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1, 2009

飽漢應知餓漢飢

說到米高積遜對第三世界朋友的關愛,不禁想起前年提到的一「籌米」網站免費開飯(Free Rice)


http://www.freerice.com/

相關資料:

路邊社報導

維基百科條目

在此再簡單介紹,這一由聯合國安排的項目實百利而看不出什麼害:網友們只需進入其英語同義詞測驗,每答對一題廣告商便捐出白米十粒;廣告商自有一點宣傳效果、亞非拉同志自亦受惠,但更有意思的是網友不但可「一毛不拔」做善事,更能乘機溫習英文詞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字庫好像沒怎樣更新,跟兩年前一樣「熟口熟面」...但,重覆學習記憶更深,也不須太挑釁了)

記得初玩時特意在吃飯中看看白米十粒究竟有多少,雖然當時有一點點出乎意料地「失望」:一大匙飯大約都有二三百粒,看來即使食量不大,一餐大約也要吃上白米三千...不過古語說得好:聚沙成塔!即使一人一日只玩上一千粒,一年下來亦等於為亞非拉同志送上百多餐了!

即使沒宗教信仰、不相信有報應者,至少也能換來自我感覺很好,當然相對於心理回報,更實惠的是不用付一文便能溫習英文,可說是現眼(福)報還得快!

     *          *          *          *

想來上一輩朋友都有與老頭類似經歷:敝祖母是經歷過「打小矮子」的人,在戰火中倖存者大多非常珍惜食物。還記得小時若盤中有剩飯,敝祖母往往一筷子打在頭殼上,曰:

「食物是上天恩賜,邊有咁折墮食剩咁多!」

「食剩咁多飯小心將來娶豆皮老婆!」(註:小時候鬼才知道啥是「豆皮老婆」!不過敝祖母這次失算了:有豆皮老婆還好,老頭卻是沒女生看得上眼,悲乎!)

雖然政治不正確,但現在回想體罰也是很重要的,尤其當看見小孩在公眾場所喧嘩、以至在帝國舉目所見飛劍手榴彈橫飛,更令人有「代佢父母(用拳頭)教仔」的衝動...不過說起珍惜食物一事上,倒想起曾與朋友辯論的話題:發達國家飯桌上浪費食物,會否令亞非拉同志餓肚子?

當然,帝國人吃剩的飯菜總不會被包裝送上前往亞非拉國家的飛機上,但個人認為絕對有影響:發達國家人民每每消費多於己需的食物,自令需求量增加拉高食物價格,日積月累下亞非拉同志不但更難負擔,慈善組織同一筆善款所能買的食物亦因價值上升而減少了!

真應感激敝祖母的教導,直到今日仍習慣盡量令飯碗中不剩一米!

7 comments:

  1. 我地個人既影響力太弱,隨左間唔中捐番一千幾百,以及唔好食剩野,真係做唔到d咩

    ReplyDelete
  2. 香港早已解決溫飽問題, 食剩飯是普遍現象, 一粒飯也不剩既沒有實際必要, 亦漸漸失去象徵意義, 捐錢給窮國才是實惠.

    ReplyDelete
  3. 「一粒飯也不剩」的意義,是不要浪費食物,一開始就不應該叫過多的食物。

    就像版主所云,我們不浪費那麼多,糧食需求就會減少,糧價下跌就能讓窮人吃到食物,不需只靠救濟。

    ReplyDelete
  4. 捐錢或者捐贈食物給窮國實際不能幫到他們,因為只能解決他們暫時的需要,長遠而言還是要幫助他們解決謀生的問題,這才是上策.

    ReplyDelete
  5. 有如先哲云授人而魚不如教人捕魚。窮國連基本生產都未能處理不少更戰火連天軍閥滿地,都是美帝和蘇共當年冷戰互相扶持軍閥劃地為牢的後遺症!

    ReplyDelete
  6. 爆炸兄:劉備說得好,莫以小善而不為,大善亦是由小善累積而成,就以Free Rice一日能籌約20噸大米,不是由我們每人累積一千幾百粒而成麼?而且言傳身教,老兄的善心自能成子侄榜樣,令他人推而廣之!

    (所以米高的音樂全不對我口味亦對他非常尊敬:他以自己影響力令世人對他人作出關懷!)

    方兄:謝你解答了Anonymous兄的問題,而且不少籌款都是以金額而非米粒為單位,上年糧價大增時不粒慈善團體齊歎善款固然減少,而且同一筆錢所能買的糧食亦少了!

    苦瓜、若虛兄:長期而言當然令人自食其力更理想,但兩者未必是排擠的,一邊幫助他們用雙手為自己雙手謀幸福,一邊直送糧食到最急迫的人手上,各行其是、各盡努力會不會更好?

    ReplyDelete
  7. 自從讀過農科,知道點基因改造番茄薯仔稻米,又略略知道窮國情況之後,我越來越浪費..... 你問我捐唔捐錢? No way.我只捐俾 medicin sans frontier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