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7, 2008

橘化為枳?

兩段小故事,合起來卻是奇哉怪也!


(一)

近來跟兩位朋友聊到同一問題:一位是Hong Kong Mensa的「大師」(他老法號不宜直叫,但活躍會員相信知道為誰),另一位是在美帝國伊利諾州某名校PhD行將完工的RandomCoil大姐。該問題是:

「即使賣咸鴨蛋後果有來生,但既已無今世記憶。因此說什麼但願來生如何如何、又或希望下世再做兄弟/夫妻/XX...又有何意義?」

對這問題大師固是「行內人」,但想不到出身完全相反、大學本科於香港就讀、現在工程學界呼風喚雨的RandomCoil大姐也是偉論滔滔!而且更有趣的是一方內一方外人答案幾近一致,大姐更曰:

「即使有來生,那已經不是你了...」

(二)

常與教純理科的物教授閒聊,由於老頭乃文科出身,自中五以來已對理科再無接觸,故對其專業充滿好奇,閒時亦會請教他老兄什麼是黑洞蒸發、又或1 + 1為什麼等於2…

那次談到1 + 1為什麼等於2,他老兄指點完後,歎曰:「你班audit同行真係唔知醜,一日自稱「做數」,但聽到咁既問題不但唔識答,仲會自以為好醒咁反問我駛鬼知1 + 1為什麼等於2…大佬,你地會計既叫「數」?算術來架咋!」

(老頭心裡慘呼:「大哥,我冇做audit好耐啦!」 - 做audit跟古時黥刑真是沒兩樣,只要做過便會成一世烙印。)

但公道點說,除「做數」的audit界朋友外,香港女生又有幾多會對這種「不切實際」的問題有興趣?

奇哉怪也的是:

香港的水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對除名牌衫褲、邊個靚仔外什麼都沒有興趣的香港女生,離開了這環境便會脫胎換骨(奇怪的是同一水土的香港男生卻大多溫文儒雅、好學上進、與趣廣泛...)?

3 comments:

  1. 好想睇下"大師"與RandomCoil大姐的對談.

    亂吹幾點:
    1. 來世會冇左今生既記憶, 咁係唔記得幾多? 印象又會唔會一隔世就冇晒?
    2. 唔好講來生係唔係你今生, 人既細胞一年後都已經全部換過晒D新既, 咁一年前果個你都可以話, "已經唔係你"
    3. 佛曰: 不常不斷
    4. 希望下世再做啥咪啥咪, 問箇中意義是鑽了去理性的牛角尖

    ReplyDelete
  2. Because at the end of the day most people are attention whores.

    ReplyDelete
  3. 本人近排看左套日劇"愛迪生的媽媽",先知道1+1係可以有很多個可能答案.

    如果在電子計算機裡
    1 + 1 = 10 (二進制)
    如果以文字列結合子來說的話,
    1 + 1 = 11
    在二次剩餘繫上,
    1 + 1 = 0
    如果是布爾代數的話,
    1 + 1 = 1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