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寂寂無名、遺臭萬年,去片定唔去片(To Be or Not To Be)?(上)

近來跟難看貓的男朋友Jxx Wxxx經常提到大漢奸汪精衛,說起其雖然人格不大高明,但確有真才實學,除鼎鼎大名既「引刀成一快」外,汪漢奸另有一首名作:


心宇將滅萬事休,天涯無處不怨尤;
縱有先輩嘗炎涼,諒無後人續春秋!

撇開其為人,汪漢奸的文才的確比不少文人還要高明不少。即使不成大漢奸,單以這文才亦足以令後人記得有這一號人物。當然要有汪漢奸的才氣不易,但桓溫曾有名言:「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留芳百世當然好,但在遺臭萬年與寂寂無名間兩者應作何取捨?

巧合的是在汪漢奸同一年代西方亦有一對才華與人格同樣有名的師徒:說起他們的成就可完全沒有人懷疑,但有趣的是厲害歸厲害,在他師徒倆的人格影響下崇拜他們的卻沒有多少個:所指便是量子力學大師海森堡(Werner Karl Heisenberg)與帝國氫彈之父泰勒(Edward Teller)師徒。這師徒倆似乎是電影、漫畫中的邪惡科學家原形:尤其泰勒無論外型還是為人都像到了極點。

即使未聽過193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海森堡的大名,行外人也許聽過他老兄的測不準定律(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當年德國科學獨步天下,能在德國科學界站於前列其地位可想而知。可惜的是,世人除記得海森堡是量子力學大師外,亦多聯想到他亦是一納粹走狗。

或曰:作為德國人,海森堡為納粹效力算不算「愛國」?若說是熱愛德國,便更應痛恨納粹!正正是納粹的暴行為德國人命、物質、文化、經濟、形象造成無可估計的浩劫,愈愛德國的便更愈應恨納粹入骨!

海森堡名字如此臭除因為身為納粹走狗外,亦擔當游說波耳教授(Niels Henrik David Bohr)教授同流合污的說客,即廣東俗語的「自己衰就好啦,仲要拖埋人地衰」!關於波耳教授的超凡地位、治學態度在老頭舊作《老頭世界教育巡禮:第五篇:丹麥及瑞士篇》中已有提及,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參閱費曼老兄的“Surely you are joking, Mr. Feynman”,這絕對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這一游說令波耳教授驚覺納粹想打他老人家主意,品行高潔的波教授當然不會與海森堡一樣卑下,立即從斯德哥爾摩乘飛機逃往英國,想不到這一逃亡過程相當滑稽:因要避過當時仍相當強大的德國空軍注意而要飛到極高空(打敗德國的根本是美國陸軍航空隊,英國飛機偷偷摸摸尚可,硬碰可是輸多贏少:初期不列顛之役英國空軍的自己頭上打損失仍比德國大,中期Fw-190A登場時英國的噴火V被打得哭爹叫娘,到最後所謂噴射機的流星在技術層面亦拍馬都比不上德國的Me-262,更莫說在非洲被馬賽勒殺傷愈百卻連毛打不中馬賽勒半點:若非蘇聯美國出手英國早就輸了!),但波教授卻不知怎地沒有戴上氧氣面罩而休克:官方說法(即佢自己)是因飛行時專注思考而忘記戴上,民間傳說卻是因波教授頭部奇大而戴不上!

以常理推斷相信即使波教授的確在沉思中,旁人眼見不妙自當將面罩一記笠上,故似乎民間傳說還比較可信一點。但過程雖然滑稽,戰後波耳教授無論成就、形象都真如費曼所說「跟上帝一樣偉大」;至於海森堡學術地方當然毋須質疑,但形象可就... (待續)

4 comments:

  1. 自古論人才無不以才德兼備為要。中國歷史多有奸惡奇才。秦檜文才橫溢,換來「人從宋後少名檜」;蔡京書法一絕,卻遭排擠出北宋書法四大家蘇黃米蔡之列,將蔡說成是蔡襄;汪精衛為賣國漢奸;郭沫若是毛賊走狗。得知鬼子都要以德論人,可見中外古今都要求才子都要有德行相稱。

    ReplyDelete
  2. 剛拜讀閣下一篇在 discuss.com 有關屈先生的留言, 實對法國的法律有所感慨, 幸好英國的法制跟法國的不一樣;

    再讀到閣下有關 汪精衛 為漢奸的留言, 以往曾有人提出 汪 的曲線求國理論, 其實, 今天我們對 汪 的指控, 又何嘗不受政治壓力而有所偏頗;

    ReplyDelete
  3. 「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乃桓溫所語而非祖逖。

    想桓溫一生英豪,卻因此言遭後人所非,真不知是求仁得仁,還是千古諷刺。

    ReplyDelete
  4. Anonymous兄: 謝,半夜寫文而無檢查,真大意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