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8, 2008

諸神的黃昏 – 香港會計師的末日 (續)

不少人希望能預知未來,單看看每年求神問卜的開支便略知一二,但在哲學上預知能力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希臘神話中一女祭師開罪了阿波羅,阿波羅的報復方法非常奇特:令該女祭師擁有預知能力,但沒有人會相信!結果當女祭師初見海倫而大叫這女人會為特洛伊城招致災禍而無人相信、希臘艦隊開至預言特洛伊抵抗將會落敗亦沒有人相信、勸阻木馬入城更沒有人信,特洛伊之戰結果如何不言而喻。


(關於潘多拉的盒子亦然,潘多拉將最後一件東東鎖入盒子有兩說法:一為希望,另一則為預知能力,若世人皆對將來一切瞭如指掌,可還有奮鬥的動力?)

先知總是痛苦的:每當說到內地會計師投鞭斷流、香港會計師離末日不遠時,最常聽到的一句對白是:「香港會計師質素超凡、內地同行全無國際觀,想取代我們門都沒有」!

其實本文不單可用於會計師,套用在其他行業也有合適之處,只是對會計行業而言特別嚴重而已:本土會計需求早已飽和多年,無論會計師行還是私人公司,大至大笨象、觸電,中至名不經傳的上市公司,下至工廠甚至「幾人公司」,只要有點進取心的都不會以香港一市之地而止步,「內需」已是微不足道,加上所謂「會計行頭廣闊」說穿了都是會計轉會計:不是會計行轉Commercial便是Commercial轉Commercial,謀生技能非常有限,若無內地市場支撐早已爆煲,只要內地市場萎縮一點點已可令大量會計師轉而沿門托鉢。

說得遠了,還是說回正題:內地同行質素。無可否認內地會計師平均質素或許不及香港,加上內地大學師資也摧殘了不少英材(見「國內大學真係咁美好?」一文),但鬥平均可是沒什麼意思,當人望高處時(說白一點,爭取優差美缺、肥美客戶時),閣下的對手可不是內地質素平均的一群,而是「頂尖對頂尖」!

非常大的問題來了!中國人口13億,即使只要最好的1%已多達1,300萬人,幾乎是香港700萬人口的兩倍:但香港學生能勝過內地最優1%的又有多少?

相對於人數,更可怕的是趨勢:老頭機緣巧合,早在廿多年前(八十年代中)已有不少接觸內地的機會,就以最接近香港的深玔為例,廿多年前簡直是爛地一片,唯一比較整潔的便只有新都酒店,當年誰能料到今日深玔是如斯模樣?

當然,不少人提到硬件易求、軟件難追,內地員工水平今日跟香港還是差了一點點,但若是見過廿年前的內地人工作表現、再與今日一比較下,可真是笑不出來:短短廿年由差得嚇死人到今日平均已尚可接受,再過十年又是什麼模樣?發展職業不是單單追尋三五年的光輝,十年後行業衰敗時已是被定了型、欲走無從。當然無人能肯定有啥行業能幾十年不衰,但明知頂多能生存十年八載的還衝進去,其勇氣未免太大了。

說起廿年前往事,另一所見徵兆正正關於內地人的學習能力、進而過橋抽板(可不是批評內地人,只是想不到更合適的形容詞):當年不少被逼北上的香港人說是「食」便大皺眉頭,曾聽一大孖沙苦笑,到內地還是只有麥記最有信心!當然今日閣下到內地時要找令人拉肚子的食肆當然不是難事,但質素還凌駕香港大多數食肆的高檔餐館絕對不少!正是因為十多二十年前內地食肆大量向香港廚師挖角,三五七年後學了香港廚師的一套後,現在還有香港廚師被挖到北上的浪潮乎?十多年前的廚師挖角潮跟現在已近尾聲的延聘香港會計師北上又有何異?

記得曾跟一會計朋友提過此事,當時其反應是會計是一專業,專業便是了不起、非常值錢、人見人羨...基於禮貌當時可沒說什麼,但肚裡暗笑除一張沙紙外會計師有何比優勢廚師難被取代(更刻薄說,在法國、意大利一流大廚遠比會計師行合夥人更受人尊敬,當然名廚未必一定富有)?相對下要能在廚房獨領風騷不易,優良廚師藏招不授則時有所聞;至於會計嘛,不但拿著同一本IAS教科書在香港、內地以至阿比西尼亞讀沒啥分別,而且在四大會計師行可是出了名「三個月學會會計」的:即使完全未學過會計,只要閣下有大學學位、語言能力合格、面試表現良好,一旦被四大會計師行聘用後上課三個月便可獲承認等同會計主修生!

當然,只有三個月功夫說純熟自然不及花了三年光陰在會計學位的一班同事,要追上會計主修生的純熟(亦謹此而已)總要一點時日,但已可見「會計學位持有人」的不可取代性究竟高得到那裡。若說(尤其會計畢業生更喜歡對自己說)非主修會計出身不及會計系出品簡直不值一駁:不用又拉工程學位出身的香港會計師公會會長方中出來,單是問一句便已解答這問題:

「假如非會計主修生的三個月學習真的不及主修生,四大行為何會聘請過半非主修生,多年以來都不“修正”」?

雖然諸神覆滅不可避免,至少Odin早已認清諸神的黃昏總會來臨,但香港會計師的黃昏有點不同:雖然巨人族已攻到神殿、甚至已爬上城牆,但諸會計師仍夜夜笙歌、互相訴說著自己如何不可取代...

(似乎有一點不同:Odin知道末日將至而奮力備戰,結果總算能打成平手;將對方視作無物的,只會造就巨人族全面勝利。)

13 comments:

  1. 夜夜笙歌, 只不過是無能為力, 今朝有酒今朝醉矣...

    我是出來工作後才入『會計系』,先天『四大』無望, 只能一直做Commerical, 但也明白『四大』此舉合情合理, 何解呢?

    首先, 我們Commerical也是著重『Sense』大於『Knowledge』, 因為『Knowledge』可以學, 尤其較大的Commerical firm, 會計部可能二十, 甚至過百人,具『Knowledge』的人還缺嗎?

    反而學習態度與速度, 我們是較著重, 因為可以趕快為公司投入生產, 所以為何給Applicant的測試是 1,3,6,9,... 而不是dr 什麼, cr 什麼了。

    再說會計系出身同事, 有sense 的固然是好, 相信大家都見過不少本地會計本科的畢業同學, 做一些只有一間holding一間subsi 的consol 都可以錯, 那麼叫人怎信服『會計系』較其他有優勢?

    但有一點給香港同業可以平反, 便是國內會計同水平, 國內13億人, 能上大學的比率(任何途徑也好), 總比香港低, 而且如香港一樣, 國內的尖子, 也不會呆在做會計, 可能去了做精算, 銀行, 財經投資界等...

    尖子繼續當會計的, 其實未必很多, 在下便是一個反面的好例子, 就因我沒本事, 轉不了出去, 才會呆在當會計, 坦白講, 我有辦法, 也不想當會計, 老板們慣性當我們是後勤部門, 當會計怎麼強, 先天也趕不上當銷售的同事呢... 做尖子頭腦聰明, 相信一定明白這點...

    另外, 國內同事的思想教育暫時也很有問題, 當然我很相信在素質上, 大學生頂尖的1%, 香港應不及國內, 不知是否以前政治遺留下的影嚮, 國內的同事的確眼光比較短淺, 在城大食當內你很容易發現這一點, 城大有不少國內的研究生, 在飯堂爭位時的動作, 以及進餐時的舉動, 真是令人側目...

    投資者的信心也很重要, 我都接觸過不少外國老板, 不知是岐視我們國內同胞, 還是什麼原因(慘痛經驗?), 似乎他們對國內同事當管理層的信心不大...

    其實我相信數十年後, 香港與國內將會同化, 若停滯不前, 固步自封, 我這些會計老鬼到時絕對被淘汰, HKICPA 很可能被 CICPA 取代, 當然, 我相信數十年後考CICPA, 不會是填充題, 問你天字 149 號第幾頁是什麼吧... 我深信國內的教育會趨向較多西方的元素, 著重思考與創造多。

    ReplyDelete
  2. 若老兄,如果會計真係咁灰,點解仲有咁多學生/在職人士(包括小弟)要讀會計甚至投身會計界?
    老老實實,我讀會計只係為左自己CV多啲野姐....最頂籠都係做internal audit之類;對於真正投身會計界反而興趣缺缺
    究竟香港出左乜野問題??

    ReplyDelete
  3. 真正既專業,
    只限於其專業資格既頒授,
    有數量上既限制.....
    唔一定係quota,
    但成員增長幅度唔應該超過需求增長

    而供過於求既話就無可能係"專業"
    專業唔係術業有"專"攻,
    係唯我獨"尊",盡用monopoly power!

    而家會計行業毫無monopoly可言,
    四大都唔敢放軟手腳,
    咁會計從業員又有可能唔駛面對競爭?
    但係對於國內精英黎講,
    會計呢門highly-standardized既工作,
    又點會搞唔掂????
    係中國搵0.001%有會計sense既人
    真係咁難???
    13000人足以食左半個本地會計行業

    ReplyDelete
  4. 既然acct不是一個值得major的科
    一個bba學生又可以major邊科?

    又,finance可否“三個月學成”呢?

    希 得到賜敎,本人正為選bba major而煩惱

    ReplyDelete
  5. To CSG:

    自己想揀乜就揀乜
    BBA 入面的 major 無乜邊科真係咁高深(用學術層面來講)

    你見很多BBA 的 proffessor 佢地本身都唔係讀呢d科出生

    (好似finance ..有很多係statistic 的人)

    用$$途來講
    無一份工講明要BBA 或BBA 某一個major

    ReplyDelete
  6. 會計呢行,學joyyuky話齋,係highly-standardized。係呢個行頭,養尊處優既香港人,長遠又點夠刻苦耐勞既大陸同胞鬥?

    唔知點解,仲有咁多人迷信會計係一項專業。可能以往既日子太好,另「會計師」既「師」字又對大家既心理有啲影響,覺得可以同律師、精算師、建築師平起平坐。會計師除左門檻低,人員泛濫,仲要幾乎係無專業技能可言,跟本任一個正常能力既人入去都能應付,差別在於應付得好唔好。一個普通人懂多少法律?能計算保金嗎?能劃圖則嗎?但他卻可以輕易進入會計界「學習」,並於三年後成「師」。

    通宵幹探:就係會計行業係咁,但大家對前景都竟然視若無睹!老人才出來說這許許多多的逆耳忠言啊!

    ReplyDelete
  7. 「假如非會計主修生的三個月學習真的不及主修生,四大行為何會聘請過半非主修生,多年以來都不“修正”」?

    會計師的專業在於過往業界一直只聘請會計系畢業生, 令只有修讀相關會計知識的學生才能投入行業。事實上是近數年才出現四大行聘請過半非主修會計生, 出現原因還不是因為審計方法的著眼點出現重大改變而造成。

    現今審計的方式著重對客戶行業, 大圍經濟環境, 風險管理, 管理層的管治態度等的了解, 與以往純粹看看客戶有否跟從會計準則的審計方式有很大的出入, 三個月學會會計只是讓非會計系的員工有基本的會計知識, 但真正用作審計的郤是其"business common sense", 因而不同本科生加入審計行業反而增加多元化的好處, 使之能從多角度了解審計客戶的風險及漏洞。須知當年阿花安逹信事件並不是入錯數而令其倒閉, 故此吸納不同本科生是四大藉以彌補會計本科生對其他專業未能充分了解的不足之處, 亦符合了新的審計方向"全面性評估"的要求。

    內地人雖不及港人醒目, 但技術層面, 吸收力及創作力卻是超班, 曾聽過IT界的管理人說, 他找內地員工跟進草圖的更改時,他們把圖上用作指出改善位置的手寫圓圈也加入更改了的電腦圖像中, 管理人說業界均知道在電腦上用以程式劃圓形圖像是最困難的事, 但他們輕易地做了。雖則處事變通有待改善, 但毫無疑問不能忽視內地人的能力。

    btw, 別小看了雅典娜的報復, 比死更難受的...

    ReplyDelete
  8. 上季北京會計職位供求比可是超過 5:1

    北京人才供求比例1.67:1 會計專業就業壓力最大

    怎可能繼續靠內地需求支撐呢 ...

    ReplyDelete
  9. wyjimmy兄:就算內地入會計的「次尖子」都總算見過,可以肯定講平均水準唔會差過香港EDPK新人;

    請人飲咖啡兄:叫你唔聽,到第日同早幾年IT人也相同時唔好搵我呻! XD

    joyyuky兄:未成型時當然要請外援,幾年後能自立時抽板可是天經地義;

    csj兄:下面那位答左你;

    余老兄:你那一點下次有吉時再詳述;

    leo兄:類似報導經常出現,但香港的專業會計朋友都會答曰:「佢地當然搵唔到,因為唔夠我地(係"精英會計師們",唔係我,我只是一件蛋散)醒,我地又點同?」

    ReplyDelete
  10. 國內的同胞實力真的不可少看...也許這十年港人還有點優勢, 但好肯定20年後的光影不是大家想像到的...
    現在外國公司對國內同事仍有點介心,所以仍會找香港人上大陸..但當外國公司對國內人有信心, 幹嗎花這麼多錢找香港人做中間人呢......
    所以我覺得最重要係努力追貼個世界, 有些做四大的朋友, 日日做到天昏地暗, 漸漸和世界脫了節......

    charlie

    ReplyDelete
  11. [quote]請人飲咖啡兄:叫你唔聽,到第日同早幾年IT人也相同時唔好搵我呻! XD[quote]

    老兄我都係讀個master呃$$$$而已
    嗱,LLB我有嘞,之前讀個呃$$$$master只係為興趣,而家做banking唔係讀LLB就ACCOUNTING啦.....

    多一樣野响CV,又可以一個星期二日準時放工,仲想點XD

    ReplyDelete
  12. 其實,回歸後都預咗,唔好唔記得只係俾50年不變.而家12年真的不變,停頓不前.

    要悲觀的話,不單會計,全香港都可玩完了.會計已是比較容易找到工作的職業.

    但一日有香港人做生意,一日都會先考慮請香港的會計師(當然若價錢相差遠的話就無計).

    會計行業有冇得做在於有幾多人願意把業務放在香港,這完全是成本跟發展機會的問題.

    看一下新加坡,4百幾萬人,有21000個註冊會計師,但還是需要會計人員,因為分別在於新加坡政府不斷改善環境去吸引外資及鼓勵公民去創業.而香港就只有講,公司在香港的業務少了,供求之下,對會計需求自然會下跌.

    ReplyDelete
  13. 寫得好,大家加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