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5, 2009

法律通識題材俯拾皆是(四) - 理想國

在英國人多年營運下,香港人對歐洲大陸認識不深,海德堡畢業的友人每每被人問及怎麼如此倒霉需到落後國家留學時只能苦笑;同是天涯淪落人,陳雲當年到德國前,也被老師警告"港人崇拜英、美大學...學費再貴也要去UCLA"(壹周刊993期《絕頂自由》,2009年3月19日),用上"不聽"二字當然是早預到後果是回港後人人不知哥廷根為何物...不過亦難怪香港人,若英國不進行如此愚民教育,實難彌補被歐洲人視為乙組國家的痛苦(上世紀中葉多了三個外號:拖慢歐盟艦隊的落後老船、美帝國駐歐間諜、帝國第51州 - 雖然對前者有點吃不下嚥,但對後兩者英國人卻似甘之如飴)。在此想說的是德國大文豪歌德窮六十年大作《浮士德》(Faust) - 德國不但科技強悍,文史哲造藝亦登峰造極,絕非阿Q一樣被人打到面青鼻腫後自稱人家老子、英國人拍馬追不上後對自己殖民地宣傳人家是的二流國家!


在"英格蘭高於一切"的愚民教育下,香港人雖然好學,但對浮士德認識大多只止於「浮士德出賣靈魂予魔鬼」,對於與魔鬼的契約內容大多不甚了了,更少人對有關結果 - 切勿與天使對賭,天使是會賴帳的 - 涉獵太深(看多少次結局也覺得天使的賭品真有點那個,根本是買了小的賭客眼看明明開了大、卻一把搶走檯上籌碼說自己贏一樣!);書中值得大書特書的片段多的是,尤其一點雖看似老生常談,但千百年來直到今日仍有人執迷於此的 - 建立理想國。

浮士德博士絕頂聰明、亦非奸險之輩,最後一段浮士德一心圈海為田,但另一面居於海邊的老夫婦安於現狀,浮士德再美麗的願景亦不令他們動心;

其實兩者都沒有「對」與「錯」:浮士德的計劃可能會帶來最大的經濟效益,但所謂經濟效益是否所有人所願?老夫婦眼中現況雖然在經濟數字上不及願景但更令他們快樂,然而個人臻最佳狀態會否拖慢整體發展以至降低總體效益?中國有一成語「龍生九子」,同一胎所生的性情喜好都可以大異其趣,世上豈有人人欣賞的理想國?

本來各自追求自己喜歡的路大可各自生活,然而若其中一方有至上權力、更大鑊的是有權力的一方更要己所欲施於人便大大鑊了!書中浮士德為追求自己的理想藍圖,魔鬼亦乘機"助紂為虐"為浮士德充當城管的角式,對老夫婦武力解決!

有關情況實相當廣泛,細微如長輩往往期望後輩完自己心願,為自己滿足感而假"都係為你好"而強將後輩推上完全無興趣的醫生、律師、會計師位置上;大處如以前提過不少人將自己宗教的教義、又或個人價值觀作立法基礎,正是忽略浮士德的教訓、亦忽略西諺「你的蜜糖是我的毒藥」這老生常談。

21 comments:

  1. 與哥德筆下的浮士德交易的魔鬼,不是甚麼第三者,而是個人內心的貪慾,不屬於外界的人或物。說到這位魔鬼如同長輩去逼迫後輩去做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決定,是錯誤的套用。

    如果以浮士德來形容現時入行的律師、會計師,那應該說是他們的追求物質的慾念所驅使或逼使。你的錯誤結語是沒有看懂浮士德一書的結果。

    ReplyDelete
  2. 倪:你有沒有看過浮士德原文我不敢肯定,但肯定的是你沒看清上文:我那一句將律師、會計師與浮士德契約相題並論?

    ReplyDelete
  3. 齋老,原文後部提到........

    「...........書中浮士德為追求自己的理想藍圖,魔鬼亦乘機"助紂為虐"為浮士德充當城管的角式,對老夫婦武力解決!

    有關情況實相當廣泛,細微如長輩往往期望後輩完自己心願,為自己滿足感而假"都係為你好"而強將後輩推上完全無興趣的醫生、律師、會計師位置上..........」

    轉段時用的「有關情況實相當廣泛」,是套用上文的口徑。上文提到魔鬼「充當城管的角(色)」,下文提到「強將後輩推上完全無興趣的醫生、律師、會計師位置上」,難道這還不算相題並論?難道只有名碼實價寫出A=B,才算相題並論嗎?

    寫了出來還企圖偷天換日,說成沒有提過,齋老,你究竟有沒有骨氣承担自己的言行?

    ReplyDelete
  4. 名符其實段章取義,將律師會計師由受詞轉成主詞、將浮士德理想國 = 家長對子女期望一組主詞拆開;

    不知是我中文太差還是閣下"剪裁"功夫太高明!

    ReplyDelete
  5. 齋老,我不相信哥德寫的浮士德,是想表達甚麼家長對子女的期望,你把哥德的思維壓得太低了。浮士德是探討一個人,作為一個個體,他的行為應該以甚麼來作依據。

    「浮士德理想國 = 家長對子女期望」,依我來看,已是一個謬論。「將律師會計師由受詞轉成主詞」是我以哥德的原意,按你的例子來鋪排,因為在哥德的眼中,人不應是受詞。

    你可以直接討論我對哥德的誤解,但你沒有。當然你亦有你的言論自由說人家是(斷)章取義、是剪裁,其他人看到亦自會有其評價。況且,你接受或不接受我的意見,又與我何干?

    ReplyDelete
  6. 相(提)並論的話,齋老是有將浮士德「一廂情願」想為老婦圈海為田之心與現今長輩「都係為你好」推子女成為三師之意相比。

    另外齋老都已說過魔鬼只是「助紂為虐」,何曾說過什麼「魔鬼如長輩」之話?一廂情願圈海為田的是魔鬼還是浮士德博士這個你倪鬍子都搞糊塗了嗎?

    最後,「有關情況相當普遍」不難看出是指上一段「若其中一方有至上權力、更大鑊的是有權力的一方更要己所欲施於人」的情況吧。

    這是小弟身為其他人之一的評價。

    ReplyDelete
  7. 倪鬍子:

    I like to make fun on Old Man, and I like people to challenge him on his articles...

    ...but from what I read, he is not using "浮士德來形容現時入行的律師、會計師". As I understand, he is really "將浮士德理想國 = 家長對子女期望".

    I never read the book, but looks like I will now.

    ReplyDelete
  8. 嘩!連浮士德都可以討論咁多野,哥德泉下有之都笑出聲。
    小廚對浮士德都不大明白,但搞清楚若老想表達啲乜都要睇多幾次先略知一二。或者唔駛咁快話若老既文講成點,就算張五常教授寫野好多時都跳黎跳去。
    大師之作,點都係要令人睇完再諗。

    ReplyDelete
  9. benjiwong兄

    幾年前,我看過一篇文章說柏拉圖是獨裁者,因為柏拉圖的理想國,沒有民主選舉。是耶?非耶?那要看你認為柏拉圖的理想國,究竟是甚麼東西:只是一場選舉制度,還是「為你好」的一夥愛心。

    浮士德理想國 = 家長對子女期望?我怎樣也很難接受。少少勞氣,唔好意思。幾次反覆討論,也沒有觸及此點,反而那句有歧義的句子就成了主角,真係出奇。一句句子有前後兩部,沒有清楚界定,令後面出現歧義,是筆者的失敗。大學一年級的通識課程內的思想方法都會有教導,無理由要特別提出。如果真係唔明白,可以看看下面的例子:

    曾印拳發脾氣,把演詞扔在地上走了;曾肉乘亦趁機會開小差,叫個休會暫停,逃之夭夭。范太過來找他的時候,找不著了。

    清晰的文筆,不應有這些問題吧。

    ReplyDelete
  10. Dio兄、benjiwong老兄、強記:多謝三位提供你們的理解,不然小弟以為自己中文的確退步至此,行文令人看不懂了...當然,強記是過譽了,就算不計學問,張五常英氣勃勃,小弟外表不及也!

    倪:畢竟我預計文章是給多數人看,恕不能特別照顧你對文章的特殊理解;

    順帶一提,吾友難看貓常說看書看原著是對的!我不知你讀什麼secondary source,很簡單答你一句:柏拉圖的確是最討厭民主制度的!若閣下以為柏拉圖的理想跟你的理想一樣,只怕與你對拙文的解釋亦屬閣下一廂情願。

    ReplyDelete
  11. 又有人玩非黑即白.

    "柏拉圖是獨裁者,因為柏拉圖的理想國,沒有民主選舉。"

    柏拉圖討厭民主選舉,是事實,但那就代表他一定是獨裁者嗎?這句話是錯在推論方法,不是柏拉圖討厭民主選舉與否.

    ReplyDelete
  12. 地球好危險的,倪鬍子都係滾番火星吧!

    ReplyDelete
  13. 現在很少讀到有關浮士德的文章,但想不到有點舌劍唇槍.

    若缺齋老人,你既以歪論分類這文,人家以歪論來挑釁,只不過是歪來歪去,兩個都不是正章,何需介懷.倪鬍子是比你更歪,不過有一兩個points也給了我一點啟發.研究學問不能先封自己那道門,否則,新的知識沒法輸入了.恕我直言,你的名字未免太自傲了.大成若缺,大智若愚,有點讓我想起章貽和的守愚齋.章氏一片怨氣,並非辦大學問之流,可惜,可惜!寫文章也不一定要多人看得懂才是好,這只是老闆們關心的問題.我相信看亦舒的人,比看張愛玲的多,但不代表亦舒比張愛玲更有文學價值.

    倪鬍子,其他人的評論都很中肯.你不是每一句說話都不成立,但你的確沒有讀懂原文.就算原文有謬誤之處,也不會是關於那隻魔鬼.

    ReplyDelete
  14. It is fun to see such discussion and I think we should all be more considerated and show respect to others.

    Eva, why would 若缺齋老人's name be a problem? Just because you call youself Eva, can I say "你的名字未免太自傲了" since you MAY not be as hot as Eva Longoria?

    ReplyDelete
  15. 有些死命的支持, 有些死命的反對. 都發神經.
    這一篇, 是不及 Blog 內其他的文好.
    但如果這個 Blog 的文是不好的, 誰費心來看?

    ReplyDelete
  16. Eva兄:老夫聞過則喜,你不認識benjiwong老兄這傢伙,他自恃頂尖大學出身、工作清華、收入豐厚...說話從來沒一句好聽(當然更瞧不起我這讀窮人大學的)!不過言詞雖然刺耳,但他幾十年工作經驗,每每都能指出他人不足之處,亦是被他冷嘲熱諷仍當他是朋友的原因 - 其言詞難聽但實足為鑑(當然他老兄炫耀自己時我是左耳入右耳出);

    然而,若對方言論只建基於完全誤解原意時,是否有點無的放矢?

    btw,老兄你可是少數有留意我筆名的人呀! =)

    ReplyDelete
  17. 香港人常言道:「...天朝行大陸法(civil law),香港行common law...」彷彿普通法"高班"很多,兄弟知道德意志乃行民法的國家,而其民法更直接影響寶島的法律和法律界(很多寶島法官是德意志法學Phd),老人兄可以說一下為什麼港人會那麼崇拜普通法嗎?

    ReplyDelete
  18. Anonymous兄:與其曰崇拜普通法,不如說香港人過份崇拜英國而已;同是普通法國家,若非出身於該地的即使是法律界中人又有多少人通帝國/澳洲法?

    說到兩主要法制,先老土定義一點:世上沒有絕對的普通法/成文法,大多數法制都是兩極端間的某一點而已;

    不過有一樣你倒說對了:學習跨國/法制實是世界趨勢,有關例子多的是,如帝+英(Columbia + LSE)、帝+德(Cornell + HU Berlin)、法+英(Paris I + Cambridge)無非都想學生多見世面、學習他人思維,奇怪幾年前已有人提出來個最順手的香港加內地法聯合訓練到現在也未見普及!

    ReplyDelete
  19. 港人親英戀殖之心五十年不變,老人兄的所言正中,英港法律界早已珠胎暗結,據兄弟所知PCLL制度只有在香港、英格蘭&威爾斯地區實行,其他英聯邦、帝國等均無PCLL制度,此制還歧視其他普通法系國家的法律學生,英港兩地簡直係姣婆遇著脂粉客!

    ReplyDelete
  20. Anonymous兄:我同學亦笑曰,PCLL實乃Population Control of Law也!私下與師兄姐們提起,十個中有十個皆曰所學都是白辛苦:以legal writing為例,所有firms/chambers皆有自己文本,你認為工作時會跟公司文本、還是用適合PC中導師所教者?

    不過現眼報還得快,英國為香港帶來此制度,結果現在英國畢業生亦要品嚐conversion之樂也!

    ReplyDelete
  21. 清晰的文筆,不應有這些問題吧。<===
    今日去 seminar,有人問到某某東西有無清晰 guideline..... 我好想 X 佢.

    只有讀壞書既 scientist 先會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