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5, 2009

電刑大股東大公無私?

曾提過修讀Introduction of Accountancy時,第一課上教授曰:「唔好以為你地自己醒就唔駛搏!會計係唔駛聰明、只要勤力!」、「我講畀你地聽時你地會以為自己明!但保證畀條題目你地時無人會識答!點先識?唔係用腦,只要做、做、做!」...誠然會計是一門不用腦子的學科;然而雖然會計師不須用腦子,但經七十六(一星期七日、一日十六小時)的會計工作生涯後,對會計報表總會有種因條件反射而生的感覺,這種感覺的確不是靠高智力而產生,但只要肯花苦工進行去智力訓練的Tick Tick Men工作,幾年後自可擁有。


拜讀鄭經翰先生大作《電盈私有化 典型公關大災難》(信不信由你報 2009年2月13日)時,總有種怪怪的感覺:雖然一般朋友可能會覺得言之成理,但以老頭當年從事會計而生的訓練總覺得有種怪異感,故短暫封閉智力、重拾當年作為會計師時的狀態,立即想到怪異感出在那裡!在說出個人看法前,謹將鄭經翰先生有關論點摘錄如下:

1) 雖然電刑大股東於私有化後獲派181億港元(下同)股息,然而電刑本身負債240億1,600萬元,加上因收購小股東股權而舉債120億;

2) 電刑「現金有限」;

3) 故私有化成功後「兩大股東便須獨力承擔392億1,900萬元債務」(原文照錄,看了全文也找不到三千萬差異從何而來);

4) 網通其中20億元得益非現金而是deferred payment;

於是乎,鄭經翰先生得出結論云:

5)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商言商,大股東沒有實際利益,又豈會私有化目的是為了讓小股東套現?動機無從猜測,事實卻可說明。故勿論電盈私有化目的何在,兩大股東在私有化後並沒有即時現金收益,沒有所謂空手入白刃,卻是鐵一般事實」,所以私有化引起的爭端只是公關失當而完全沒有對不起小股東云云。


在鄭經翰先生筆下,電刑大股東簡直是雪白的羔羊般純潔:既以高於市價收購股票、亦為公司負上比獲益大得多的三百多億債務,如此捨己為人的大股東豈應批評,簡直不立碑紀念供人膜拜也是社會有虧他們!

然而,「細心閱讀電盈私有化文件的有關財務資料,又有一定財務知識」的鄭經翰先生(當然他似不會看到本文,其他會計同業亦可)可否回答老頭一個無知的問題:手上沒有「電盈私有化文件」,只有一份在電刑網頁下載的2008年中期報告,上有2008年6月30日(未經審核)及2007年12月31日(經審核)資料。當然有關數字與鄭經翰先生手上時間有所出入,不過不影響有關討論:

以2008年6月30日(未經審核)為例,誠如鄭經翰先生所言,電刑於是日負有286.96億元流動負債及189.88億非流動負債(為何不稱作長期負債?以中文而言「非流動」可真是別開生面!),而現金只有區區40.75億元「而已」,到這一步鄭經翰先生的確正確得無可再正確;

然而,讀過會計的朋友都知道權益(Equities)除債務(Liabilities)外並非只有現金一欄,而是一大欄目曰資產(Assets)。電刑於是日總資產分別為224.93億(流動)及299.62億(非流動)大元合共524.55億(順帶一提,總資產剩值為47.71億,而更重要的流通資產雖為負數,然而亦「只是」負62.03億)!不知道「細心閱讀電盈私有化文件的有關財務資料,又有一定財務知識」的鄭經翰先生對減去40.75億元現金的483.8億大元資產丟到那裡去?當然,現實中資產或曰減值、或曰壞帳...總不會十足收回,然而鄭經翰先生能將483.8億大元資產視作無物、更進而「推算」出私有化後大股東無端背上三百多億元大債務,莫非鄭經翰認為電刑的資產Existence/Valuation大有問題而不應計算在內,還是「細心閱讀電盈私有化文件的有關財務資料,又有一定財務知識」的鄭經翰先生忘記了資產不止於現金?

絕非反話,鄭經翰先生為文雖未必令人絕對同意但的確時有佳作;但有關此文不知是鄭經翰先生欠缺會計師必須經歷的去智力訓練而令分析有所誤差,還是老頭日久生疏,退出會計行業久了將功夫丟下,還望各同業代鄭經翰先生指點老頭迷津!

補註:苦瓜兄所言極是,鄭經翰先生可能是有意維護大股東立場;有立場不難理解,但無論站於何方也應小心驗證所持理據:若問要為大股東發聲有何論點可用?最有力者莫過於在短期內電刑股價似極難升上HK$4.5以上 - 雖然有關理據是否易令人接受見仁見智,然而鄭經翰先生之文章似如苦瓜兄所言一望而知是看漏了,只怕會引起反效果!

4 comments:

  1. Dividend是否100% cash?

    If yes,

    電刑大股東借錢(HKD -12B),私有化後收番Dividend (HKD 18.1B), 減埋deferred income (HKD -2B) i.e 大股東先袋HKD 4.1B cash.

    重點係 How to finance that dividend. i.e. who bear the cost of 私有化.

    ReplyDelete
  2. 我估計鄭生私務太繁重了,所以看漏了或看錯了吧. 還是不忍李公子給人家指責得太狠,想幫他一把?

    ReplyDelete
  3. Anonymous兄:為Statvest Limited,盈拓全資附屬公司: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1104/LTN20081104431.pdf

    Bittermelon兄:係幫但似乎...幫得唔係太高明!

    ReplyDelete
  4. 鄭經翰以為自己是哥培爾?將謊言說一百次便成真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