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5, 2008

正道不離自然 (上)

在網上跟人談起宋明理學害人不淺,不禁想起當年被敝祖母捉住背書的歲月。


敝祖母最愛先秦散文,令老頭自小被塞了一大票「不知所云」的國學:《論語》總算比較易明,《南華經》被她當成故事書般更是有趣,但《道德經》完全是有字天書,《中庸》更是想起便會頭痛,直到今日談起《中庸》老頭亦會條件反射大皺眉頭。但每說起儒家著作,敝祖母認為旁人常說程朱曲解孔孟原意一說或許不足,她覺得程朱更缺者,乃「律己以嚴、待人以寬」的胸懷。對他人或可勸說告誡,但將自己的道德標準視作教條強加於人未免有點那個。她老人家生於上世紀初,可真是不知她這西方人權概念是那裡來的。

她老人家對宋明理學不以為然,但對孔夫子卻是非常崇敬,說起來老頭可真是有點「不肖」:在柏楊先生影響下對孔孟的崇敬非常有限,但對程朱的不屑只怕十倍於敝祖母,尤其對朱熹這偽君子口中好像一本正經,內裡卻強搶民女、濫用權力、誣衊忠良,真是應了俗語偽君子比真小人還要可怕。關於朱小人的為人相信敝祖母也知之甚詳,可能是上一輩人比較厚道,不像老頭般對人缺德處破口大罵吧。

回說理學。曾有人吹捧曰宋明理學集儒釋道三家大成,可簡直是不知羞恥的吹牛。有人說原裝儒家不致如此歪曲人性、埋沒良心,將理學的流弊扯到提倡寡慾的釋、道頭上。但若仔細看看原裝思想,可找不到那近乎冷血的理學高論:若非程朱刻意誤導,只怕是幾個蛋頭學藝不精,將三門思想胡亂演繹!

不刻意追求物慾與理學的抹殺人性完全是兩碼子事,莫說道家強調過猶不及,即使易惹人誤會的佛家亦不是鐵板一塊。比較廣為人熟悉的首推世尊(釋迦牟尼)悟道前曾嘗試以苦行求真道,結果已說明是行不通,若是由真正佛家思想演變而來,豈會得出冷血的理學?

或許再多分享一個故事:現今流傳於中華大地的佛門不吃肉,但與原來的殺生戒有點出入:最原始的佛門子弟並非完全戒肉食,若有關生物非為你而掛掉還未算犯戒,現今的素食乃源於梁武帝。然而這還可以說得通:即時在街上買回來的食用動物也是為作食用而被宰,將殺生戒推演而成素食也不算沒有道理。

但何以見得佛門不尚追求慾望亦有點妥協餘地?又找敝祖母所教:當年她老人家提起《維摩詰所說經》(弟子品第三)上一故事:

有一次世尊病時著阿難找點牛乳回來,阿難路上遇上維摩詰。不知維摩詰是否有心整蠱,對阿難說:「唔係呱!世尊既然是佛已修得漏盡!點會病架!嘩你唔好咁大聲同人講呀!真係畀人聽到都唔好意思啦!」,世尊聽阿難複述後答道他成佛時當然漏盡,但既然身處俗世度世人,又豈會不受俗世環境影響?

如理學害人精有仔細閱讀經學原文,怎會得出那勞子怪論,將他們自己亂吹的道德標準強加於人?

1 comment:

  1. 《維摩詰所說經》故事性絕對一流,但當中玄義卻唔係三言兩語可以明得到。最最高潮位卻是文殊室利法王子「似無還有」的無言答案,以唔出聲解左本來千言萬語都解唔到嘅奧義。所以話空有本來一體兩面.....

    唔,扯遠左,唔好意思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