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6, 2008

比殭屍還要難纏、討厭的:銷售稅 (下)

每次到紐約臨走時都會給契女「一大筆」錢:雖然面額不大、但重量絕對驚人的硬幣。當然到一地方消費換來大批硬幣在所難免,但相對而言若在美帝國所得的大把銀子絕對會比香港為多:便是多謝銷售稅之賜。。


帶著大量金屬過惡名昭彰的帝國海關絕對是一件麻煩事,每次消費都被稅局這吮血的豺狼咬上一口自然更不爽,被重金屬墜穿褲袋更是哭訴無門,但更令人不勝其煩的是每次交易都要買賣雙方頭癢一番。記得唐老年露出那副向白雪公主推介毒蘋果的嘴臉時,說銷售稅所得將高於行政費用。

一晚飯後老頭與契女散步,總結香港政府每次令人反感的施政不多兩字:「自私」。單以唐老年這句而言,政府要令銷售稅收入高於費用絕不困難、亦是容易計算,只要將預期收入減去稅局用作處理、徵收、追查的成本便了,但對市民而言與利得稅、薪俸稅這一年計算一兩次的不同,一旦開徵銷售稅便是經年累月的勞力與精神負擔!相對於常用支票、信用卡的帝國子民(帝國人真是消費一個幾毫也會刷卡),常以現金交易的香港人所浪費的精神肯定更大!若每人每日浪費數分鐘於這無聊的計算、商戶進行繁瑣的紀錄上,所累積的浪費只怕不易計算。唐老年的所謂有效率恐怕沒將市民付出的一份計算在內吧?

市民被割上一刀、商戶為他人作嫁白計一番固然人人大罵他奶奶的,但與不少人以為會計師必定支持這「令他們有飯開」想法不同,當年會計師公會官方雖然大表支持,但在其長達十版長篇大論的引導性問卷中努力引導下(若來個學術界常用的「雙盲」調查,這份精彩的問卷只怕過不到第一關。第7題也還罷了,第8至13題怎樣看也是令人先入為主,以銷售稅勢在必行、亦一如政府吹噓得如此美好的前題下發問),支持的會員僅過五成、表明反對的也足有四成。

或許有人誤以為會計師發神經:明明是送到口的肥肉也不願吃?這可一如會計師都有美好前程一樣的不美麗誤會。即使是會計外行人的香樹輝,只要跟行內朋友私下聊聊也知道這無聊的步驟只是近乎白做的吃力不討好之舉(見2006年7月28日生果日報《會計師反GST》),唯一能稱得上得益的只怕政府而已。

那政府經常危言聳聽的「狹窄稅基」又是什麼一回事?文字真是一種有趣的玩意,居然能將同一事物隨意褒貶。那好像有點好聽的所謂「擴闊稅基」說穿了,還不是將稅務負擔自人數較少的富有階層卸到貧苦大眾頭上!當然,若照事實說出叫草根市民為大富豪分擔開支未免難聽,便創出所謂「擴闊稅基」這一好像很正面的名詞!

(反對開徵銷售稅的會計師如此之多,除因恐怕增加無謂工作量外,難道也因為知道自己是被損害的低收入一群?)

張五常以前提過,香港雖然直接稅率低,但實質稅率完全不低!高昂地價便是向業主、商戶徵收的間接土地稅、汽油稅便是車主的間接稅、差餉、地租則是居住物業業主的負擔…如此以往這般,以他老兄計算香港人頭上的實質稅務負擔跟帝國子民也差不了多少(另外他老兄亦以銷售稅獨步全球的北歐來說明銷售稅的「高明」)!

在剛宣佈減稅的時刻說銷售稅好像有點不合時宜,但減稅可不是什麼恩惠,只是有人當日危言聳聽、橫徵暴歛,致令盈餘高得路人皆見時才不得不將吃到嘴邊的鴨子吐出來。但想到當日為銷售稅巧詞令色的諸君常說經濟不景而暫緩開徵,今日經濟稍好便令人不期然害怕舊事重提;而且若說論點還不如信不信由你報主筆練乙錚來得坦白:預算案公佈後數日連篇請求政府莫以減稅掩飾再來個利益輸送。

甘迺迪大帝的「別問國家為你做什麼,應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自然令當權者非常中聽,但邏輯上早已被佛列民鬧得狗血淋頭,在稅務上套用老佛爺的反駁更是絲絲合扣:與其將資金落被政府用以歪曲市場,絕不及留在市民手上來得有效。一旦放鬆警惕令開徵銷售稅得逞,以怕一如潘多拉盒子湧出的各種災難,再難有扭轉的機會。

6 comments:

  1. 雖然這回應跟閣下這篇文章無關,但本人覺得閣下寫的文章真的很有道理,所以想請教一下。

    不知閣下對教育方面的認識如何,本人現就讀樹仁大學中文系二年級,GPA只有2.7-2.9,而普通話方面基本上是優異的,基準試是無問題的。那麼,將來教書時會否看見我GPA欠佳而不聘用我,事實上,GPA最高的,都只是3.2左右。因為我看見閣下之前說,GPA是頗看重的。又,樹仁這個名會否令校長們不欲聘請?將來我畢業時,做教師的前景如何?教中小學那個較好?

    希望閣下能撥冗解答在下的問題

    ReplyDelete
  2. anonymous兄:樹大的名聲也算不俗吧?老兄你如此說可真是有點傷透胡老先生的心...

    見工這東東是相對的:可沒聽過沒有人請的院校,若然早已被市場淘汰了。不過在硬件方面,只可以說,視乎與你競爭的人如何,高低只是相對,根本不是絕對數字;但是軟件嘛,這篇文章頗適合答你:

    http://charblogger.blogspot.com/2008/03/blog-post.html

    btw,近來跟Reaper兄說起GPA,這制度的確是有點混蛋,在美帝國不少院校GPA的mean可達3.5以上,在香港似乎沒聽過有類似「水平」!不過美帝國多半會有一「平衡」方法:問多一句你在班上排名如何,但香港可不流行這問題!不知樹大可有Hon制度?若然寫明2:1便是一清晰訊號。

    ReplyDelete
  3. 經濟不景而政府虧損,才是名符其實的共渡時艱。只要經濟一好起來,政府不又盤滿砵滿了嗎?香港沒有歐美的福利,加什麼稅?難道香港要變成福利社會嗎?

    ReplyDelete
  4. 本人從discuss討論版link過來, 看到你的文章~ 分析果然獨到...

    其實在中華民國台灣自由地區, vat呢味野已行之有年, 在香港長大+讀書的我, 真係對vat勁反感. 因為每年抽我income tax(台灣稅網比香港寬大很多)抽到我想講粗口了~~ 一來感覺自己被double tax, 二來稅繳了但沒什麼福利, 仲要自己拿錢供勞工保險和健康保險. 在deduction上, 除了醫藥費無上限外, 自己貼錢進修, 連一毛都冇得deduct, 保險費給的deduction又低到無倫.

    我的blog是 http://www.wretch.cc/blog/catandwater
    有空歡迎來坐坐喔!

    ReplyDelete
  5. 余老兄:特區政府似正係想做大政府;

    貓兄:謝,有空我會到貴處瀏覽。

    ReplyDelete
  6. 常以現金交易的香港人所浪費的精神肯定更大!若每人每日浪費數分鐘於這無聊的計算、商戶進行繁瑣的紀錄上,所累積的浪費只怕不易計算。唐老年的所謂有效率恐怕沒將市民付出的一份計算在內吧?<-- 若老兄, 呢段不是不分同意, 何解? 因為覺得用現金交易的話, 大部份中小企都唔會或漏報上稅局, 哈哈! 分分鐘係個price 度加左銷售稅, 轉頭唔會幫消費者交!! 老兄你做過會計應該對呢D 好熟架啦, 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