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2, 2008

副學士有啥不佳?(續)

近日有關副學士的負面新聞不絕如縷,尤其無義政府的發揮信口雌黃的本性,曰副學士應比高級文憑為高云云。莫說早幾年力推副學士時早已定位為與高級文憑相當,想不到無義政府的反口本性居然能用於理應嚴謹的學歷上,Reaper兄說得最貼切:兩者入學資格、修讀年期完全一樣,高低之分從來而來?為力捧其中一項而無理貶低另一群只會分化社會,看來無義政府對和諧社會的呼籲極為反感,暗中從小處跟內地唱反調也!


話雖如此,儘管無義政府政策混亂、創立副學士原意實有點居心不良、不少院校收生亦把關不嚴,但對於其本質的支持立場可沒因而動搖。無論叫副學士也好、高級文憑也好,樹大升格前的榮譽文憑亦好,還是如英國澳洲般叫基礎年亦好,其本質沒有什麼分別。但正是不少人對其本質有點誤會,才會產生不必要的怨懟。

與高級文憑誕生之初不同:當年大學學位極為稀少(而不是短缺,稀少與短缺是兩個概念。一如加州理工女生樣貌是出了名的可怕,但樣貌可怕跟嫁不出是兩回事,雖然兩者為正相關),高級文憑乃被視為入不了學士學位的終端學歷(Terminal Qualification)。當年莫說是學位,即使高級文憑持有人亦為數不多,加上香港經濟始於六十年代、全盛於七八十年代,可沒有今日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但亦因高級文憑乃為「終端」,亦不存在接駁學位(Top-up Degree)的必要,畢竟高級文憑本身已足夠在職場上應付有餘(甚至上篇提到的中五學歷、LCCI等當年也絕不算「低」),追求被視為奢侈品的學士學位並非必然。

滄田既已變成海,今日不但學位數量以倍數遞增,香港亦已進入二十年來最差時期,與當日朝氣勃勃的七八十年代相比機會自然大減。曾有朋友對老頭曰:當年中英談判咪又係咁!而家班後生真是沒鬥志!老頭答曰「當年財政司係夏鼎基,而家係白雪公主推銷毒蘋果一樣的唐老年;當年是自由經濟,而家係積極干預…」說得對方啞口無言。

當然不是教下一代推諉全是社會的錯,但在大學學位數量大增、香港經濟地步卻穩步下滑時,大學生固已無當年風光,比其低一級的高級文憑自是重災區,定位與高級文憑相若的副學士工作難尋有啥出奇?

但這並不代表高級文憑/副學士一無是處,只是角色變而已。當年可成為終端學歷,但今日變成踏腳石:一如上篇所言是一將入大學機會由0%提升至20%的機制。不少朋友說會考/AL制度對選擇人材不佳,固然有不少純為賴地硬,但因不擅背誦而分數不高確大有人在;好了!就換換口味再考一次,若閣下仍是分數穩守低位,不應在高級文憑/副學士中名列前茅而升上學位卻又怨得誰來?

莫說根據《許冠文定理》「E個世界欠左你乜?」,而且接駁學位在香港根本從來不缺!追求正式認可的可找公開大學、要歷史悠久而學費低廉的有倫敦大學,兩間有質素保證的學校大門從來對所有高級文憑/副學士畢業生而開,收生亦絕無上限,機會何曾短缺過?

特區政府雖然萬般不義,但亦保留了前朝一大德政:由小學至大學學費都在可承受範圍內,就以大學學費計,四萬大元已可與英美公立大學最低者相若,更莫說美帝國私立大學出名貴得驚人,幾可達香港七、八倍!四萬大元也負擔不起?低收入者可「窿」、再低者可「關」,只要成績有一定水平,近乎沒有可能因財政而入不了大學。

當然最滑稽的是有曰公大/倫大名氣不夠響(真是他奶奶的,倫大名氣不夠?),這時便要祭出《陳百強鐵律》了:「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港中科名字當然好聽,但你又付出了多少?會考/AL + 高級文憑/副學士兩次機會也沒有好好把握,人為何要選擇你?

老頭當天發誓,就算公大/倫大收生寬鬆,但對其嚴謹的畢業要求有絕對信心,若能在兩大以優秀成績畢業,老頭由口到心都不會有一絲瞧你不起!再不然亦可從專業學會下手,單以會計類別而論ACCA、AAT、雀仔會亦是中門長開。但既要收生容易,亦抗拒公大/倫大的嚴謹要求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世上還有野雞...

高級文憑副學士作為終端學歷是勉強了一點,但作為「二次機會」的機制可想不出有什麼問題,問題只在抱怨者可有自問?

19 comments:

  1. Interesting article.

    I agree with your view point of having an alternative path for those underperformers in HKCEE/AL to obtain a degree eventually...

    Yet, I thought this mechanism has always been there. About 1/4 of my college classmates actually got High Dip from VTC and got admitted thru Non-Jupas process...

    So why we need another "thing" called Association Degree? Why not just expand the High Dip route?

    ReplyDelete
  2. 但副學士學的東西有點不太實用,跟high dip相比,後者明顯職業導向一點,前者則學術一點,可說是為上大學而設。最大問題係asso聲譽太差,學校又亂開科亂收生,我係老闆的話,asso學歷的參考價值真係近乎零

    ReplyDelete
  3. 我係今年的中7生,現正考a-level,有時跟一些同學聊到考唔到大學的問題時,他們大多堅持repeat。我之前的想法都係一樣,但隨著考咗幾科之後就想到:今年出的題目已不難,我也不能應付,難保明年考評局又會出一道道難題摧殘一眾士子,我又如何應付得來呢?
    或者今次a-level已經把我的自信心完全摧毀吧,我現在也有考慮到時做「太空人」再看是否有幸再踏HKUBA的大門,而事實上也有一些成功的個案。不過,我怕到 apply non-jupas 時,大學又考慮我的a-level 成績,哪不是還原基本步?
    很希望老人家能指點迷津,先行謝過。

    ReplyDelete
  4. 政府作風一向如此
    成日都話要人持續進修,但卻一直阻礙

    以夜校為例
    本來相安無事,突然搞外判,令夜校接二連三因經費不足而殺校,就算名氣跟師資好的也不例外!
    以我附近的一間夜校作例子,當年該校把一幅印有『全港奪C率夜校之最』(大約是這個意思,實際就忘記)的橫額掛在學校外牆,因為單看日校部已經是十大名校之一,不用想夜校部當然也有一定實力,所以沒人會質疑其實力,但最後也逃不過收生少而殺校的命運。


    母語教學、夜校外判、副學位學店氾濫成災卻不作監管、更打算推出私立大學、什至考試制度一改再改、對學校的資源分配、種種問題已顯得政府在教育方面的無能!
    我想唯一的好事就只有判準了OU的創建及把樹仁升格令其得到資助。

    ReplyDelete
  5. ck兄
    正是樹仁的升格, 開了私立大學之門, 我倒唔覺得私立大學有咩問題, 質素呢樣野, 學生自然會用自己荷包投票, 何需政府操心?
    我只係疑惑, 與其起新私立大學, 點解唔升左珠海先?

    ReplyDelete
  6. femto-potato大姐:明知小弟不會英文,你這是幹啥? XD

    康兄:即使學士、碩士、博士學會都可能良莠不齊,有院校對副學士要求不嚴,是副學士不應存在還是院校本身的問題?

    lhs兄:如果你睇老頭《自述》,當年我都是留過班的。有句說法是對的:若你未盡全力而考得不佳,肯下決心更努力自應重考;若自問已盡全力而不佳,換換口味也是好的。但印象中HKU收副學士生也要求會考/AL至少有足夠科目合格(這請你自行查詢)。無論選什麼都努力吧,但亦因此即使你想選AD,在AL時也不要敷衍了事,畢竟不少僱主都會看AL的;

    ck兄:胡老一手創樹大真是澤被後世,但老實說若非他老人家在政界有一定影響力,成為大學亦不容易;

    machinegungun:你未知香港不尚和諧社會、力主親疏有別麼?

    ReplyDelete
  7. 很高興得到老人你的回覆
    你給了我寶貴的意見,我會在al後好好思量。現在我會先全力應付餘下的兩科al。稍後我會有更多需要老人你的寶貴意見,希望你不會嫌小子好傻好天真,謝謝。

    ReplyDelete
  8. 老人: 親疏有別唔係問題, 但各間XYZ學院同政府又有幾親, 可以受政府關照? 而且宜家國民黨上台, 唔係正好用珠海拉攏一下台灣咩?

    ReplyDelete
  9. 香港人輸打贏要,一奶野就賴政府(雖然政府係無能),慣啦。所以若虛都係敝BLOG奉勸各位三思而擇。

    ReplyDelete
  10. anyone can help??4/15/2008 12:53:00 AM

    我自己係一名副學士學生,入大學的問題一直都係我地同學之間最熱的話題,做邊間大學既學生一直都晤係是我地既話題,反而邊間肯收會係傾得最多,各間大學對其他院校的副學士學生都會要求高D,正常既,保障自己的學生嘛,所以在下勸之,入讀副學士前要先選擇好自己想入讀邊間大學,方為上策!

    另外…想問問老人你…若有自資浸大會計學位,和倫大校外課程的銀行及金融學位,你會選擇哪個呢?我自己本人對會計丁點興趣也沒有…相反對經濟學卻有濃厚的興趣…而倫大的學位卻有數科經濟的科目,我應該怎辦呢?同埋倫大讀完後好既master收晤收??

    多謝你寶貴的意見…
    p.s. 點解你對倫大課外課程咁有認識既??

    ReplyDelete
  11. machinegungun兄:乜無義政府有遠見咩?更唔好講胸襟;

    anyone can help?兄:London U最多只可被視為「最好的遙距學位」,但同本校學位始終有本質上既分別,如果係浸大自己頒既學位當然優先。London U讀得好要入master完全唔係問題,問題只係點可以讀得好。如果唔係London U欠缺了老頭想要的東東,可能都會讀左,而且沒吃過豬肉都見過豬走路,身邊London U校友多的是。

    ReplyDelete
  12. 若缺齋老人先生的觀點我是同意的。但我想說有志於學,和有能力去學,還是有分別的。

    現時副學士程度其中一個急切要改善的是更嚴格地執行入學要求,若可以提高會考五分此一過低的入學要求更佳。

    當然必有論者認為可以「寬入嚴出」,但坦白說有多少院校能做到這一點呢?若是遙距課程我還能勉強相信「寬入嚴出」不影響教學,但面授形式的全日制專上課程若收生水平過於參差,甚至不達標者佔多,說不影響教學是騙人的。稍有教學經驗者都知道,學生水平絕對影響教學進度,水平過於參差,個別差異太大,一定會嚴重影響學習效果、課堂氣氛、習作設計等,這不是單說一句「他們皆有志於學」便可以了。

    ReplyDelete
  13. anyone can help??4/15/2008 12:49:00 PM

    老頭想要的東東是??

    本校學位始終有本質上既分別是??

    thx...

    ReplyDelete
  14. 蔡子強﹕副學士爆煲 AO神話破滅
    (明報) 04月 17日 星期四 05:05AM

    【明報專訊】「我十分擔心董特首的兩次『大躍進』:房屋『八萬五』及教育『五萬五』,會使香港演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債務社會』,30歲以上的人背房屋這個負資產;而20至30歲的人,則因教育

    而同樣背上沉重的債務。

    隨經濟持續低迷及失業率高企,年輕人的債務問題可能將轉化成一個爆炸性問題。而低下階層的財政儲備(俗稱殼種),被政府用這個方法抽乾,將使他們承受經濟逆境的能力大大降低,到時可能會有更多的家庭悲劇出現。

    情就如大躍進時,為了響應領導人的號召,滿足他們好大喜功的目標,升斗小民把屋裏的所有家當也都拿來煉鋼,結果『一仗功未成卻萬骨枯』,不單鋼未煉成,百姓的生活卻陷入絕境。董的高等教育五萬五及副學士私營化,會否也令本港小市民盡獻家當,並被送進如斯境地呢﹖」

    這幾段是我在6年前,2002年5月7日,出席立法會 教育事務委員就副學士私營化所舉辦的聽證會時之發言。

    當時董建華 在施政報告中,提出要讓本港高等教育的普及率提升一倍,到60%,把專上教育學位數目增加約28,000個,總數達55,000個,但卻沒有解釋,六成這個目標,是如何根據本港實際情和需要而計算出來,令人疑慮這只是盲目攀比發達國家的結果。而在經濟差、庫房緊絀的情下,官員為了應酬董而開出的處方,原來就是以副學士課程來充數,而且幾乎是「一刀切」,把即使原有受政府資助的副學士、文憑、高級文憑等課程,以及計劃新增的,都幾乎一律改以自負盈虧的形式運作。當時筆者已經指出,這將是繼董的「八萬五」房屋政策後,另外一次,不理客觀條件,只憑長官意志決定上馬的「大躍進運動」。結果是一眾民間辦學團體倉卒上馬,良莠不齊。

    向兩官員痛陳利害 徒勞無功

    當時筆者於城市大學 任教由政府資助的副學士課程,明白到一旦私營化將會帶來的禍害,於是努力向當時的教育及人力統籌局長羅范椒芬 、大學教育資助委會秘書長張寶德兩位主要負責官員,痛陳利害,可惜最後仍然徒勞無功。

    我想我永遠會記得,羅、張二人在立法會、在電台、在公開論壇,與我辯論時的官僚嘴臉,我清楚知道真理在我這一方,而當時她們唯一能報以的,只是官僚的強權和傲慢。6年後,隨私營副學士課程陸續爆煲,歷史證明我是對的,我想我永遠不會原諒她們兩人,不是因為個人意氣、私人恩怨情仇;而是因為她們對萬千年輕人、低下家庭所造成的重大傷害,一代人就因為她們兩個人而賠上。

    當我看到科專護理學副學士課程不獲通過學歷評審;又或者港大SPACE為了吸引學生報讀,可以把副學士課程由兩年豁免一年,結果修讀學生竟然可以用3個月的副學士成績取代高考成績來報考其他大學時,我都十分痛心,深切感受到教育私營化、市場化帶來的效果。

    這也是讓我親身領教所謂「AO神話」的一次難免機會,傳說中冷靜、理性、為港人守護公眾利益的天國精英,原來也可以如此缺乏常識,只曉得奉承上級。你可以說房屋八萬五由始至終是董個人的「pet project」;但副學士私營化,並不是董的主意,所帶來的傷害及遺留下來的炸彈,教統局 一眾官員,可說是責無旁貸。

    為了幫副學士這個燙手山芋拆彈,上周教育局長孫明揚 又建議思考私立大學在香港發展的可能性,但我就認為在私立大學於香港缺乏歷史傳統及認受性的情下,恐怕只是讓學生由一個泡沫,走到另一個更膨脹的泡沫,最終落得一身債務和次等學位。

    我們沒有哈佛 、耶魯、普林斯頓等,這類歷史遺產下來的寶貴教育資產,香港唯一有條件發展成私立大學的,恐怕只得歷史悠久的港大。但即使港大真的要發展成私立大學,恐怕他們也不會自我定位為副學士收容所。除了少數如樹仁的創辦人般有教育理想之外,以自負盈虧的私立大學去處理成績較差的學生,我們要慎防發展出更多的學店﹗

    難道這些高官、AO,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前車可鑑嗎﹖

    作者是中文大學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ReplyDelete
  15. 你看私立的科專收的學生讀佢地的副學士nursing的學生入學要求係低過理大港大中文的bachelor of nursing的,o果個咁o既女校長個嘴臉不知所謂,佢擺明有騙之疑拉..引d無知學生去讀佢地的課程

    ReplyDelete
  16. >學生入學要求係低過理大港大中文的bachelor of nursing的

    bachelor of nursing即是degree,那副學士收生要求低過degree都合情合理

    ReplyDelete
  17. 如科專的副學士nursing讀完後,真係比佢地的學生考埋的RN試又PASS了而成為RN,絶對唔贊成啊...... 呢D咁O既私立學校師資收生要求都好低,如佢地咁都過骨,我想到時大把私辦的副學士都會爭取開辦呢個COURSE啊..

    讀完科專可以成為RN,讀完理大,港大,中大的DEGREE NURSING又可以成為RN,絶對唔贊成,佢地科專的學生有本事的話應該從正常途徑去考取,科專的學生比人感覺連理大港大中大的DEGREE NURSING都入唔倒,咁點可以承認科專的課程呀???

    ReplyDelete
  18. 不過都想八掛一下如科專的人考RN試,佢地PASS唔PASS呢?有冇朋友讀科專的nursing課程呢?

    ReplyDelete
  19. 不過佢地個課程都唔承認,根本都冇得考RN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