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老屈定律

早幾日與narius老叔叔談起一個法律行內人人皆知、但一般市民可能不甚了了的問題:每當有什麼大奸大惡的被告受審,不難聽到經常叫人讀會計的三姑六婆曰:「某某大栗子肯定是壞人,連咁衰既被告都肯幫辯護,還不是包庇壞人?」,這可真是冤枉了那位大栗子(先此聲明,narius老叔叔雖然老得很,但這問題他老人家是清楚的,當日談內容的並不是他老人家不知這道理,而是談偉大的前律政司的偉大言論)。


若非情況極特殊,根據大栗子守則(The Bar Code)大栗子不可拒絕為人辯護:這可不是大栗子公會或該名大栗子有意包庇壞人,而是英國法制理念時寧縱毋枉:寧可放過一個十惡不赦的混球,也不願將一個無辜的投入監獄(另一實踐這理念的東東便是法援,雖然實際運作時有不少問題,但的確令荷包不豐的朋友增加了辯護的機會)。這大栗子守則可杜絕所謂社會審判引起的冤獄:即使人人相信他幹了,但法庭也不會剝削被告人獲得公平審訊、提出辯護的權利,所以若說辯方大栗子為壞人出庭是包庇罪惡實在是冤哉枉也!

當然,令混球開脫罪責,甚至在脫身後再出一本《假如是我幹的》(If I Did It)的確令人氣炸了胸膛,但當日設立這制度的先賢見識的確了不起:寧可讓這Did It的王八蛋法外逍遙,也要維護這制度的健全。或說當人人皆曰可殺時,這傢伙總不會好人得那裡吧?這可又未必。

近代史上曾有一件歷時十二年的大冤獄 - 屈里弗斯(下稱老屈)案,當受害人含冤受屈時的確其國內大多數人一度皆曰他可殺,若非左拉先生、克里曼梭幾位義薄雲天,枉死城中又會平添一冤魂。有關事情來龍去脈可參考一代大文豪柏楊先生的《鳳凰集》或下列連結,一則故事賓在太長、二則柏陽先生已寫得非常詳盡,老頭毋須再蛇足: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5836616

細心的朋友會留意到,在左拉先生受審後當時法國民眾亦被烏賊將軍們誤導,以為老屈的確是賣國賊。只要看過老屈所受的冤屈,能不同意「給一個公平審訊機會」、以及「司法獨立」(於政治、強權以外,老屈案則是受影響於烏賊將軍)的重要性?

少少題外話,老屈此案亦可得出一「老屈定律」:大凡政府處事出問題,為保自己面子不但不會改正,甚至要付上更大損失亦要死撐以往弊績(當然老屈案中的偽造文件更是離晒大譜),一如俗語所說為掩飾一個謊言而多說十個謊言、為掩飾一項弊績而多幹十項弊績。例如強積金已是問題叢生,可不會因問題多多而加以取消,只要左改右改愈改愈差,甚至連為免損害有關「投資機構」也搬出而成為理由(當然根據柏金遜定律,政府還有一說不出口的理由是一旦撤銷強積金將會有大量公營/半公營職位立即消失)。

所以,每當政府來過「試行」什麼惡政時可要立即將其消滅於萌芽狀態,一旦開始「試行」只會愈陷愈深,可不要祈望政府會來過認錯:亦是何以老頭一聽銷售稅便無有例外破口大罵。

2 comments:

  1. 寧枉毋縱,根本就係民粹.
    香港依家就係o甘.

    ReplyDelete
  2. 閱畢老屈案,真令人扼腕。

    尊嚴、權威,令幾多人為維護佢地而不惜一切,一錯再錯。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