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0, 2009

訟閒

2009年8月17日劉建威在信不信由你報提到的問題,想起當年未讀Law時的經驗:話說老劉被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在法團沒有授權下)抓上小額錢債審裁處,為幾千塊錢大動干戈卻遇上一非常幽默的法官,曰在小額錢債審裁處自是千多元可以了事,但若對方不服而打到上訴庭消費可能急升至十萬以上(連繳付對方部份律師費及堂費)、假若戰場移至終審法院更是天文數字,據這位老爺/奶奶「八」回來的資料,當年小甜甜大戰家翁案究竟用了多少仍是眾說紛紜,一曰三億一曰十五億,但總不是一般市民願意負擔的數字云云(當然亦如該老爺所言終審法院亦未必受理)...然而究竟走到那一步,可不是控方能完全控制了!


當年個人遇上的情況亦大同小異:與鄰居爭吵後致電(事務)律師朋友,問曰要將對方告甩褲子應如何如何,律師朋友答曰這種沒有什麼實質損失的衝突,即使取勝所能獲得的大多也是象徵性賠償,但為這象徵性賠償所花的卻可能不成比例,由最開始律師信每封承惠數百、到正面交鋒那不能事前估計的開支怎樣也是不值:即使他老兄與我交情夠深、某資深大律師亦極夠義氣,兩位仁兄分文不收但其職員開支以至(假如落敗)上述對方律師費、堂費仍是少不了:撇除打官司根本沒有所謂必勝這回事,為了一口氣而揮金如土,值得麼?

可不要以為因為他老兄明知這是拍膊頭、套交情,肯定窮老頭是石頭搾不出油來才會勸以息事寧人,後來與尊敬的梁安琪女士一樣“讀Law”後才知道當年雞毛蒜皮小事也曰告人是何等天真:妄啟戰端不但未必符當事人最大利益,甚至法庭亦持打無端生事者屁屁的態度:就以上述「著令支付對方(部份)律師費及堂費」為例,法庭可不是為了挫弱扶強、必定要落敗一方多付銀子,更常用的準則是用以懲罰「無端」生事者:明明勝算近乎零、又或可輕易以調解解決但仍堅持使用司法程序者,往往會被老爺/奶奶罰得面無人色(老爺/奶奶遇到上述情況,在訴訟程序開始前勸雙方調解以節省法律開支、當然亦節省法庭資源更是常事)

當然不是一刀切曰官司打不得,不過開戰前亦請考慮兩個問題:

1) 法庭可不是什麼表達個人觀點、以至動之以情的地方,開戰與否要考慮的是法律上勝算如何,絕非肥皂劇所言我有“道理”在法庭上便會贏云云(當然不是說法庭不講道理,不過什麼是道理也要法律說了才算,可不是閣下以為“有理”便是有理)

2) 即使能獲勝,如老劉以至老頭當年情況,比較開支與得益後是否值得(當然明知大蝕特蝕仍要「出一口氣」者可當我沒說過)

第二點還比較容易明白,但麻煩的往往是第一點:法律原則雖然可能令人一頭霧水,但大多數都有一系列要求、邏輯可尋,絕非單單所謂「有理」便能獲勝,而其要求、邏輯一般人往往難以明白;除客觀驗證要求外,又是信不信由你報的大狀作家黃珍妮常說,主觀情緒更是煩人:明明跟十個律師說完十個也知道是必敗無疑的客觀事實,當事人往往主觀上仍堅信自己有理、“義無反顧”地堅持告他娘的!

當然亦如上文所說世上沒有必勝/必敗的案子,例如帝國鼎鼎大名的森普遜殺妻案(O. J. Simpson Murder Case)「咁都打得甩」便曾令多少帝國民眾以至律師掉了下巴,但既稱得上異數自是少數中的少數,能在律師們認為必輸無疑的案子中取勝只怕與中彩票頭獎、在加州理工中找到美女難度也高不了多少!

究竟勝算如何自非一般朋友所能明白,但亦希望能明白當律師說「別打了吧」可不是要推掉生意、更不是他本性邪惡不願為閣下「伸張正義」,更大機會是閣下遇上一位考慮當事人利益多於自己荷包的好律師;當然不能排除極少數害群之馬明知輸定仍推閣下上火線,但當閣下律師興高采烈、大拍心口著你出戰,勝負也還罷了,事後卻被老爺/奶奶大罵「咁你都打?」時,亦應明白不是老爺/奶奶對你太苛刻,而是遇上了鯊魚!

8 comments:

  1. 但亦希望能明白當律師說「別打了吧」可不是要推掉生意、更不是他本性邪惡不願為閣下「伸張正義」,更大機會是閣下遇上一位考慮當事人利益多於自己荷包的好律師

    Exactly what I have learnt from my expert witness boss.

    Being a expert witness... it is important to let the client knows that he/she should not go for litigating unless it is absolutely necessary.

    ReplyDelete
  2. 教 Criminal Procedure 既阿 Shah 話,你想要道德? 咁請你去教堂.法庭係講 law point 既地方,唔係講咩大道理,咩個人情感,咩道德倫常既地方.

    再講 OJ Simpson,條友根本係打緊 evidence 同 criminal procedure.讀過 law 就知,criminal case 點會打你乜春 mens rea actus reus definition 之類...

    ReplyDelete
  3. 但公義是無價的,會計師公會若因為錢而放棄向譚香文上訴,未必令人對維持道德操守的公會有點失望了!

    ReplyDelete
  4. 難得大佬俾個機會我留Comment. 我一定做

    1.首先香港的訟費基本原則是負方付勝方. 但係要要經過taxation. 不是勝方用了幾多負方就要賠給多. 所以就算贏了都可能要支付一部份的costs.

    另外就算係indemnity basis 的計算方法都唔係賠足. 更可況indemnity basis 都唔係常規

    2. 老兄的兩個考慮所言甚是. 有爭執的時候唔一定要上法庭. 因為法律只是其中一條道路. 近30年普通法國家都興起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ADR) 即法庭以外的解決方法. 例如調解,仲裁等. 頗有成效. 有時候律師見到有dispute 就會立即本能的想到有什麼law point. 如何將dispute 變成legal claim. 其實咁樣對個客係無利的

    3. 有了1和2. 我就說一下已推行的civil justice reform. (民事司法制度改革) 根據快講推行的實務指引31, 如果一方因為不合理的不參與調解, 法庭是可以考慮該點, 然後作出不利的訟費令. 呢個就會係贏左官司輸左costs的悲哀.

    4. 當然過份依賴法庭解決糾紛是應該改變的思想. 不過香港人多係economic man. 先講costs 可能有更多的影響.

    ReplyDelete
  5. Random Coil大姐:客觀上絕對如是,但一方面也要找到好律師、另一方面當事人也未必能如此冷靜;

    死肥仔兄:我都知你是正義既朋友!

    linus兄:不愧是藍大法學院高材生!

    ReplyDelete
  6. Good article! linus 兄的後記更錦上添花!!

    事實上我地商界中層工作之一, 就係如何令自己老闆/客戶平息心頭之氣, 作出在經濟上極不理智的決定 - 興訟!

    由唔識法律, 自己走去small claims 告間無義電腦公司$700幾蚊, 雖然勝訴, 但原來車馬費請假成本連去IRD 拎商業登記資料等等一毫子都冇得拎番, 可想而知告人係注定雙輸既局面, 所以無論消委會或small claim 本身都係勸你地和解(可能佢地會做少d 野)...

    老闆們一事興氣話告人, 我地少不免又要同老細話會搵法律界老友煲下"無米粥"(其實好多時只係同老細話搵下d 律師朋友傾傾, 實則上搵都費事, 自己個答案同專業老友既答案都係一樣!!)

    過一排, 佢心平氣靜d, 又要同佢講下d 老友"收費"點計, 佢地自然便會打"退堂鼓"也!

    ReplyDelete
  7. Jimmy兄:Linus兄係藍大法律系高材生~

    ReplyDelete
  8. Jimmy 兄: 多謝讚賞。其實好多時候都係為一口氣。如果明白個costs 咁大, 生意人應該會明白的.

    老人: 你咁睇得起我啊. 高材生有排都未輪到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