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7, 2009

令人矛盾的心情

雖然已是「隔岸觀火」:已離開中小學多年了,但畢竟驗殊殊問題是一影響香港數十萬人的大新聞,私下談論此問題的朋友更是數不盡,故亦再此談一談老頭最大的顧慮;事不關己下不但沒有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的第一手資料,對於有關報導亦沒有每帖追縱,相信難免有點以偏概全 – 但應不會影響下面唯一的論點;利益申報,莫說是濫用毒品、藥物,認識我本人的朋友都知道我是菸也不抽,甚至朋友在身邊抽菸也會毫不客氣地走開:雖然於禮貌不合,但對肺部有益,夠膽在此說一句,在這問題上老頭可是一清如水,尤其任醫護界的親友多的是,知道有關東東確是禍害更不會與自己身體過不去。


當聽到有報告曰高達一成學生曾吸毒、濫藥,出身雖然政治色彩濃厚、但校風相當純樸的培僑人,難免覺得有難以置信之感,進而懷疑是否又是某*所謂*環保團體將溫度計置於冷氣通風口、然後大叫何以將室溫調至18度的騙外行人鬼話,尤其當報告與特區無義政府有關時更容易令人深信又是為預設立場而度身訂做的玩意...雖然既不相信亦不希望情況的確糟糕至此,不過若質疑這一點時便會說不下去,既無選擇下姑且聽之吧!

雖然自己沒有領教過,不過有如北方土話「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作為一個留帝派,或多或少都會在校園見識過身邊同學沾手類似玩意。即使沒有在帝國生活話,上一代反越戰活動相信亦令世界不少人知道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大麻橫行,但原因可不是柏克萊學生特別壞,卻只是特別窮!若將目光放在私立富貴學校,大麻的確沒有如在柏克萊校園般流行 – 只因長春藤學生富有,才不會用大麻這窮人玩意兒,取而代之是什麼什麼不知名藥物而已(本人的確是門外漢,聽完也不知是什麼東東);

(若要徹底與有關東東絕緣,名校中恐怕只有楊伯翰大學才能保證學生不被「污染」;但即使不計能否考入楊伯翰,單是鹽湖城、嚴格而言是Provo的悶死人生活只怕老頭這一把年紀、生活尚算樸素的也支持不到一星期!)

正因為問題存在甚至嚴重,驗尿尿問題才會受人關注。沒有讀到黃司長所謂帝國對驗尿尿持開放態度原文,拜讀練乙錚駁斥的回應文章時也覺得莫名其妙:帝國個人權力高張,雖然對罪犯往往絕不手軟,但何時夠膽子對被普通法假設無罪的一般民眾動手動腳?可真是未始聞也!

相信近日在香港有關討論已多不勝數,故在此只說一最大顧慮:再一次重申,毒品的確害人,無論在學校再廣泛老頭亦從不敢試、更不希望他人受此禍害,但令人心情矛盾的是,特區無義政府向來權力過大、香港政治上制衡力量過弱,雖然禁毒是所謂大是大非的題目,不過若被無義政府借機進一步擴大權力,實在令人不安!

張五常曾說最理想的政體是既仁慈又英明的獨裁者,若果真既仁慈又英明,獨裁本身未必是什麼壞事;可是世上沒什麼是有保證的,既不能確保執政者既仁慈又英明,只好稍稍調低效率、加入制衡力量令獨裁者一旦不大仁慈英明時禍害未至不被控制;


特區無義政府仁慈絕不見得,跟英明更是反方向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三大元素中唯一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只有獨斷獨行!雖然杜絕毒害是無義政府施政中難得有點仁慈(但落實時又一次非常不英明)的政策,但若因此而賦予濫查未經定罪者的殊殊以至身體、財產,儘管希望禁絕毒害,但支持有關立場時背上未免大出冷汗!

3 comments:

  1. 「既不能確保執政者既仁慈又英明,只好稍稍調低效率、加入制衡力量令獨裁者一旦不大仁慈英明時禍害未至不被控制」

    這是重點﹗

    網上另外有個人問得好﹕如果大人們進入一間百貨公司後,公司說因為近年高買的人太多,所以決定所有離開的人都要搜身,他們肯不肯﹖
    不是說反擊毒品不重要,但沒有同理心往往是問題的根源。

    ReplyDelete
  2. 強制性自願驗毒,的確係廢話連篇。
    所謂大是大非,只是不讓人繼續討論下去的幌子而已。
    以政府一貫作風,九成又係配套不足,一塌胡塗,最後草草「微調」收場。

    ReplyDelete
  3. 差佬話你個 PAT PAT有達拿,
    如果冇又怕乜俾人驗,
    唔該每個人都剝左條褲,
    以示清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