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5, 2008

帝國鯊魚(律師)名不虛傳

若海灘上掛上鯊魚旗,相信沒多少人有膽子下水;然而,在帝國生活過的朋友都知道帝國除槍械泛濫外,更可怕的是被稱為鯊魚(Shark,或救護車追逐者Ambulance Chaser)的帝國律師(US Bar):鯊魚們見血即一擁而上的習性令多少帝國子民聞風喪膽,例如若閣下是業主,只要屋前有一水印更令路人跌倒即可見極恐怖景象:有如放肉入阿瑪遜河會惹來食人魚成群一樣,在帝國街頭任何「不幸」都可以招來一百幾十律師,遇上者雖不至傾家蕩產,至少亦蝕到入肉!


以前曾介紹帝國律師的可怕,有意者請看文末引文,然而突然在此大發嘮叨並非無因:一早起來竟見鯊魚們衝過半個地球到香港覓食 - 帝國律師行來港商集體訴訟,真不能不佩服鯊魚們駭人的嗅覺! 曾聽說某帝國化工廠在印度廠房出事令鯊魚游到南亞,今次看來果有其事!

帝國律師向來以挑撥離間、推波助瀾、無風起浪、聊是鬥非、以製造社會不河蟹為生而聞名。當然,韓非早說棺材店東望他人早賣咸鴨蛋非立心不良,只是人人為自己利益而已;更有人說帝國律師的行徑令窮人也能打官司(雖然入稟理由可荒謬得嚇人),促進社會公義(= 律師荷包?)云云...但如帝國律師令所有帝國投資者以至平民百姓無不步步為營是否走火入魔真是見仁見智。

匯豐跟帝國真是命格不合,長期被拖累業績不止,更惹來鯊魚們垂涎。長此下去,不知帝國律師有否促進外資徹離帝國的作用?

炒冷飯:專業學位淺談-法律(帝國篇)

與英國司法系統不同,美國律師稱為Attorney at law,而執業者一般只稱為Barrister(Bar)。要成為Bar需應考各州之律師入會試(Bar Exam),但由於各州各自為政,故衡量各州之執業資格麻煩非常。有部份州份可容許他州之律師前往執業,亦有部份視之為非法,故詳情需參閱有關州份之網頁。

大多數帝國子民成律師之路為先完成法學學位(Juris Doctor, JD),然後應考由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ABA)認可之Bar Exam。因州份不同而各Bar Exam之應考資格亦有所出入,故一如ABA所稱,請向各州之有關機構查詢。

與英國司法系統之另一主要差異為,英國及普通法系統中律政人員社會地位相當崇高,然而美國的Bar雖然收入頗豐,但在美國這資本主義盛行的國度中如此之富的Bar卻受盡鄙視。能在以財富衡量人的價值的國度中受盡普羅大眾討厭,可見 US Bar之行徑何等卑劣。

令US Bar成過街老鼠之主要原因為懲罰性賠償(Punitive Damages)及分贓制度(Contingency Fee)。律師為求獲得與客戶坐享鉅額賠償而煽動客戶動輒採取法律行動。為令大家容易明白,先介紹三個案例:

1)美國案例:Liebeck v McDonald's Restaurants (1992)

一個79歲退休老太婆在麥當勞買了一杯咖啡,在其孫兒駕駛的車上倒翻而燙傷。法庭同意麥當勞的咖啡太熱,故需賠償290萬美元(折合港幣約二千萬)。

在這鉅額賠償中只有20萬美元為老太婆之損傷賠償(後因其需付部份責任而減至16萬),另外270萬即為所謂懲罰性賠償(270萬美元為麥當勞兩日咖啡銷售營業額),據其邏輯是要令麥當勞被罰得肉痛而銘記在心(不知下回如咖啡不夠熱可否要求因失望而作出心理損失賠償?)!

2)美國案例:Garzilli v. Howard Johnson Hotel(1974)

1974年11月8日,著名歌手Connie Francis (Garzilli)於豪生飯店(Howard Johnson Hotel,內地非常核突的譯名。豪爽地生,跟計劃生育唱反調乎?)被一神秘人身穿房務員制服進入酒店房間將其污辱,因此控告該酒店對客人的安全有所疏忽,因而獲償250萬美元(以當時美元之強,大約近三千萬港元,別忘了是1974年!),成為當年史上最大個人傷害(personal injury)賠償,這位紅歌手亦因此而退休(世貿被毀一週年紀念時曾見她義唱)。

3)香港案例:陳月雷與建岳酒店, Chan Yuet Lui v Ritz-Carlton Hotel (2002)

門房盧氏為位於中環之建岳酒店(或稱麗嘉酒店)僱員。一晚其於當值時間駕車前往購買宵夜時將原告撞傷(事發時原告28歲,其傷致終生殘疾),若是修讀侵權法時重點在盧氏駕車前往購買宵夜是否正在執行其職務以決定僱主是否須為其作出行為負責,法庭認為駕車是盧氏職責一部份、盧氏前往灣仔購買宵夜已獲其上司允許、酒店應在員工當值期間提供膳食而晚上員工飯堂卻早已關門大吉(然而建岳酒店員工飯堂Kammy的出品能否易於為肚皮消受實成疑問,然不在本案考慮之列)。

然與美國司法制度最大分別為,法庭於計算原告獲得HK$19,243,576賠償時(包括未來薪金、房租、醫療等),原告提出其已接近完成專業會計師考試,法庭拒絕採用其計算方法而以其身為會計文員之職位薪酬計算,儘管法官強調考慮時相信原告有能力完成該項考試。

由此可見美國與普通法地區對計算賠償金額態度大不相同,美國法庭不但遠不如普通法地區保守計算,懲罰性賠償部份更是段古冇辛苦。尤其恐怖的是賠償金額為由市民組成的賠審團決定,最常聽見的對白如(當原告斷一根手指時):「親愛的陪審團同志,如果現在我要斬斷你一根手指,你願意付多少銀子令我手下留情?一億美元...好,若你認為你的手指值一億美元,為何我當事人不能為他的斷指而獲得一億賠償?」。

因為律師在分贓制度下失敗一毛錢也沒有,但勝出時可坐享高達一半賠償額(視協議而定),故不斷煽動客戶興訟至無風起浪的地步,例如林行止提到一次其夫婦倆在一非一線城市街上被搬運工人所搬的傢具擦過,其輕微程度連是否弄污衣服也成疑問時,立即有十多位律師蜂擁而至團團包圍,最後要接了一堆卡片才能脫身。

林氏在中國人習慣下未願興訟,然一般帝國子民因分贓制度下失敗可分文不付,與多樂與律師一起興風作浪;亦因為US Bar有這見血而噬的習性,故亦被稱為「鯊魚」或「追救護車者」,受盡他人的鄙視。

10 comments:

  1. 有個蠢問題想問,究竟一個讀完L.L.B. o既人走去讀埋個L.L.M.,但完成課程之後都無去考PCLL。
    呢位仁兄究竟係正常定精神有問題?

    ReplyDelete
  2. >>入讀帝國JD可真是要才學與財富俱強。先說較簡單的財富,一年美國私立大學(或非本州居民入讀公立大學) 一年開銷動輒四十萬港元以上,撇除之前學士四年的鉅額開銷,單是三年JD已耗費百二、三萬,因相對其他學位JD為一投資學位,獎學金相對較少,故入讀者不是荷包充裕,便須有背上一屁股債的心理準備。

    甘你荷包一定好充裕啦...

    ReplyDelete
  3. Old Man is a rich boy, we all knwo that...by the way, Old Man, when will you buy me "Fook Kee" dinner?

    ReplyDelete
  4. 讀書向來是昂貴的遊戲, 所以才迫得帝國鯊魚周街搵官司打吧!

    ReplyDelete
  5. 「有個蠢問題想問,究竟一個讀完L.L.B. o既人走去讀埋個L.L.M.,但完成課程之後都無去考PCLL。
    呢位仁兄究竟係正常定精神有問題?」

    你話緊我係唔係??

    ReplyDelete
  6. 小瓶子:你千祈唔好睇錯佢,佢周時問我地施捨「生果金」喎!!

    ReplyDelete
  7. 幹探兄,讀完L.L.B.唔考PCLL唔係問題,但再讀多個搵笨o既L.L.M.究竟所謂何事?真係多個學位就坐到神位乎?

    ReplyDelete
  8. 老實講,我覺得有一點最重要既你冇講

    美國既法律制度同全世界有一個分別
    如果你0係香港,英國打輸官司,你除左要比自己律師費之外你亦要比對家既律師費

    但如果你0係美國打輸,個官只會要求你比番你自己既律師費。再加上0係美國分percentage 收錢,即win = 20-50% lawyer fee, lose = 0% lawyer fee。做就好多人 + 律師可以無本生利,一得到賠償就億億聲。

    特別0係california 呢個state,基本上係全美國最仆街同麻煩。基本上我見過既案例係有乜野liability lawsuit 賠償金額都 starting from 1 million

    所以0係美國,做律師同精算師搵咁多就係咁解

    ReplyDelete
  9. 幹探兄:佢係講緊我;

    瓶子兄:我唔係帝國JD;

    benjiwong老兄:你畀錢幾時都得;

    Jimmy兄:讀帝國JD搞到欠下一屁股債、四五十歲才還晒的多的是,有本書《有咩衰野哈記法學院唔會講你聽》曰不少人一腔理想入法學院、最後不得不入鯊魚店正源於此;

    Daniel兄:"有恃無恐"固是原因,但相對於包攬訴訟,個人認為你提到的原因似乎重要性也有所有及。

    ReplyDelete
  10. 律師費唔駛比姐,咁堂費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