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1, 2008

若缺齋老人自述 (十三)

(二) 上司學

上司是什麼?


有道是上司是一座水壩,除發電外水壩最大作用便是控制水流:一方面擋著來自上游的急流,另一方面以下游承受能力而決定放水多少。若是「中門大開」上游一尺水來,立即便將一尺水放到下游,這座水壩作用似乎非常有限。

有點不知所云?說白一點上司便是在老闆與下屬中間的水壩。何為好上司?在商學院的廢話教科書上篇幅可能不少:什麼對每一工種都有一定認識、什麼對下屬要恩威並施...但世上工種千百萬,當然沒有能一人事必躬親的可能;何謂恩、何謂威也沒有什麼客觀尺度可言,還不及老師他從現實中的領悟:

「上司天職只有一樣:為下屬擋箭!」

既然世上沒有能以一人完成的工作,能否令下屬歸心便成管理人最重要課題。金錢、名銜等當然有一時鼓勵作用,但數量終會有限,能令人歸心的便是如何震動人心。

不要以為為下屬擋箭有什麼吃虧:一方面將心比己,若你上司乃一「A字肩」人士(註:香港俗語,指遇事必卸、永不負上責任者)想必在背後大罵他奶奶的,若你會對如斯上司如此怨憤,被你推卸的下屬又如何待你?另一方面在老闆面前,每有問題詢問時言者定必說是下屬的問題,彷彿真的不關他自己事似的,只要是有腦筋的老闆也會產生這人不大可靠的印象,最後吃虧的還是「A字肩」人士本身(當然總有信以為真的老闆,但如此貨色是否應為其效力實有疑問)。

而且擋這種箭也不是什麼冤枉事。有說沒有無能的士兵,只有無能的將軍。不但下屬出錯便是上司監管、教導、稽查錯誤所致,尤其對新手更應多帶三分寬容,而且責任是推都推不掉的。當年在建岳酒店(Ritz-Carlton Hotel Hong Kong)時曾聽老總麥克.力吞脾腩(Mark Lettenbichler)說「員工行為不當,人客不會記得是張三李四的錯,只會記得是酒店的錯!」,同一道理,下屬出錯別人(包括老闆)也不會記得是個別組員的錯,因上司便是負責人!

當然不能說下屬出錯也應不顧一切包庇,你可以事後閉門打仔、在無第三者在場時濫用私刑,但絕不應在老闆前力數下屬的不是,亦不應公諸所有人。即使該下屬已離職亦不應說長道短,一則愛說人是非者威信定必有限,二則世界非常小,背後說人短長不難被當事人聽去,難保將來沒有有求於人的一日。

功利一點說,作為上司便是要收買人心。只要能為下屬擋箭,再無能的上司也是好上司,當然能知人善任、令下屬發揮所長的便是更進一步;相反以事必躬親、「以自己作榜樣」如何勤力的只是辛苦別人也害了自己。自從機器代替了人力後,只會強調自己勤力者只是笨蛋的代名詞,而且每事插手也非上司應有之義。

想起幼時祖母教《東周列國志》,一段云:

「無恤召回問曰:“子先事范氏,范氏為智伯所滅,子忍恥偷生,反事智伯,不為范氏報仇;今智伯之死,子獨報之甚切,何也?”豫讓曰:“夫君臣以義合,君待臣如手足,則臣待君如腹心;君待臣如犬馬,則臣待君如路人。某向事范氏,止以眾人相待,吾亦以眾人報之;及事智伯,蒙其解衣推食,以國士相待,吾當以國士報之。豈可一例而觀耶?”」

(背景資料:韓趙魏三家分晉前聯手消滅最強的智伯,智伯大臣豫讓多次行刺趙無恤報仇,最後一次更自毀容貌、聲帶以求能接近目標。趙無恤忍不住問豫讓最初在范氏門下工作,何以智伯滅范氏後他無動於衷反而轉投智伯,但智伯被滅他卻拼命報仇。豫讓答道范氏只當他是蛋散,他當然也不理范氏死活;但智伯以國士之禮待他(這幾個字真難譯,到現在也想不到如何譯成白話文,文言文果是比味同嚼蠟的白話文精煉得多!),親密得衣服一起穿、大餐一齊食,既然智伯坦誠相待,他自然盡心報答;

下文是:趙無恤雖然佩服豫讓骨氣而多次赦免,但聽後知再放也是沒完沒了,所以送豫讓往見老主子。豫讓要求趙無恤在他臨行前脫衣讓他斬幾刀出氣,但奇怪的是斬的雖是衣服,趙無恤卻似有所感而一病不起...當時老頭聽祖母說到這裡,插口問豫讓是否懂得巫術,氣得祖母乾瞠眼!)


公司賺錢的基石正是員工,要令員工善待自己先要自己善待員工,這已是二千年的老故事了!奇怪的是直到今日仍有不少上司飽讀番書,當上上司卻只管作威作福 – 還是以為以一人之力每事必問便是公司的柱石?

15 comments:

  1. 自從在香港討論區讀過閣下的文章後
    已經成為這個blog的常客了

    在閱讀後,總會有反思
    在下有一個請求,能否讓我引用一下閣下的文章呢?

    ReplyDelete
  2. anonymous兄:請隨便,只請註明出處,另若通知轉到那裡更好,因本人也想看看別人回應。

    ReplyDelete
  3. 這真值得現代中層管理者一看的文章! 發人深省!

    ReplyDelete
  4. 「相反以事必躬親、「以自己作榜樣」如何勤力的只是辛苦別人也害了自己」

    以前睇高陽《清朝的皇帝》,講康熙對清官有個特別嘅睇法,就係以清自標者多不免於刻,真係洞達人性 (又或者至少係華人社會嘅人性)。紅毛係點,我唔敢講;但單講香港地作風,所謂「以身作則」、「嚴於律己」者,唔少不外係旨在搶道德高地,有事就大條道理誅死人哋,無事則十倍之刻待人,作威作福。咁做人法,點律己都好都唔會有人服,一樣係會日日畀人咒。

    當然,如果一個社會普遍係 position/class justifies act 而唔係掉轉嘅話,呢啲嘢講到口爛都冇用。上位盲係目標,上完之後就向其他人蝦蝦霸霸,loop to the power n 無了期...

    ReplyDelete
  5. 老人: 問一句, 你唸中大的時候教管理的是不是譚樹榮老師?

    ReplyDelete
  6. 老人,我想問一下你對,咁員工犯錯,罰佢錢既做法又點睇呢?

    ReplyDelete
  7. Shit I hate typing English...

    alydar78: But in Hong Kong (also China?) many "senior" guys always show off how hard working they are...but nothing else other than hard working;

    Brother KaKa: No he did not teach me;

    Anonymous: Please read the Labour Ordinance carefully. If you deduct your staff and be sued, I can introduce some lawyers to you.

    ReplyDelete
  8. 雖然內容唔拉更,但因為想盡快得到回覆,所以只好在此一問:

    如現正於ibank做緊analyst, 讀cfa好掟LLM in CORPORATE & FINANCE LAW 好?

    唔該哂!

    ReplyDelete
  9. Actually , that's mean not give them the bonus

    ReplyDelete
  10. Anonymous兄:最基本答案當然是你工作與CFA/LLM是否有明顯關係,若兩者差別不大時,我個人會滑頭一點選LLM:反正都是「學到野」,取幾乎不會肥的LLM總比CFA穩陣一點。

    ReplyDelete
  11. 豫讓擊衣刺襄子係戰國名故事。東周列國志話趙襄子無恤借衣予豫讓三擊,之後衣上見血,故爾受驚一病不起,想是迷信之說。

    智伯雖不仁,卻以高禮待豫讓,致使其舍身相報。現代老闆,其實只要肯對伙計關照多點,人性化多點,很多打工仔已經甘於賣命。

    ReplyDelete
  12. 方文山的blog:
    http://www.wretch.cc/blog/fanwenshan

    ReplyDelete
  13. 對了,我的上司不但不會擋箭,還擅長對下屬放箭......所以,我要另擇良木。

    ReplyDelete
  14. 可惜, 呢個世界都係"short-sighted"而利慾薰心者多, 君不見越來越多人要帶眼鏡? :P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