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08

念一代文宗

就起曾剃頭公,不得不提同期另一位名臣:左宗棠。野史云左宗棠曾自我吹牛,說自己一夜在舟中安寢時大批水盜湧至,卻被他老兄一人揍得盡跌落水。左夫人聽後自然為丈夫而自豪,但當聽到一友人當面拆穿時,左宗棠卻面不紅、氣不喘答得有如莊子與惠子觀魚:你又不是我,怎會知我當晚夢見什麼?更「理直氣壯」的是,左宗棠更譏曰所謂史書不知有多少有如左老三夢中鬥水盜,將夢話以至馬屁寫了進去!《蠟筆小新》云「說謊是當政治家的開始」,左宗棠能成一代名臣,信矣!


在此不是想說左老三如何英雄,而是懷念今晨歸樂土的一代大文豪柏楊先生。有人說柏楊先生未至能成為史學家,但至少他為人介紹讀史的良好態度:莫盡信書。

所謂正史當然有相當可信成份,但當著史者多為帝皇服務時,立場偏頗在所難免。就以一柏陽先生大作《帝皇之死.可怕的掘墓人》為例,開首兩章便提到在受孔老二影響的「正史」中,堯 -> 舜 -> 禹三人簡直是人性完美得恐怖的「雪白的羔羊」,面對近乎變態的逼害仍會毫不像人性般默默承受,傳承的「禪讓」更被描寫得和平非常。但孔老二版本的三人實在與人性以至常理完全相反,在「大話怕計數」下便露出了馬腳,例如所謂舜「禪讓」禹(姚重華)後,孔老二版本為「禪讓」後「南狩」,柏楊先生卻認為是政治鬥爭落敗被流放。這敢於推翻「正史」的理據何在?試看:

「傳統史學家不能推翻姚重華死在蠻荒的事實,只好形容曰:「南巡狩,崩於蒼梧之野。」那年姚重華先生整整一百歲,前已言之,蒼梧、有庳一帶,兩千年後紀元前三世紀,仍是蟲蛇之地,更非中國領土。姚重華先生縱是神經病兼十三點,也不會忽然發了羊癲之瘋,越過千山萬水,披荊斬棘,往航空距離一千二百公里外不可知的蠻荒「巡狩」。御用知識份子最擅長用美麗的字彙,美化醜惡的事實,「巡狩」和「崩」,不過一例而已焉。」

柏楊先生可是太客氣了!莫說「兩千年後紀元前三世紀」,就算是唐代宣宗大中四年(公元805年)湖南仍是鳥不生蛋的蠻荒世界,是年劉蛻中進士被稱為「破天荒」:蓋當時湖南人從未出過高級知識份子也!前往一個三千五百年後仍是一如侏羅紀公園的地方,究竟是「狩獵」(恐龍?)還是流放、是孔老二還是柏楊先生說謊不言而喻。

當然,老頭對柏楊先生的思想亦有不同意的地方(單是對中國文字的發展方向老頭便剛剛與柏老見解相反),而且有關其個人行為的批評也不少,但欣賞、崇敬一個人並不一定要盲從他的一切,人生於世上亦總會帶三分私心,單是幾點瑕疵絕不影響柏楊先生對啟迪人心、引導思考的大功勞。又以上文例子為例,柏老的分析亦未必一定是事實:可能孔老二對、可能柏老對,亦可能兩者皆錯,但重要的是學習如何分析問題。

有人說年輕人要寫流利中文應多讀幾本金庸,但要了解中國文化可不能不讀柏楊先生的一系列著作:你不用同意柏老的見解,但也應參考他的思考方法:

http://nrch.cca.gov.tw/ccahome/website/site4/BY_Collect/

4 comments:

  1. 我是一名中七生, 自小没有背誦中國寶典的培養, 由中六起深感鄙身之不足, 殷切盼望踏入各類古籍的大門, 以此見人生之真章

    幸而今日得見閣下於網址的自述, 當頭棒喝, 本人對閱讀古籍的誤解浮現眼前
    ---- 原來背誦是十分重要的

    因此冒昧, 以探究知識為本, 請若缺齋老人 您指點一二.

    1. 請問我應該如何入各類古籍之門?

    2. 請問我應否從三字經出發? 出發的過程又該如何? 每天背?? 背到一字不留??

    3. 有没有什麼要注意的事??

    本人CE AL 都以理科為主, 只有中文課目和課外閱讀的一點接觸, 只覺行文軟弱無力, 文史知識十分貧乏, 肚子飢腸轆轆, 於是買了一本唐詩三百首看, 但力有不逮, 總感前路茫茫, 若有所失.

    在閣下自述得知 「死背」與「文史合一」是入門要訣, 最初要背 三字經、千字文、成語考,古文評註、唐詩宋詞,

    我真的很想快些把古典們都讀懂, 古典們都不乏文言文, 每次在我借來後不消三刻己大叫吃不消, 看不懂, 空有一股悶氣在 ...

    最後, 我願意花時間在文史方面, 期求閣下賜教
    盼望見到您的回覆...


    我都send 左個email 給你, 唔知你會唔會看, 所以我在這裡問你...

    ReplyDelete
  2. 我可以說,讀史要有懷疑的態度,不妨「細心閱讀」和「廣泛閱讀」。我在大學真的去選中史課,才發覺這一點。即使在大學借到的歷史論文,都不乏斷章取義、亂扣帽子者。

    懷疑往往是由比較文筆開始的。好像在網上找到馬家輝談漢奸,或版豬寫的一些大學排名榜或上次曾國藩的文,嚴格上都只是網絡文章(我覺得性質是一樣的,但不必比較兩位作者),並不算「嚴謹地」寫出來的學術文章(說真的,如果是,我也沒興趣看),不過一樣可以引發聯想和思考。故此,我認為你怎麼開始思考和反思,是閱讀的重要意義,也當然是可以用閱讀做到的。

    也不必限制自己,迫自己看某一類書,無論是中文的經典著作(古籍或今籍)或歐西文的(也稱為western canon),反正並沒有教育制度(現實需要)要求你統統都讀完,也不必強求什麼都去看,還是隨心所欲吧。

    我沒有專門去研習文言文,高中時也故意不讀中史和文學。我只是覺得,有「緣」的話,喜歡的東西總能記得住。我不知怎麼背,也從未背過--同樣地,我也認為背也大可不必。即使如此,我真的去看一小段正史的內容,都不至於看不懂。例如你對某朝某件大事件很有興趣,如果苦於沒有典籍可尋(這我知道,往往都鎖在大學圖書館裡),或者怕古文難懂,不妨先看今人(較淺易的)著作,然後再追本溯源。學什麼都好,我覺得都離不開這樣的過程。一開始就想讀「程度」很高的書,你是注定會看到睡著的。

    ReplyDelete
  3. Sorry剛剛有點私事,cynthia過兩日覆你e-mail。

    ReplyDelete
  4. 點解上古時代會有咁多百歲人魔?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