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4, 2008

諸神的黃昏 – 香港會計師的末日

信不信由你,一年前多前(2006年12月12日)在此寫《會計師需求之謎》時,不少朋友認為即使香港市場飽和,還有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香港人赴內地執業將可令香港會計師收入長存,對香港會計師將會被內地同志徹底取代嗤之以鼻:


http://dodderer.blogspot.com/2006/12/blog-post_116585962628410440.html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963001

豈料只是短短一年多,認為香港會計師已走向末路的可不止老頭一個,還有一會計界老行尊、執業會計師馮培漳先生看來也嗅到了一點味道:

(轉載自其《把握得失進退》,2008年2月2日信不信由你報P.26。)

「聞說香港會計師公會與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有互認的趨勢,可能日後中國會計師會被認可簽發在港上市公司的審計報告,部分行內人頗有不知如何是好的擔憂。

筆者當然也不希望被人侵佔市場,但如果大家都知道且認同本行業確是人手嚴重短缺的話,多些人加入亦非壞事。而且我相信,互認的結果可能是促成內地的大型事務所與國際四大抗衡而已,好避免永遠由四大壟斷全市場也。事實上,若兩地市場仍是各顧各的無意相容,內地企業只要決定在內地上市而不在香港上市,則賬目便只須在內地審計,咱們香港會計師還不是一樣眼光光?」


更有趣的是,同文亦回應了不少年輕人拿著Recruitment Talk的公司簡介,指著各大會計師事務所「以人為本」一段,說老頭所言開工可達一星期130小時是騙人究竟是否屬實:

「司機叔叔回頭微笑招呼說:「收工啦?」對曰是。叔叔又說:「你都唔算夜啦。會計師重慘!」我問:「你點知?」

原來的士司機早有約定,每日凌晨三時在某大廈門前接送某四大事務所的同事下班回家。這就是本行的生態!只有年青力壯者能當之。年紀大了,縱不全退,也得敢於捨棄地半退,這是唯一的選擇。」


最後一段,所謂「專業」乎哉:

「可是說來容易,筆者毫不誇張地說,過去十年幾乎沒有真正放過假。桌上的工夫總是做不完,個案的限期總是迫在眉睫,沒有哪天不是超時工作,怎放假?

此事反映了行內一個理解差距的難題。社會人士給了我們面子,稱我們為專業人士;其實,我們只是卑微的「城市手工業者」罷了,得靠一個腦袋兩隻手勞心勞力搵兩餐。」


或問:若香港會計師玩完的日子將至可應如何?在此介紹一個北歐神話《諸神的黃昏》(Ragnarok):北歐主神Odin擁有預知能力,知道巨人族將會圍攻神殿,最後兩方同歸於盡,神殿毀滅、諸神賣咸鴨蛋!祂知道這場戰爭為何發生、亦知道戰爭結果,但完全沒有辦法阻止!當先兆一個接一個來臨,Odin亦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諸神的黃昏來臨…

(當然,身既已在神殿的自然應該跳船,但既未必神殿既又何苦主動前赴為Odin的咸鴨蛋叫賣?)

2 comments:

  1. 又係Chibus....

    其實要解决這個問題,似乎只能以兩個方法應對:

    其一是監管。如果今天馬上CICPA和HKICPA可以互認,那肯定很多國內事務可以搶到國企生意,但肯定令投資者信心大減。始終香港上市,大都只是為向海外投資者表示附合香港的上市要求,而又不成文地以四大的核數報告容易通過listing committee。而如果HKICPA是醒目的話,在監管互認的事務所及會計師上有嚴格規定,其實已可解决問題。

    其二是自身的增值。小弟任職的機構上任及現任的財務長都來自英國名校undergrad,CA,他們拿的都在百萬之上(現任更數百萬,然而也屬不甚了了)所以如自身的credentials夠,成功也變得比其他要做生意、實戰、打拼的來得更有把握。

    最後,你所引述的一段也承認了有會計師短缺的問題,始終有生意要經營就要會計,不論做數、核數、執粒都要會計。

    ReplyDelete
  2. 如果美國大蕭條..美國會計師的末日也不遠矣...>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