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6, 2007

這是你的麼?

在香港討論區跟一位小朋友說起有「四大不要臉之首」稱譽的郭沫若。既能得此雅號其為人可想而知(有說這對郭沫若實在是委屈了,論功業馮友蘭、魏建功、林庚這三大不要臉可跟他相差甚遠)。在政治上如何不要臉只要用互聯網搜尋器不難找出上萬故事,若在此轉述只怕非十萬八萬字能說出一個大概,所以只說一個半政治半學術的小故事吧!


郭沫若向以史學家自居(雖然不熟政治或近代史的讀史朋友可能對這位「學者」非常陌生),對盜墓有強烈的情意結,首先遭其毒手的便是今日旅遊景點明十三陵。1955年,以郭沫若為首一班「孫殿英同志團」提交《關於發掘明長陵的請示報告》,但明成祖福氣不薄,到盜墓團動手時卻將目標轉移的萬曆的定陵。

結果定陵下場如何?首先大家要清楚一點:古墓雖古,但假如密氣功夫做得好,文物即使保留上千年亦可以不變。當日兵馬俑剛被誤打誤撞闖入時,陶俑身上並非如明信片上所見一片「土色」而是色彩繽紛,然而一經外間空氣接觸,這種色彩卻立即快速脫落,以分鐘計的短時間後立即變成現今所見色彩盡失的模樣。除塗料所制的陶俑、壁畫外,衣服甚至其他質料的文物於古蹟被打開時亦面對同樣問題。

相對於陪葬品,另一令人頭癢的題目當然是墓主的咸魚。有云咸魚也會說故事,專家們從咸魚上可以解讀到墓主的健康以至生活習慣,其價值絕不下於其他陪葬的金銀珠寶。然而萬曆的咸魚被郭沫若爆格後不但沒有被好好保存,在後來「民主發展到極致」時更被焚毀。今日到北京遊所見的所謂明定陵其實只是一座近乎空墓,主要的部份早已灰飛煙滅。

當然後來的「民主進程」是無人能預料得到,但受了多次文物「高速氧化」的教訓,無論是對古物愛惜也好,還是對墓主尊重不欲打擾其清靜也好,若知破墓的後果是令文物毀滅,即使好奇心再盛總不會再有打開看過究竟的念頭了吧?

然而,既能當上「四大不要臉之首」,郭沫若自是異於常人。在親手破壞定陵後,當然繼續對長陵打主意,但最著名的還是其多年「研究」課題武則天的乾陵。

傳說王羲之的《蘭亭集序》被唐太宗帶入昭陵地下,但當昭陵在五代時被孫殿英、郭沫若的老前輩爆格時,倒沒聽過能找到《蘭亭集序》,於是不少人懷疑《蘭亭集序》藏於另一大陵:武則天的乾陵中。

當乾陵位置被確定後,郭沫若立即兩眼放光,興沖沖到周恩來處推銷其盜墓計劃。雖然理由說得冠冕堂皇,但據不如其身邊人士如北京大學考古學教授王迅說,大盜墓賊多番表示其只是想在自己跟馬克思同志團聚前親眼見見《蘭亭集序》真跡。幸而周恩來頭腦清晰得很,沒有聽信這不要臉界的大老纔言而鑄成大錯。

文物古蹟乃全人類所有,即使法律上可能容許私人行使擁有權,又或發展計劃落於主管官員手上,但擁有權持有人可沒破壞文物的權利!當然若說氧化速度之快紙張可說是首當其衝,但這位盜墓賊為自己幾分鐘的痛快而甘令文物瑰寶立即毀滅,這算是屁學者所為?

少少題外話,台灣東森新聞說《蘭亭集序》真跡可能早已出土,倒有點好奇這是真是假:

http://www.ettoday.com/2007/10/12/91-2171055.htm

3 comments:

  1. 不過, 尚若陪葬品長埋地下也太可惜了吧, 如果考古學者們能解決文物「高速氧化」的問題, 能令它們在良好的保護的大前題下展現於當代人, 也不失為一美事, 總好過給歷代的帝王帝后獨佔收藏。(不禁搖頭呢)

    很想看看很多已失傳的名家真跡與及古玩精品...這些前人的智慧。

    btw, 前些年到北京的定陵參觀...說真的感到很失望, 詳細的墓穴的結構解說欠奉, 陪葬品也只有半個廳子大, 實在少得很, 想必很多精品被前人盜了吧=.="

    ReplyDelete
  2. 我都唔反對打開古墓,只係祖國技術九流,不值一題....
    講到郭沫若,曾經睇過呢條無腰骨既寒酸文棍一首文革時期歌誦毛老大既詩,頂你個肺,夏日炎炎都有一股寒氣攻心.叫佢做不要臉,真係俾面.呢條文棍舔癰吮痔既能力,特區小賊劉肛華拍馬都追唔上.

    ReplyDelete
  3. 除了民革時期無腰骨,仲有"對朋友無信,對愛情不忠,對子女不愛,對家庭冷酷無情"!!

    郭沫若的人格問題: http://news.163.com/07/0403/08/3B52FDE800011244.html

    有人幫佢撐: 這樣評價郭沫若太不公平 ——《郭沫若的人格問題》讀後 by (董漢傑),但理據軟弱無力,"...關於婚戀家庭子女問題。這類問題比較複雜,關鍵在於認識。例如1937年,郭老為了國家的抗日大局,為了整個中華民族的生存,“投筆請纓”而“別婦拋雛”是完全必要的、應該的,我們不能因此就認為他把安娜及孩子留在日本,是對家庭的背棄,是對兒女的不愛。至於他們的苦難和悲慘遭遇,只能去怪軍國主義,去怪日本法西斯..." 我'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