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1, 2008

無恥不罕見,如此無恥實少見!

看慣政治新聞、做過會計師樓,無恥是見慣了的,但這般無恥倒真少見:


「縱做鬼,也幸福」 - 柳葉
信不信由你報 2008年6月19日

(前略)

余秋雨含淚向這些請願災民作如下勸告:「你們所遭遇的喪子之痛,全國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億人在同一時間全部肅立,默哀三分鐘,這肯定是人類歷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儀式。悼念對象,就有你們的孩子。在全國哀悼日,一位佛學大師對我說,有十幾億人護持,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會一直佑護中國。我想,你們的孩子如果在天有靈,也一定已經安寧。」

余秋雨還分析了地震中房屋倒塌的原因,「已經有好幾位國際地震專家說,地震到了七點八級,理論上一切房屋都會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這次四川是八級!有了這個主因,再要論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煩得多了。」所以他勸那些請願的災民不能急躁,「識大體、明大理」,「先讓大家把最危急的關及幾十萬、幾百萬活著的人的安全問題解決了,怎麼樣?」

「怎麼樣?」網上有人回答說:你一家死光,我們為你們哀悼三天,讓你們成菩薩。你願意嗎?

幾乎在余秋雨發表這篇文章的同時,山東省作協副主席王兆山在《齊魯晚報》副刊上發表了兩首詞,其中《江城子.廢墟下的自述》云:「天災難避死何訴,╱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銀鷹戰車救雛犢,╱左軍叔,右警姑,╱民族大愛,親歷死也足。╱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  不要臉到這個地步,也實在是少見。

文化官「無厘頭」 稱做鬼也幸福
信不信由你報 2008年6月20日 蔡京揚

繼所謂「文化大師」余秋雨之後,山東作家協會副主席王兆山也被轟,原因是他提地震遇難者時,竟說「做鬼也幸福」。

拍馬屁 殘酷和冷血

王兆山名為「作家」,填的詞《江城子:廢墟下的自述》,卻是一堆生硬的口號,沒有絲毫詞味、詩意,文字奇差。

這首被許多學者稱為「拍馬屁」之作,有這樣令有良知者震驚的句子:「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因為有「黨疼國愛」和「十三億人共一哭」,失去生命的學生和群眾「縱做鬼,也幸福」,是拿不幸者的生命說風涼話。這與「文化大師」余秋雨要遇難學生家長不要提豆腐渣和請願一樣。余某說:「有十幾億人護持,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你們的孩子如果九天有靈,也一定已經安寧。」一個說升天做菩薩「已經安寧」,一個則說喪命(做鬼)「也幸福」。這是人話嗎?

王某的所謂「詞」,還有這樣的句子:「左軍叔,右警姑,民族大愛,親歷死也足。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這段文字十分蹩腳,「親歷死也足」大概是說「親歷」地震災難,死也足矣。為何「足」?因有「左軍叔右警姑」促成的「民族大愛」。

這樣回應某核心的「主旋律論」,令知識界人士反感。新華社官方網新華網、共青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均發表評論,指王某「令文學蒙羞」。

新華網的網友認為,王某拿死難者的生命去拍馬屁「太過殘酷」;他說:「不要拿我們的痛苦諂媚。」一位知識界人士指王某「拿遇難者的生命開玩笑」,暴露了「獻媚者的醜惡嘴臉」。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的評論是,王某的詞「反映出一個作家的無知……好比是人家死了人,還寫對聯祝賀」。

《中國青年報》的一篇評論指出:「王兆山此篇詞作,由於失去了對亡者的基本哀矜和體恤,有違基本的文學底線,所以完全不能被接受。」它認為:「以輕佻態度對待他人的痛苦,……展現出殘酷和冷血。」

無人性 似酒後瘋言

王兆山之流的行徑,內地網友稱為「無厘頭」。「無厘頭」本是香港的流行語,如今像「埋單」一樣也成了北京城的「次流行語」。

說王某是「無厘頭」──不知所云,算是客氣了。有北京海淀區的大學教授在博客區稱他神經錯亂,竟以地震遇難者的不幸當「好事」。

新華網一位評論者表示:「『做鬼也幸福』這種不近人情的『高音喇叭』不是酒後瘋言,就是不切實際的阿諛奉承。」王某的行徑,也暴露其「文化水平」太低,填詞不懂押韻、平仄,還寫出連小學生都覺得「太怪」的貨色。這樣的「作家協會副主席」,是怎麼當的?

近年對余秋雨的批評四方八面而來,但以事論事,這次老余倒不算是太過份。漏放鋼筋的無恥建築商固然學學明太祖對付貪官也不算過份,但七點八級地震的確厲害,追究責任時倒應以是否偷工減料為標準,倒不是塌者必懲。

相對於冷血涼薄的「天譴論」,「菩薩說」倒不覺有什麼過份:死者而已,老余的言論還可解讀成是對在生者的安慰。

至於那首「詞」,史上無恥文人絕不少,但如此無恥者幾希,今有王兆生在,想郭沬若、馮友蘭泉下有知,也在祝酒相慶後繼有人了吧?幸而內地朋友激動還激動,是非之心倒是有。

7 comments:

  1. 余秋雨的問題不在菩薩說, 而在要人家"識大體", 先不追究豆腐渣責任, 以防敵對外國勢力云云, 此乃真正不近人情之處.

    至於是非之心, 民間不難說沒有, 官方怎樣看待才是大問題, 雖然官方媒體都認為王君犯錯, 可是不一定會被逼辭職, 相信依然可以無災無難到公卿.

    p.s. 我不認為天譴論有大問題, 不過是後話

    ReplyDelete
  2. 真對余先生的批評,個人覺得太過了,畢竟他也只是想安慰受災民的家屬而已;對於王先生的作品,其中「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也許不太妥當,很容易被攻擊的。

    ReplyDelete
  3. 我也不認為天譴論有太大的問題﹐總好過以他人的不幸來大作文章歌頌黨國以及盲目的民族主義。

    無論是否相信﹐如果領導人對所謂天譴論有感覺的話﹐可能會停下來反省一下。但是當聽到這些毛骨悚然的“新派讚歌”時﹐更有可能被別有用心人的歪曲成“壞事變好事”﹐到頭來領導人以及整個社會都覺得“形勢一片大好”﹐更不會反思問題所在﹗

    ReplyDelete
  4. 臭老九,即係臭老九.
    好彩我係一個粗人.

    ReplyDelete
  5. 天譴論在讀中學時, 歷史先生提過0下,
    印象是君主荒淫無度, 天降大旱或水災,
    懲罰帝王, 點樣都與冷血涼薄, 拉不上關係,
    其實同好人上天堂,壞人落地獄之說類同,
    警惡懲奸而已!

    ReplyDelete
  6. 君主荒淫無度,百姓受苦。
    天降大旱或水災,百姓再加受苦。
    受懲罰的永遠只是百姓。

    天譴論實在無知。
    不解受害百姓感受,實在冷血涼薄。

    ReplyDelete
  7. 老余的說法不算過份,只是在沉溺於傷痛幻化作憤怒的死者親友眼中有點不近人情而已。老余安慰死者親友,說死難者在天之靈必得安息,繼而說應為生存者作努力不是強要追究責任,是顧大局的做法。旁觀者一定會明白的。死難者家屬亦始終會諒解的。

    天讉論視人命如草芥,是不仁;王詞歌黨頌國肉麻之極,是無恥。兩者縱有不同,義皆一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