「離職」),老頭也曾發言詢問,相信新亞辦公室亦有紀錄(問題見下文)。現在回首,可說是中一半不中一半。


說起來,老頭的論點可說是簡單之至:需求定律而已!這半經濟半心理(當商學院抄襲一麟半爪後便會被稱為市場學/組織行為學)的問題兩句便可說完:誰是香港旅客?他們愛老鼠乎?

以大花筒局資料而言,香港主要旅客不外美、歐、日、中四處(東南亞等無論人數還是消費相對四者可說是微不足道),這是問題一。

重點來了:問題二是,這班主要遊客會否專程來港看老鼠?再不客氣一點說,就算一隻美國鬼/歐洲鬼/日本鬼子因商務還是度假來港,會否無聊得專程參觀祖家大三倍甚至數十倍的老鼠樂園?若一廂情願以為美國鬼/歐洲鬼/日本鬼子會有如此興緻,只能冠以「白痴」的尊稱。

唯一老頭當年算不到的是內地旅客。在新亞雙週會上老頭問曰只要雙程證猶在,老鼠樂園再吸引亦無助增加旅客人數,張五常答曰:「我都提議內地批One Day Pass,令內地人不限人數從廣東入境直接睇老鼠然後走人可也!」。張五常的見識可是了不起:老頭只是製造問題,他老兄一句便將問題解決!唯一誤差是想不到不久特區綜合症爆發,進而推出比張五常構思更進一步的自由行!

嚴格而言老頭還有另一錯判:以為海馬公園會被老鼠咬傷,即使老鼠有啥業績也只能落得「零和遊戲」,可想不到的是海馬在老盛手中居然能大放異彩,反而騎著熊貓將老鼠打得面青鼻腫!

但無論算漏自由行還是鐵臂海馬,老鼠樂園為香港人帶來頭痛多於歡樂的結論似已塵埃落定。除最多人批評當日與老鼠公司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外(在私人市場簽這般條約鐵定被炒),老鼠樂園不過又是大花筒局甚至整個香港政府旅遊政策的一經典例子而已:拆卸地方特色絕不手軟,東施效顰不違餘力。學習他人優點加上自己特色是了不起,抄得似驢不似馬只是白痴。

(當然,最搞笑的例子是先拆五彩繽紛的真正大笪地,再而興建一個同名假狗賣大路商品。)

3 comments:

  1. 我對於海馬公園並未被老鼠咬傷這一課題, 很有興趣。

    雖說老外對比袓家細少三倍的老鼠樂園沒大興趣是正常, 但袓國的祟洋心態並未為樂園帶來可觀的人數, 卻感到有點差異。海馬公園到底有何吸引力能敵我國祖傳百多年根深蒂固的祟洋心態? 在四川臥龍國寶繁育區或中國其他地區也能看到大熊貓; 至於機動遊戲, 也不是每位自由人能有心有力玩得起的, 故此不應是吸引力的重點吧;那只餘下海洋生物及海洋劇場才是吸引內地自由人的重點因素。

    ReplyDelete
  2. supery:
    老鼠跟海馬從國內同胞手上撈的根本就不多吧。同胞們的錢都去了金飾鑽石名牌處,老鼠跟海馬都只能賺門票,利潤最高的精品手信甚少人問津。

    上回算作打平,但海馬撈的本地錢卻多得很,隨著經濟復甦,諸如 Halloween 的特備收費節目跑贏九條街,歐美客路更不用多說,早有報導為數不少為了熊貓而再次到訪的大小鬼頭。

    加上各媒體興風作浪,將老鼠踩進坑裡,無論真正自由行,還是內地旅行團都傾向海馬,哪有不成之理?

    老鼠差是理所當然,海馬卻因而壯大了聲勢,政府當年花的錢,丟的地,倒不如用來直接養海馬好了。

    ReplyDelete
  3. 其實老鼠之錯,是在老鼠剛開幕時之強硬態度.令到得罪了香港的傳媒,令其負面新聞不絕.增加香港人對老鼠負面感覺,減小入場人數.
    而小弟不止一次聽到國內的朋友說:香港人都唔去的地方我當然不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