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法律通識題材俯拾皆是(五) - Rule of Law/ Rule by Law?

雖然帝國幅員廣闊,不過法律界仍算是一小撮鯊魚的圈子,加上互聯網普及下是非更是傳播速度非凡,例如三年前有一見習律師Dianna Abdala女士在臨上工的早上留下語音訊息曰不到新公司上班,其後與準僱主衝突的電郵被後者在各律師行間公開,短短幾日便已傳遍整個帝國法律界(驟聽時覺得Abdala女士有點不負責任,但後來事件推演、內情愈揭愈多,卻反覺得是該律師行混蛋在先,而且將私人郵件在全國散播更是離譜行逕!有興趣的朋友可於Google鍵入Dianna Abdala女士大名便可知來龍去脈)


相對於律師們,大學中的教授們簡直悠閒得過份,當然亦有更多時間精力研究是非:尤其所謂十四金剛(Top 14)法學院長期明爭暗鬥,院校間的是是非非自成為所有同業閒時話題,近日帝國法學院間常聊到的是非多為兩樣:其一是耶魯法學院(Yale Law School)炫耀其學生Brian Deese當上奧芭瑪的經濟政策顧問、收拾由經濟學家/MBA造成的爛攤子而有聲有色:雖然法學院們曰Deese老兄的英明只因法學訓練實令人有點吃不消,但亦不得不同意全賴他老兄既不讀經濟學更沒有MBA,否則由經濟學家/MBA主理只怕帝國經濟早已完蛋大吉!

對於Deese老兄的評價可算是一面倒,但另一是非卻未必然了:柏克萊加州大學法學院(Berkeley Law)最近發生一場激烈辯論,不但小熊們(Cal Bears,柏克萊人也)意見相持不下,更引來不少團體「吹雞」到柏克萊校園助拳,希望推翻柏克萊法學教授John Yoo的位子;

John Yoo是何許人也?這位Google了半天也找不到漢名的韓藉法學教授在帝國可是大大有名:當前朝布殊大帝被指虐待戰俘時,John Yoo曰有關帝國「自衛」行為不違憲法、被問到布殊大帝虐囚行為可有不當時答曰「相信總統如此做是有他原因的」...簡單是言,他為布殊大帝在有關問題提供法理支持,亦因而成為眾矢之的;

說起來John Yoo陷入如此窘境只能歎句位置不利,在相對左傾的柏克萊才會成為被圍攻目標,畢竟布殊大帝深受大多數帝國子民愛戴:2004年競選連任得票率高達50.73% - 號稱繼甘迺迪後形象最討好的奧芭瑪在2008年選舉時也只是稍多的52.9%,相對而言魅力非凡的克林頓連任選舉(1996年)也只有49.2%得票率、被世人視為拯救世界的英雄 – 小羅斯福最後一次選舉(1944年)雖在戰爭關鍵時刻得票也只是53.4%,說大多數帝國人民同意布殊大帝政策絕非過譽,但關公也有對頭人,置身於政見相反的地方John Yoo那能不吃虧?

雖說傳統與John Yoo政見並不相符,但柏克萊小熊們也非一面倒要拉他下台,一方面部份小熊(連帶聽也沒聽過的團體)固然抬出「普世價值」,曰對支持布殊大帝虐囚者豈能容忍,另一邊部份小熊學生曰John Yoo教學質素極高,加上其也有言論自由,不應因其政見而影響教席,尤其其支持者只要抬出一點厲害非常的論點,對方往往立即堰旗息鼓:

「猶記得五十年代麥卡錫主義盛行時,不少學者都因教學以外的言論、行為以至立場而被踢下台,若以John Yoo在教學以外職務而動搖其位子,豈非又重蹈覆轍?」

(麥卡錫主義最大受害的學界中人正是與柏克萊淵源極深的奧本海默,一提到麥卡錫主義能令不少小熊毛骨悚然,見本blog
《寂寂無名、遺臭萬年,去片定唔去片(To Be or Not To Be)?(下)》

最新發展是,柏克萊法學院院長公開曰既然針對John Yoo的訴訟亦不能將其定罪,校方將一位法院不能定罪的學者炒掉、漠視其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實於理不合,看來反對一方是佔下風了!)

以群眾壓力逼走John Yoo一人可能令部份團體逞一時之快,但若因而破壞機制,無異於為一顆芝麻而打破十箱西瓜!即使再極端的奧芭瑪支持者多麼希望攆走布殊大帝的同道人,一想到可能因而破壞遊戲規則亦會緊急煞車 – 這才是所謂法治(Rule of Law)!

相反,為達特別目的而將法律視為工具,只要官老爺高興、什麼破壞原則也是管他娘的以法治國(或港?Rule by Law)在香港卻經常發生,見:

倡父母代子女決定提供私隱

雖然特區無義政府曰修改私隱條件並非為助驗毒計劃,但以特區無義政府早已狼藉的聲名而言,其曰無關時認定絕對有關相信離事實總不會太遠...尤其早前法律界才曰家長不能代子女簽署驗毒同意書,無義政府立即便建議父母有權改變子女私隱設定,以其破產久矣既信譽真是搵鬼信?

6 comments:

  1. 有點offtopic
    小弟記得好久之前悉尼都有單內部電郵漏左出街的笑話:
    http://blogs.smh.com.au/radar/archives/2005/09/cutting_a_lawye.html
    為了個飯盒(外加面子),半日內全城皆知。

    ReplyDelete
  2. 不知是否有道理, 姑且打下來, 等諸君評論.

    香港並沒有普選的立法會. 法例的通過時更難體現大眾的選擇. 而一般議員的草案需要分組點票後過半後才能通過. 所以雖然行政立法關係差, 政府都還是有贏面.

    那只能寄望法庭的最後把關了. 這個我還有點信心.

    ReplyDelete
  3. 回上面﹕見到胡國興那類人,也很難有信心。

    ReplyDelete
  4. 我見識淺, 可否詳細講解點解見到胡官就無信心?

    ReplyDelete
  5. 法院裡面有幾個都是親政府的法官,如彭鍵基、退了休的王見秋之類。不單是個人見解接近政府(那沒甚麼出奇),連公開言論也是這樣,幫政府幫到出面。當然政府也回報以高位,否則胡國興點會過去幾年公職繁多到連判詞都講得錯﹖

    如果你跟政府打官司,遇著這類法官,怎可能有信心﹖

    ReplyDelete
  6. 中文:
    http://www.cmab.gov.hk/doc/issues/PDPO_Consultation_Document_tc.pdf

    Pg.98 建議27

    能吏政府只顧accomplish a task.
    唉.犧牲咗學生/細路權利,方便庸吏推行政策交差.
    但係未必因為咁少d細路索K.


    G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