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6, 2008

市井有誰知國士

上個月在「唔讀大學得唔得」提到,欠缺大學學歷的確是一件麻煩事:即使強如政府對你百般寵愛、再挾三十年工作經驗,但在關鍵一刻卻被人對學歷作奚落,真是何苦來哉?當然,這可不是想搞什麼二元論:見識跟學歷未必成正比,也曾見過學歷不佳、但見識不凡的人。


老頭是讀傳統扑扑齋出身的,年輕時可有點過份簡單化:凡攻擊中國傳統文化的便不是好東西,因而對所謂「維新派」,尤其高呼「全盤西化」的胡適何無好感。但一個導遊的一句說話,令老頭有當頭棒喝之感。

(直到今日對胡適捧到天上去的新詩仍然吃不消,下文絕對不包括對新詩的觀感。)

莫斯科地鐵站是例外:簡直是一間接一間畫廊、博物館,千變萬化真可令人走上一整日。但其餘外國大城市如紐約、倫敦、巴黎的地鐵想必有點不大開胃,紐約市地鐵更是表表者:車廂頗舊、班次不準、隨時停上半小時也不作任何通知、落雨後路軌積水盈尺(可沒有誇張,大雨後甚至會令整個系統癱瘓)、頭上流過生銹鐵架的雨水令人懷疑鐵路公司跟洗頭水生產商勾結、入口比香港公廁還要惡劣、入夜後凶險萬分,令人充份體驗槍林彈雨風情…

其他城市當然沒有紐約市地鐵般「世界聞名」,但相對於香港鐵路系統仍然差上一截。但一位導遊先生說了一句話,令老頭足足呆了幾秒、想了許久:

「你好難怪嚴復佢地班人崇洋:想像下,百多年前他們到倫敦時已見識過地鐵,但返回中華上國首都時卻見街上都是牛車,怪得他們崇洋哉?」

幾句說話令老頭對梁啟超一班「維新派」惡感盡消!雖然沒有詢問也相信這位導遊朋友的學歷未必太高,但境界、胸襟已勝過不少自命精英的讀書人(以及白讀多年書卻沒什麼見識的老頭)。與乜教授談到時,他老兄亦同意「雖然今日回看梁啟超的政見可能有點幼稚,但以他老兄的出身(八股試下的舉人)、當日資訊流通性計已是了不起了!」。

那是否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學歷未必是必需?正好相反!在這先敬羅衣後敬人的社會中,見識再高而沒有學歷總會吃大虧!雖然學歷極高的人可能亦會無能被炒(信不信由你,老頭的確見過一普林斯頓PhD因能力而被炒),但「條件」不足卻可能連展露能力的機會也欠奉,只落得開個記者會破口大罵。

既然改變不了大勢便只有接受現實。

2 comments:

  1. 要切身去諗,先明當時點解啲人會咁諗。以今法度古行,必然度唔準。

    有啲嘢睇返轉頭,的確係過咗火位。邊啲好,邊啲壞,當時無細心度過。一尾全盤西化,否定傳統文化,亦唔見得係好事。相反,乜嘢都唔變得,亦都係等死。

    我都一樣唔中意新詩,唔係咁順口,尤其係長句怪,同唔啱廣東話腔。太乸型。

    正所謂【先敬羅衣後敬人】,有咁嘅身份,唔做返恰如其份嘅功夫,又點畀人先敬。

    ReplyDelete
  2. 俄國佬火車站真係可以媲美美術館....如果唔係治安唔好真係想去俄國行一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