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1, 2008

說食 (上)

早前江獻珠老師(及一群《飲食男女》作者如劉建威、葉一南、梁文道)與某「所謂名媛」對烹調應該常用梳打粉與否的論戰似告一段落,梁文道總結得好:江老師說的是梳打粉會破壞肉品質感、味道(絕對肯定)、某「所謂名媛」卻牛頭不搭馬嘴答曰梳打粉對人體無害(天曉得),正如當討論加州理工(Caltech)女生樣貌如何令人難過時,回應者卻道加州理工的學術成就如何如何...如此論戰只怕能令人精神分裂!不過對於庸廚濫用添加劑的批評非自今日始,「信報大學」裡唯靈便經常批評味精、調味品如何令「百菜一味」,更指所謂近年食材質素下降固然與大量生產有關,但無謂添加劑亦功不可沒!更有趣的是,當庸廚橫行時反令後生一輩以為「百菜一味」才是正道!


有說無三代富貴不識穿衣飲食,老頭雖窮得發慌,但有幸見識過何謂真味。唯靈所說的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現象絕對是現實!在香港某著名飲食網站中瀏覽時,意外見到一非常高質素餐館(灣仔杭州菜館)居然吃了兩張Crying Faces,大為奇怪下細看批評者所說為何,結果又一次幾乎將額頭撞到螢幕上!

其中一批評者云:

1. "當然試下河蝦...食落口有少少梅(霉)唔知係隻蝦本身係咁定唔多新鮮啦"

2. "三鮮魚圓,魚圓個人喜歡潮式多些,因為潮式彈口些"


燉魚翅向以軟滑為尚,唯靈說當聽到年青一輩說魚翅做得好因為「彈牙」完全無言以對,這以為是說笑的荒謬言論想不到在現實中出現!說起坊間炒蝦仁最大問題正是某「所謂名媛」的心頭好:喜歡以梳打得弄得空餘彈牙而蝦味全無,當與某「所謂名媛」般吃慣梳打粉的遇上正常河蝦卻以為是霉!

蘇杭魚丸向以軟滑為尚,當然與潮州魚丸比較純為喜好問題,幸而這位仁兄也明白這全是「個人口味」,否則若說蘇杭魚丸不夠彈牙,老頭額角可要連中兩元!

聞說米芝蓮即將推出香港版。米記對西菜的評價相當可信,猶以其「扮路人甲」測試方式最為人稱道,曾親身見識過號稱「三星」的西餐館的確是名不虛傳;不過洋鬼子對東方菜式的品味似有點不大可靠,即使名氣大如米記所出品的日本指南聞說令不少矮子笑痛了肚皮。

老頭極少在本blog替別人賣廣告,或許下篇破破例,推薦幾間個人覺得在香港能領風騷的,看看米記香港指南推出後人鬼評語可有不同。

6 comments:

  1. 老外寫中菜素來如此(令人失望)。

    ReplyDelete
  2. 本小姐唔主張用梳打粉和鬆肉粉醃肉, 一來食落去有陣化學味(我係好有感覺, 其他人唔知), 二來破壞肉的質感(尤其豬肉)就好明顯, 好"鞋"口。

    更唔主張下味精, 因為會易口渴和易皮膚敏感(所以我好少出去食中餐)。

    想d肉鬆少少, 用刀背拍幾下, 食落去感覺仲好過落鬆肉粉。

    對於米芝蓮即將推出香港版, 別抱太大期望。

    ReplyDelete
  3. I miss 杭州菜館...
    你幾時請我食飯?

    ReplyDelete
  4. 嗰個杭州酒家食評,我都有睇到...笑死...

    問心,我都有多少食壞咗口 (響街食十幾廿年,條脷總會差啲);但以味精為標準味道、肉一定要腍 (近年食牛,人人只識食和牛,老牌 Angus 已經唔矜貴,有咬口兼肉味濃嘅阿根廷貨更加少人理),蝦一定要爽,小弟都真係支持宜家啲人唔住。

    ReplyDelete
  5. Alydar78兄:回牛的確比較香滑,但我個人偏好味濃的帝國牛肉,講真以而家食用牛技術有幾可真係韌都咬唔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