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3, 2009

大學教育沒啥用?

見識過帝國可汗推舉的朋友想必對帝國法制的"混亂"目瞪口呆、心裡可能奇怪帝國政府怎麼不好好規管的:的確帝國法制異常複雜,除部份核心項目外51個州不但細節上可以各自表述,甚至連法制都可以自由發揮!例如第51州英格蘭號稱是普通法(Common Law)的發源地,而大多數州份都是採用普通法制,但同於帝國旗下的路易士安娜州(Louisiana)卻是行成文法(Civil Law)!法制層面上也可如此"混亂",其餘細節可想而知!


(如尊敬的梁安琪女士一樣讀法律的朋友可能會搗蛋:嚴格而言世上沒有絕對的普通法、亦沒有絕對的成文法,大多數法制都只是兩者之間線上的一點而已,然而這問題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看官到此可能頭大如斗:帝國法制如此混亂,在帝國學習、從事法律者豈非煩死人?對此問題想起一篇關於某帝國名法學院訪問:當記者問及該學院究竟是傳授其地理位置所處的州份法律、還是51州法律各自學上一點時(註:收買人命?),該學院教授答曰:「一個州都唔教!什麼實務細節只要放你在律師學實習一兩個月便會學懂,我們教的是概念、邏輯、原則,只要掌握得好,放你在任何崗位上也能勝任」

     *          *          *          *

沒本事入讀該校老頭有幸,曾在該校某櫈教授指導過一課程,有關言論絕非騙人:一整個學期從未聽過他教過怎樣釘文件、怎樣寫律師信唬人,反而思考訓練倒是足夠(甚至太多!),印象最深的一課還是當師生討論一案件,某同學被點名談談自己對該法理原則看法時,剛說了一句:

「根據某某大法官在這案上的判詞他說...」

一句沒說完便被他老人家喝停:

「你奶奶的我是問的看法,我要知道某某大法官如何思考我不會讀判詞麼?草泥馬若我只會叫你讀判詞幹啥要你上課?要你自己在家看書不就行了麼?你現在是覺得我浪費你的時間還是你想浪費我時間?去你媽的某某大法官想法一定是對的麼?做大法官便不可以錯?他說什麼你娘便要跟他說什麼?我們這裡廿幾人有廿幾個腦袋也比不上他一個?他說什麼你便信什麼那你也不用讀法律了,叫他不要退休便行,草泥馬戈壁要你來幹啥...」

     *          *          *          *

連續兩三分鐘的猛烈炮轟自是將該可憐的同學轟至面如土色(原來人的面色的確可以如此顏色!),亦可說是患難見真情 - 眼看同學被罵到狗血淋頭全班廿多人也是噤若寒蟬,想來他那一刻的心情一定是後悔交友不慎...

被罵雖然令人難受,但在這套所謂蘇格拉底教學法訓練下的確學會凡事思考、不盲從權威(當然另一面卻不是逢權威必反:當權威所說的確令人信服時你也可以同意)、勇於表達自己看法(這一點中國人的確弱了一點),雖然其他學院未必會高舉蘇格拉底教學法的招牌,但有關原則卻應是大學教育的「黃金常理」!

無論從新聞、從網上討論區還是從中小型會計師行均經常聽到不少奇談怪論:現今大學生真是沒屁用!大學畢業讀了十多年書連傳真機也不會用、影印也比秘書慢、用打字機也左歪右斜、(尤其中小型會計師行)釘裝也整損手、連咖啡也不會沖、換蒸餾水也會倒番...

職業無分貴賤,不是說大學生/會計師不應沾手庶務,而學學如何用傳真機/影印機/打字機/釘裝工具/咖啡機/蒸餾水機也不是壞事,不過如該校某教授所說,這些技能都是放在工作環境一兩個月便能學會,根本不是大學教育所應浪費時間傳授,更不是大學教育所追求的目的;而且將使將傳真機/影印機/打字機/釘裝工具/咖啡機/蒸餾水機用得爐火純青,也不見得是什麼值得炫耀的技能!

將使用傳真機/影印機/打字機/釘裝工具/咖啡機/蒸餾水機當作了不起的本事,難聽點說其人見識有限!

(註:不是什麼酸葡萄,上述六樣東東老頭皆會用,只不過不會當作是什麼一點事,更不會藉此嘲笑不會用的年青人,徒顯自己的淺薄!)

14 comments:

  1. 說得好! 以前在甩皮時與同學討論功課, 他們總愛說:『老師說是這樣! 我們便做這樣!』他奶奶的, 很多同學根本硬生生將老師說話活剝生吞, 壓根兒不想想背後的意義, 不是說老師會不會錯的問題, 讀到大學最後一年, 批判思想欠奉, 世上豈有絕對的錯對? 正如那裡絕對的普通法與成文法一樣!!

    ReplyDelete
  2. 小詩雖然鍾意辯論,但係上到去國子監,除左有一次約教授傾下個仆直之外,都無試過其他教授或者導師真真正正討論過。講真我試過駁佢地D point,但佢地都唔多俾心機解釋或者分析我講o既野。

    或者當時可能大家都趕住收工,到而家就黎考試同學仔圍埋一堆結果又係生吞活剝。結果讀讀下都發覺幾唔健康,我查實都幾擔心我D批判能力唔足以應付社會需要。

    ReplyDelete
  3. 名校?肯定跟香港大學比外國真是有名校?

    ReplyDelete
  4. d學生講到有一點猶疑真係必死無疑
    不過而家好多響香港做教育0既人都只係呃飯食

    ReplyDelete
  5. 你膽敢挑戰權威? 死過未? 我細佬就係咁俾人踢出校.我都係咁,自小就係高壓之下學會 9 up 之術.

    ReplyDelete
  6. 我係一個考緊aat既人又想落呢個accountant地獄想問老人家
    city搞果個napier同pbe邊個好d

    ReplyDelete
  7. ......有一種說不出的共嗚.....
    為什麼一個社會科學系的學生
    要因為在搬寫字樓的時候
    想了一想pack箱的方法(太多零碎的東西了)
    就收到:
    「愈來愈覺得香港的大學生無用」
    「大學生咩都唔識」
    一類的評價呢?

    已經由下午五點義務幫助到十二點了還想怎樣?

    ReplyDelete
  8. 普通人好多時第一/二份工都係傳真機/影印機/打字機/釘裝工具/咖啡機/蒸餾水機o既operator, 都係一d比較刻板/routine o既工作.In short, D tasks係唔洗問點解,只要重複個procedure得"arm"就係"very good". "凡事思考"型o既人o既comparative advantage 好多時唔係這類工作. 反而佢地工作效率會唔及"填鴨教育"出產o既正宗考試機器人.

    用得耐or用得熟傳真機/影印機/打字機/釘裝工具/咖啡機/蒸餾水機o既人(a.k.a"熟手技工"), 好多時係第一個有權決定你升第一/二次職o既人."凡事思考"型o既人成日有動作同challenge existing procedure.正正侵犯咗中好多"熟手技工"小頭目既利益.

    "熟手技工"小頭目好多時都只要求procedure done on time,到位交波.最好procedure唔好有改動."凡事思考"型o既人多多事實,改東改西,完全係阻人收工,增加opeartion risk o既不合作同事.

    加上有d"熟手技工"小頭目一則佢本人可能連個procedure點解咁做都係一知半解,條trainee問長問短咪叫佢露底比人睇?二則改動procedure可能會削弱/remove 咗佢o既comparative advantage,對佢個位構成威脅.

    所以唔係"凡事思考"型o既人就比較好 or 比較上位快d.

    ReplyDelete
  9. Anonymous兄:我個人偏向泥巴,即使PBE有號稱相當學士資格,但總沒學位的外表,而且修讀課程總比單單考試學得多。

    ReplyDelete
  10. THX YOUR SUGGEST

    ReplyDelete
  11. 香港既大學就不然,一個個教授唔同。有啲鍾意你地自由發揮,有啲就係古老石山派。但大家讀書又點會唔係求分數,咁就局住投其所好,佢想要乜我地就做,但求成績過到骨就夠數。

    ReplyDelete
  12. 勁有共鳴, 不過仲有個問題就係香港既大學教育係唔係真係教到學生思考就係咯, 見好多識獨立思考既年青人, 佢地啟蒙老師都唔係中學老師大學教授, 而係書. 文中老人講到既果位教授雖然粗口多d, 但真係典範

    同埋老人我可唔可以轉貼你個blog某d文章到在下既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iterary_youth
    我個blog係for我依家岩岩搞緊既文藝青年組織(其實係名過其實), 目的係比一班鐘意文化野既人交流認識, 同埋推廣文化, 鼓勵年青人思考同睇書
    我覺得你寫既野好有啟發性, 文筆又幽默吸引, 所以想轉載你部份文章去我個blog比多d人睇. 我會link番原文網址.:)

    ReplyDelete
  13. Amonymous兄:轉載沒問題,但我不是什麼文化人,你會唔會搞錯了對象? XD

    ReplyDelete
  14. 多謝:)
    我冇搞錯對象, 我地都唔係搞象牙塔上既高級文化, 我都只係一個志大才疏既學生而已. 我地係想依親近大眾既方式去令大家初步認識同接受文化, 最重要既係透過呢個過程鼓勵獨立思考
    我覺得你關於升學既文章好能夠刺中當下社會既一d盲流, 一d實際上係經唔起批判既盲目信仰, 例如升學既跟紅頂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