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08

難為了金晶

讀近代史的朋友應知道有一驚天地的大人物:曾國藩。說到人世間的好處曾剃頭公可說是佔有了大半:進士出身、翰林編撰。與單是讀書人不同,以文官身份參與武事,平定據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國。論名在他一代可說是第一人,清室殿上以漢人身份能站於滿州大學士之前、論利他老弟曾國荃攻破天京後將珠寶劫掠一空,以帶兵統帥計曾家家產豈會少?更有趣的是他的靠山倒了一個又一個:穆彰阿、肅順、恭王...但倒完後也無損個人尊榮,大不了換另一個而已。


如果單以浮光掠影的悶蛋教科書看,曾剃頭公可說是福壽全歸;但若細讀一下卻會知道他晚年過得極為不快,不快的主因之一是所謂「教案」。

晚清是耶教在中華上國大地上流傳,當年傳教士亦未及今日開明,對中國由理所當然的拜祖宗到的確混帳的纏小腳什麼也是看不過眼,加上中西國力懸殊,有什麼衝突大不了由政府武力解決,教會與百姓自是和諧不到那裡。話說天津法國教會與當地居民衝突後,民眾來個燒教堂、揍洋鬼子,惹得法國政府乘機發難、地方官亦擺平不了,曾剃頭公卻被派往處理這舊豬頭骨。

凡處理不離兩途:一是如當年的醇親王、後來體仁閣大學士徐桐一派,大不了跟洋鬼子拳頭相見;另一派自是嚴懲鬧事者。曾剃頭公雖未到過外國,但洋鬼子實力如何卻是見識過的,加上動亂中上國子民也報復得太過份,結果採用了第二途:幹掉了幾個「義民」、賠了大筆銀子。

結果這位位極人臣的大學士一時聲名狼藉:被罵漢奸有之、將其在北京的題字拆掉踩幾腳有之、當面又或書信中破口大罵有之,令其只能歎一句「外慚清議,內疚神明」,直到兩腳一伸亦未能放開。

醇王、徐桐一派聽來非常愛國,但其所為是否於國有益?單看後來搞出個八軍聯軍已見分曉。當然以今日中國武力之強自然不怕鬼子拍門,但動輒跟人拳頭相向,說句持平一點的說話亦如曾剃頭公般被罵漢奸...又是否真正「愛國」?

4 comments:

  1. 做中國人唔係咁易架!
    想繼續做就要0係今次教訓中學0野la!
    傻妹!!!

    ReplyDelete
  2. 想唔做___!中國人都唔係咁易架!
    隨時變做漢奸呀!!!

    ReplyDelete
  3. 當日的義和團以及今天的所謂的“憤青”都只是對外盲目發泄﹐但是對中國國內發生的不公義事情﹐以及影響個人切身利益有關的各種制度弊病卻選擇置若罔聞、視而不見﹗講句公道說話就俾人打成“漢奸賣國賊”﹐這個究竟算是哪一種“和諧社會”呢﹖

    ReplyDelete
  4. 柏楊凌晨病逝 享壽89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