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外來文化 - 污染還是滋潤?

說了兩日比較世俗的話題,說一點沒那麼掃興的。

人到中年常想起民初大學問家嚴復先生一首詩:


贈英華 - 嚴復

四條廣路夾高樓,孤憤情懷總似秋;
文物豈真隨玉馬,憲章何日佈金牛?
莫言天醉人原醉,欲哭聲收淚不收!
辛勤著書成底用,豎儒空白五分頭。


什麼一代不如一代絕對是老而不的鬼話!即使再破敗的年代 - 如清末民初的中國、又或今日的香港,人材總不會缺乏,甚至有形勢愈差愈能逼出人材的光茫!

只是形勢比人強,大勢並不是個人能夠逆轉,單以個人而論清末民初的曾國藩、張之洞以至嚴復都是一代人杰;即使在香港特區政府中比較難找,民間各方面人材也是多不勝數,然而大勢向下時人力再強也是枉然。當漸入暮年而見國勢傾頹,難怪嚴復慨嘆「辛勤著書成底用,豎儒空白五分頭」。

嚴復先生除道出人到中年「一事無成」(他也算一事無成?那不少人不用活了!)的心情,更有趣的是頷聯「文物豈真隨玉馬,憲章何日佈金牛」令不少人大抓其頭:「金牛」是啥?

聽過不少人批評說什麼什麼外來語污染中文,可完全漠視本土文化與外來養份交流的必然性,嚴復此句正是「外來用語」:金牛也者,摩西老兄自山上求法典回來,見猶太同志鑄造而拜的東東也!嚴復痛感自己辛苦將西學譯成中文,然而國人仍沉醉於金牛而將之棄如敝屣,故曰憲章何日佈金牛!中文詩詞居然引用聖經典故,想令不少老頑固氣得反肚吧?

但希望反肚者多想一步:雖然今日佛教已與中華文化融會,但也是自天竺隨玉馬而來!若對外來語瞧不過眼,可置字摩詰的王維於何地?沒有外來文化的滋潤,中華文明豈有如此多彩?

5 comments:

  1. 无啦啦看了一些文章, 觉得几得意:

    據說﹐國家司法考試有四份卷﹐三份是考Multiple Choice (即是考死背書﹐考試機器們不必也不會怕的)﹐真正難到港澳台胞的﹐怕是那些essay questions﹐即要你作答那些如 "從法律意識與法律職業的關係的角度,簡述社會主義法治理念教育的重要性。(2008年的題目﹗)"之類的題目。內地人可能瞎寫一通也會合格﹐但讀番書大或讀三民主義大的港台同胞﹐怕一個字也不會寫得出來啦。

    ReplyDelete
  2. 應該係話當年摩西上咗山等攞法規, 好鬼耐都未落番嚟, 山下面班人等到悶悶哋, 就叫阿摩西個阿哥阿倫鑄隻金牛俾佢哋拜吓......

    ReplyDelete
  3. 憲章何日佈金牛...唉,民主、法治何日佈香港?

    ReplyDelete
  4. 祝牛年好運隨身!

    ReplyDelete
  5. 瓶子兄:那只怕是小弟強項! XD

    Hana大姐: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