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當自己係客?

老頭的生活圈子以一班窮酸腐儒為伍。現今香港教育制度下不少學校均開設所謂「自資」(Self-Funded)課程,由副學位(HD/AD)到學士以至碩士甚至所謂博士都可以來過「自資」,教書的朋友中自然有不少須執教這類搵錢項目,老頭亦因此聽了不少苦水。香港討論區有小朋友非常自豪地說起他讀的「自資」課程沒有用了納稅人一分一毫,正好喚起老頭一個一直想找機會回應的問題。


在所謂「持續進修」、「資源增值」的魔咒下,一手交錢一手出offer的taught master在香港大行其道,但這也是所謂市場需求;更多爭議的卻是所謂副學位(HD/AD),報章總喜歡說什麼副學士制度非常失敗,只有兩成副學士學生能升讀UGC學位云云。當然當日推出副學士的主要目的只在壓低失業率,後來亦誤打誤撞符合了所謂六成人口升讀大專的「宏圖」,更麻煩的是當日吹捧副學位的官員有意無意誤導,將美帝國的社區學院(CC)說成入讀柏克萊(UC Berkeley)、舊金山加大(UCLA)等學府的不二法門,亦將CC吹成美帝國精英趨之若鶩的首選,說成不以CC省下頭兩年學費、直入四年制大學是浪費金錢的大笨蛋...後遺症是引來不少將政府當成誠實君子的小朋友在討論區詢問這「美帝國精英首選」的CC,亦令知道明搵人笨的美帝國傳統精英Sukiewa兄等氣得吹鬚突眼。

但撇開政治陰謀不論,副學士的確是一個「將入大學機會由0%提升至20%的機制」:別忘記入讀副學士的學生大多是在公開試失意、在舊有制度下對大學學位門都沒有的一群。現在為你們提供一個努力後可跟別人看齊的second chance,還有什麼好怨的?若真是如他們所願100%副學士可升讀UGC學位,香港各大大學收生可真是太寬鬆了一點!許冠文名言:「來這個世界時開檔褲都冇帶一條來,這世界欠了你什麼?」,幸福只有靠自己努力爭取(雖然努力完的確未必會成功),這個世界可沒久了任何人什麼,絕對沒有「奉旨」這回事。

回說「自資」問題,那回帖其實只是一個會計問題:

(「自資」課程學生沒有用過納稅人一分一毫)真係冇用過?

香港高等教育界有一個隨時畀審計署開刀既計時炸彈係,好多所謂"Self-Funded"學位究竟佔用左政府幾多資源。例如大家都係用同一個campus,supposed政府校園撥款係用來畀UGC學生用既,當"Self-Funded"用時有冇佔用到政府資源/納稅人一分一毫?又例如政府出錢請番來教UGC學生既教員,當佢地用來教"Self-Funded"課程時又點計(雖然有D有良心少少既學校會另外畀少少:真係非常少少津貼畀教"Self-Funded"課程既教師)?可能有人話多個人多雙筷,唔用都係晒,不過既然你要計就真係可以有排計。

唔好以為畀平均一年四、五萬學費就係「冇用過納稅人一分一毫」,政府政策講明大約資助學生約八成成本,即係一個UGC學生交四萬大元學費同時,總成本大約有20萬一年!讀"Self-Funded"課程既朋友請計計,你地畀既學費究竟有冇抽到納稅人水?

我向來支持畀多副學士一路作為second chance,亦唔會叫學校搞階級鬥爭將學生分成UGC vs Self Funded/AD vs Bachelor...而係唔該你地班"Self Funded"學生搞清楚,你地畀既錢名義上雖然叫"Self-Funded",實際上都有抽到納稅人油水,你地既身份係「學生」而唔係大晒既「客」!

8 comments:

  1. 家陣D學店大搞「優質標誌」...
    D友仔咪以為自己大晒囉...

    唔記得左邊份報紙邊篇野講過...
    一個band3學生俾個記者問對D學校老師有咩意見
    佢就話「唔好當D學生係客囉」

    我夠膽講,無一個AD/HD學生會答得咁應棍...最叻咪出左門口問候老師~

    ReplyDelete
  2. 你地畀既錢名義上雖然叫"Self-Funded",實際上都有抽到納稅人油水-->放心啦, 各大學既校外進修學院院方已經諗到解決辦法, 就係用「學生」既錢係各區起一幢幢富麗堂皇既校舍,正式同大學本部脫離, 唔會再造成資源爭奪亦"善用" "Self-Funded"既學費。 只不過, 個別既學店仍用大學本部既名氣招生/"客"實在誤導人, 而且佢地分得好清楚邊d係"客", 邊d係"學生"(大學本部), 係discuss聽過唔少某學店既"學生"去到大學本部受盡職員既白眼, 而令學生明到自己係咩身份!

    既然冇密切既關係, 學店何必以本部名氣招生?

    你地既身份係「學生」而唔係大晒既「客」!-->
    要令學生認識e個身份, 先要教導各職員分辨清楚。

    ReplyDelete
  3. 有個問題想請教老人:

    我同意老人所講,副學士的確為一班係傳統課程中奶哂野既同學另闢徯徑,比返啲outside chance佢地升上大學,咁起碼個社會無咁一元,唔係祇有讀到書考到試先升到大學。

    但大學開始想同副學士切割。正如supery所言,將副學士學生趕出本部campus。副學士係大專教育界既肥肉,唔爭唔得,但用上本部名銜則有損名氣。HKU都仲叫HKU SPACE,中大索性係武雷公咁遠既旺角起幢東華三院乜乜CC,實行徹底分割。老人不贊成這種手法嗎?

    ReplyDelete
  4. supery:二奶仔就二奶仔,我從來都以二奶仔自居,不過D CC campus一物三用(副學位,自費本科或以上課室,超短期文憑課室),分分鐘反而AD/HD先係佔便宜果位...

    余兄:小弟現為太空人,所謂分割都好難割...
    尤其係設施~例如圖書館...
    你唔用HKU果個真係幾百人爭一兩本書
    我唔藏身於港大圖書館返到去九龍灣座70年代公屋一定無位刨書...
    點解D輔導員叫大家睇下大學本部有咩設施可供使用?就係因為收左二百個學生,分割出來都唔夠用囉(P.S.HKU學生可以使用CC o既設施,你有card就得)

    ReplyDelete
  5. 小詩: 唔係爭奪資源既問題, 而係好討厭某學店既生意手法, 入學前以本部名氣招生, 入學後另一番面孔,講明各自為政。如果係分得咁清晰,一開始就同學生講明同本部係遠房親戚, 等學生自行決定啦...

    相反, 城大唔會將副學士分家, 佢地與學位學生用同一個campus,同一套portal system, 至少令學生覺得自已真係城大既學生, 而唔係學店既"客"!

    ReplyDelete
  6. 想問大大一個好白痴的問題,
    有冇人o係外國讀完個Accounting and Financial Management degree. 不過之後唔係做番accounting果行, 而係做finance果行?

    ReplyDelete
  7. 咁樣講, 我自己讀緊Accounting and Financial Management degree - specialize finance. 當初係因為喜歡讀acc而讀. 牌都未考(year2), 自問都唔係考試好叻的人. 亦冇諗過係咪要做acc果行. 睇完你寫的野, 講到acc的前途一片暗淡. 如果我係諗住做finance果行, 係咪應該轉去讀econ/finance, 而唔係acc/finance? 我想知一般讀acc的人有冇一種諗法就係"我讀得acc,我就梗係想做番acc果行, 唔通好似讀完醫, 做business果行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