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7, 2008

怕什麼?

向來對何漢權的文章同意的少、不同意的多,不過看到日前一篇卻是擊節。


老何提到近來教育界一熱門話題(2008年3月15日信不信由你報《台灣總統大選的教育意涵》):何以愛黨教育只談近三十年成就、不提再早三十年立國初期的崢嶸歲月。相對於政客而言,老何的說法更令人受落:憶苦才可思甜。

單以「帳面」資料而言,政府搞的什麼愛黨賣點不見得有什麼好看:近年經濟的確是增長迅速,但國民生產總值才不過香港十份一;的確是搞了個太空人上太空,但說穿了只是跟加加林五十年前所作的差不多而已,至於舉辦奧運嘛,話說「首次承辦」已是第二十九屆的事了,第二十九也有吹牛的本錢?

這可不是存心潑冷水,上述各項雖然好像不大好看,其實也是值得自豪的:因為都是由零開始二三十年間的事。至於何以號稱五千年歷史的中華上國會搞得「零」起點?當然是「民主極致」的好事了!

余生也晚,看不到江青娘娘、「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只能在書本、錄像上懷愐「畝產萬斤」的先進科學水平、法庭上江青娘娘的皇家風采,對法官們指手劃腳曰:「在毛主席革命的時候,他身邊只有老娘一位女同志,你們在那裡呀!」,都是一代英杰呀!

這可不代表老頭對民主毫無認識,除書本錄像外身邊與民主有所瓜葛的人物可是不少,尤其世叔伯中更有不少親歷其境、甚至來個易容化妝「逃避民主」的反民主人士、又或唱了幾年「人生於世上有幾多知己」的老九,真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

然而,老頭對政府忌諱非常的「民主運動」算是有點認識了,可曾因此而不愛黨?這倒有點不見得。雖然若非老頭自己申報,單從外表可不易看得出老頭是根正苗紅、出身黨校的死左仔,不過老頭對中國的情懷已令不少恨不得將皮膚漂白、鼻子拔高的假洋鬼子別不消。單以近年發展而言吧,一如張五常所說,正因為見識過二十年前的一貧如洗,才更佩服今日進步的驚人!若非見過二十年前北京的落後、深玔的荒蕪,聽到今日所謂人均生產總值才四五千(城市)/二千(全國)美元,反而可能嗤之以鼻!

即使政府搞愛黨教育時一心隱瞞過去的民主,真相又豈會永無人知?莫說有關書本在書局沒有一百也有幾十、互聯網上資料更多得足以壓扁人。對求知若渴、關心世局的香港男生而言要接觸有關資料又有何難?

而且隱藏過去可能更大鑊。傳說東西德統一時,不少東德人民初到西歐由醜惡資金堆砌而成的資本主義世界目瞪口呆、繼而傷心落淚:在他們大半生接觸的報導中,西歐人民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等待著他們的解放,令他們即使吃不飽、穿不暖,窮得跟阿當夏娃一樣只有一塊樹葉遮著也自以為生活在天堂中(想出這笑話的朋友真是刻薄得到家!XD),但到柏林圍牆倒下時,才知道自己被欺瞞了大半生!

當然,以現今資訊發達,自不會出現德國人民數十年後才知全局的情景。但若他們一邊看著「民主紀錄」,一面政府卻隻字不提,如此對後者所說的又會信賴得到那裡?認識不見得不愛,究竟政府怕什麼?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可是說得太多了,就此換換口味:慕尼黑猶太博物館門外有兩句說話:「假若忘記了悲劇,悲劇便會再度發生」!

2 comments:

  1. 懂得憶苦思甜的人未必很多
    憶苦搞事的人可多得很

    中央是這想吧

    ReplyDelete
  2. 真的,共產黨還沒有這樣的胸襟接受過去的我,胡溫還沒有魄力(還是勢力)去打倒舊思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