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男兒志四方

可不是憎人富貴,但無可否認出身富貴的朋友思維跟普羅大眾總有點分別。長春藤大學被稱為「貴族學校」,畢業於長春藤中出了名學生富貴、與西岸南加州大學並稱二世祖的的某長春藤的sukiewa兄發言,自然令人有飽漢不知餓漢飢之歎。


在此不是要在選舉前夕跟豉油黨對著幹,而是說雖然sukiewa兄雖然經常身置太空般高度發言令人有點吃不消,但有時也會有擲地有聲的高論:工程界朋友每喜懷念過去,大叫現今香港工程界找不到飯吃,sikiewa提供的答案看似涼薄、但細思下卻是實際得很:回內地找。

奇怪的是,每當sukiewa兄提出這出路時,工程界朋友總是推三阻四:不是嫌人工低,便是不願離鄉別井、最有趣的答案是大叫內地不會請香港工程師,但每當聽到最後一句時反問「找不到?究竟你嘗試過找沒有?」,所得答案往往是完全沒有…

中國市場龐大應沒什麼人質疑。就以在香港叫苦連天的土木工程為例,據說全世界建築吊臂有三份一位於上海!雖然不知數字是否誇張,但內地對工程人員需要之熱切可見一斑。工程界朋友卻立即大叫:內地不會請香港人吧(提示:當反問他們曾否嘗試應徵時,答案卻多是完全沒有)!

工程界朋友對北上(嚴格說是離港)的抗拒真有點奇怪:相對於比較「客觀」的工程而言,完全大異奇趣的法律、會計也能在內地風生水起,莫說內地究竟有沒有法律這回事,即使是有,內地所行的大陸法也與香港的普通法完全不同。有一於內地修讀法律本科後在港修法律課程的仁兄,便笑言內地法其實非常簡單:「只要將你讀普通法時覺得最荒謬的答案填上去便成!」,事實當然未必如他說得如此容易,但相信兼通兩者的朋友都會認同兩者完全是兩回事;另外會計亦然,工作上經常翻閱外國上市公司年報,即使被稱為與香港不同會計制度的美帝國其實也不是太難理解,但當看見內地上司公司(不用IAS而用China GAAP時)的財務報告可真是有字天書,完全看不懂是什麼一回事!

為何法律、會計如此「風馬牛不相及」的行業也能在內地吃得開?原因不外三點:內地人對洋學歷的崇拜、希望借外來人材令國內公司「走出去」、與借外人經驗改進自己!當法律、會計也能借助北面市場時,何以工程界朋友對偉大祖國卻步?香港會計師在本地市場早已飽和,若非大量會計師早已北上而令市場能苟延殘喘幾年,香港早已會計師成群沿門托鉢,大叫「老爺奶奶好心施捨口冷飯來啦…」,北面市場對法律、會計人可真是救命草。若說內地人工比香港低(證明香港工程界人工不低了吧?而且內地物價也比香港低,生活質素也不見得有太大分別),為何其他行業沒什麼問題,單是工程界朋友覺得委屈?

試看帝國子民雖有所謂地域偏好,不過在東岸畢業而在西岸工作、以至德州大學校友出現在加拿大也是平常事,在歐洲中有歐盟協定下德、法、意、英等國民互相在「言語不通」(雖然歐洲人大都會說兩三門)的他鄉工作也是常事。說起來也認識一土木工程人員在杜拜參予與建巴別塔,香港跟內地的文化差異總不及跟中東吧!

什麼語言、文化差異當然會帶來一點麻煩,但為稻梁謀也推三阻四的便有點過份,而且那已是自找的,可別再抱怨什麼了。如sukiewa兄所說,那是自找的!

13 comments:

  1. 很坦白講, 我的確有舉家到北方的打算, 但要視乎小朋友教育涵接方面, 因為學校價錢可以差很遠, 但質素卻參差得很, 要多一點理解才行。 如果要我自己一個人去, 我想我真是捨不得家人。

    ReplyDelete
  2. 答案很簡單......
    內地工程學人材如恆河沙數.....
    曾聽一工程界朋友分享,
    與內地合作發展項目時,
    香港一班工程師竟被貶得一文不值....
    而朋友亦坦承內地工程師基本功一流,
    工程界既然不大需要國際視野,語文能力,交際手腕,香港工程師有何優勢可言???

    ReplyDelete
  3. Jimmy兄:溫柔鄉是英雄塚,E樣野我都明白既! XD

    joyyuky兄:雖然沒完全直接關係,不過也可作參考:記得應是上年(或前年)中國工程PhD數目剛超過美帝國,美帝國工程界反應不是又炒中國威脅論,而是令狂熱主義者氣炸了的:「連帶PhD既人都唔夠料...所謂中國PhD?水平頂多相當於我地既技工!」(懶去Wisenews搵)。雖然帶PhD的未必與工程師所從的是同一批人,不過情況如一。

    向來有內地一流學生、二流設備、三流管理、四流師資說法:年青一代的確有極強的尖子,可惜被求學時期投入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以張鐵生為師的所謂「學者」教歪!說人才行行皆有,問題是佢地求學環境不濟!如果香港工程師真是遜人一籌,前往興建巴別塔的肯定不是我所識的香港某君而被國內工程師壟斷。

    現今社會*沒有*任何行業不用國際視野、語文能力、交際手腕:武斷一句,你朋友裁的跟斗似乎正是錯以為這些特質不適用於工程!工程師(以至不少被人認為是「悶蛋行業」)朋友所見不少,吃得開的除本身肚有墨水,似乎無一不是長袖善舞。

    ReplyDelete
  4. 師兄~~內地6000請一個project maneger, 香港要3~40000, 你說香港人能接受嗎? 加上中國好多建築公司都已經走了出去, 不須要香港什麼專材, 我跟一些中國建築公司的人工作過, 人家已經去過十個國家工作過了. 香港所謂的工程師呢? 另一方面內地做建築是用中文的, 香港人只會說英文(專業性的), 點做? 加上中國建築工程師經驗都比你香港人多, 看看奧運的體育中心如水立方等~~~點夠人做? 你地有興趣可以去uwant睇下就知道其實香港建築是怎樣一回事

    ReplyDelete
  5. 離題一問
    看了若老很多文章
    已深知在香港做big 4 等於落死獄
    但聽聞在澳洲做會計(big4)好像很吃香
    請問事實真是這樣ma ?

    另外.
    眼見每年有不少中大專業會計畢業生投身ibank
    請問他們是進去會計部還是可做其他範疇的工作 ?

    ReplyDelete
  6. anonymous(1)兄:唔駛去uwants,sukiewa兄的主戰場便是在HKU工程界版。閣下statement已有短短幾句已有兩大問題:

    - "香港要3~40000",已說明了所謂市道差究竟差到了那裡;

    - "人家已經去過十個國家工作過了. 香港所謂的工程師呢"...經驗見識不是全在原地便有的,何以人家有十多個國家經驗,香港的除了香港便什麼都沒有?

    有空請來HKD工程界/升學版向sukiewa兄挑釁;

    anonymous(2)兄:澳洲比較古怪,信不信由你,澳洲99%公司是不用做audit的,所以單說audit一項澳洲絕不會有什麼飯好吃(坦白說,SME audit來幹啥!澳洲鬼在這一點顯得相當明智)。與此相反,澳洲tax才是當地會計師的主戰場。

    一般而言若是supporting如會計等,即使工作單位是I Bank亦不會以"做I Bank"自居,友人中便有一是某超大I Bank Internal Audit頭子,但識佢咁耐從未聽過佢自稱"做I Bank"(反而自稱"做audit",當然不能否則有人喜歡認大頭鬼自稱"做I Bank")。若說是看報紙上翻手成雲、覆手為雨的一線(真正)I Bank職位,強如中科一年每年亦各只是十個八個而已。

    ReplyDelete
  7. 係要擺我上臺....

    ReplyDelete
  8. 承上
    閣下道澳洲big 4 主要做tax
    那工時是不是比香港短很多?

    另問小弟即將升讀悉尼大學 (商科)
    這間U 在香港能混飯吃ma ?

    ReplyDelete
  9. 澳洲big 4 主要做tax
    那工時是不是比香港短很多?

    Hareluya : Aust D taxation law 好刁鑽好屎忽架woh
    AU有咩工唔係工時比HK短很多= =?
    (除左做人老豆老母陪仔女之外)

    ReplyDelete
  10. 老兄你不如學元代咁做返個十大行業排行榜啦
    而家乞兒咁多民意代表選左入垃圾會,應該可以擺脫"九儒十丐"排名喎!!

    ReplyDelete
  11. anonymous兄:請看清楚,澳洲尚有1%公司需要audit,故澳洲Big 4的確是有audit業務,只是不如其他地區要SME audit如此無聊罷了。

    提起工時問題,有人說文明社會中美帝國也是工時偏長的(尤其相對於歐洲),但記得當日晚上七、八時老頭站在萬惡資本主義聖壇紐約市42街上,眼望其中兩間EDPK的燈火比十一二時經過太子大廈還要稀疏...在世上如香港這有錢佬友善(Very Rich People Friendly)、能放肆捉人食鐘的國度真不多見!

    ReplyDelete
  12. "眼望其中兩間EDPK的燈火比十一二時經過太子大廈還要稀疏..." Of course, they are working in client's offices....

    ReplyDelete
  13. 老版主言之有理, 小孩的『溫柔』總比老虎母也更難消受, 尤其牙牙學語叫你爸爸, 出門前抱抱你的腳, 以及站在窗台等你回來, 我雖不是英雄, 但真的最難消受啊...

    其實我覺得香港無論在政治, 營商, 在中長期而言已較難有展望, 早作準備, 在自己尚存些微優勢, 總比已無議價能力時好。

    Buffett 與祖父鏟雪的事例, 正正是最好的寫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