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會計"真相"?

要在坊間找由特區政府、開設會計課程院校、渴望低廉員工的會計行東主...等合唱"會計行業頂呱呱"樂章是輕而易舉,相反對此看淡的只怕除老頭等幾個劫後餘生的blogger外,最多的莫如以勞動階級為主的網上討論區;當然這不是二分法:例如會計界一位常在信不信由你報執筆的前輩馮培漳先生亦發覺香港會計業前景有點不大對味,可說是一業界奇葩。然而,雖然向來對馮先生論點同意的多、異議的少,但今日(2009年10月24日)其大作則似乎非不同意不可了!

說明如何不同意他老兄前,當然需要談談他老兄說什麼:該文《詩以何怨》實為回應年青會計師協會馬振峰兩篇文章《阿詩的故事》,關於馬文各位可點擊有關連結閱讀,而馮文除其引用錢鍾書典故外,對於回應馬文應可濃縮為兩點:

1) 馬文中"阿詩"投身會計後歷盡艱辛卻發覺"前途似咁","覺得被欺騙了真感情",馮先生曰"誰騙得了你"?

2) 對於馬氏"狠批「殘舊的學徒制度」",馮先生認為"相信也是環境使然,何況此法是普世採用的呢";

若是一般"鱔稿"老頭也不願執筆回應:畢竟如此鱔稿日日有,要一一打筆戰的話只怕聘請三五個寫手二十四小時工作也回應不了!但幾年來每文必讀下,老頭相信馮先生不是埋沒良心的人,其見識學問文筆更是會計界中少見!衷心相信馮先生有如此想法也是其生活環境或少有接觸才有此誤解,有道是愛之愈深責之愈切,故老頭不得不反駁,但絕非對馮先生有一絲不敬也!

     *          *          *          *

馬氏說"騙"或許激烈了一點:畢竟會計不是什麼不良行業,總不能說是"騙"了人入火坑;然而溫柔一點,說是化了妝的"引誘"只怕離事實不遠!



有鱔稿有云"根據英國特許管理會計師公會 ( CIMA ) 剛發布一項有關全球會員的薪酬報告顯示,香港的管理會計師平均月薪為89,400元,包括基本月薪81,200元和花紅8,200元...",有關問題亦曾在討論區引起熱烈討論,固然有年輕人一見大流口水、立志要以會計師作終生職業者;而包括老頭在內年長一班卻非常陰謀論;

要找月薪八萬的會計師自不算難,但有關說法簡直稱得上駭人聽聞!為免冤枉了好人,特意到CIMA官方網頁找找原文為何,讀畢有關methodology後簡直令人五體投地!該會曰調查了全球1,870名會員、包括45位香港人而得出有關"指導性"結論...香港會員平均月薪為HK$81,200、加上花紅後近九萬(In May 2009 CIMA launched its first ever global salary survey for qualified members. A total of 1,870 people contributed to the survey of which 45 were in Hong Kong, establishing a benchmark of current and future salary potential for CIMA members)!



只要該45個訪問對象的確平均月薪九萬,雖然漠視學界做調查sampling有極嚴謹要求、要如馬氏般以"騙"形容似不完全符合現實:然而但說以廣告手法以偏概全總不算冤枉吧?以未入行年輕人而言,單從字面(原報告也還罷了,受訪對象"多達"45人一目了然,但有關鱔稿卻隻字未提!)難免有"全體會員(而非其中45人)既平均月薪九萬,雖說有一定比例到不了平均數,但既幹了三年總應離平均數 - 即九萬不遠了吧?"的想像,然而不知擁三年經驗的會計師人工離月薪九萬可有多遠?

相反這方面香港會計師公會(HKICPA)平時廣告手法雖誇張但進行調查卻認真得多!在網上找不到更updated的,但以這份2005年度調查計

- 第2頁註明寄出14,075份問卷、收回2,822份,更有詳細回應者分類;
- 第5頁以職業分類:執業者(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working in Practice, PAIPs)及業界(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in Business, PAIBs)兩類,得出平均薪金為HK$48,000及HK$47,570;
- 第6頁再對業界人士予以分類;

雖然曰會計師平均薪金有四萬多似已偏高,不過從詳細解釋中已找到答案:例如業界回應者中13%為首席財務官(CFO),但現實生活中可有高達13%職員身居此職(這倒是類似調查中相當平常的現象:即使個人資料保密,倒霉的一群也未必願意揭露自己淒慘的待遇,較高薪者回應率比倒霉的為高是非常合理的現象)?當有詳細資料提供時讀者自能從中找到答案,相反另一份中pdf第5頁、頁碼第3頁中關於薪酬統計資料不但簡略得過份,單看鱔稿連"45人"提也不提簡單是嚇死人:難道CIMA會員果真平均薪金在為HKICPA會員兩倍?平時HKICPA的廣告誇張一點還可當作開玩笑,以專業團體身份作出調查HKICPA可說是交足貨,看完也不覺有什麼值得批評處;相反CIMA的一份"震撼性"的確十足,但methodology實太令人抓頭,當轉成鱔稿時更是再打折扣!

不知馮先生看罷有關"鱔稿"後感覺如何?

     *          *          *          *

關於會計從業員的經歷已不知寫了多少(最新有關此問題請參閱《「偉大」得令人顫慄的會計師》,但讀到馮先生曰"何況此法是普世採用的呢"實令人大搖其頭...

成語曰橘越淮而枳,大文豪柏楊先生有更精彩的論述:

「這樣的死水,這樣的醬缸,即使是水蜜桃丟進去也會變成乾屎橛。外來的東西一到中國就變質了,別人有民主,我們也有民主,我們的民主是:「你是民,我是主。」別人有法制,我們也有法制,別人有自由,我們也有自由,你有什麼,我就有什麼。你有斑馬線,我也有斑馬線──當然,我們的斑馬線是用來引誘你給車子壓死的」

(老頭註:當年台灣司機一般不大理會所謂斑馬線,在香港若閣下勇不可當,閉上眼睛步上斑馬線而能安全通過的概率應有八九成:當然各位不要試,單是最後一兩成也是非常大鑊;然而若當年閣下在台灣做同一實驗,只怕被撞機會亦高達八九成!

但近年所見台灣司機的駕駛態度已比當年大有改善,雖然仍不鼓勵閣下作如此實驗!)


確實外國都有所謂學師制度,不過如柏楊先生口中的醬缸一樣,一到了香港便立時變了味!一個老頭常說的故事:老頭非常喜愛吃生蠔,每當在紐約市時經常到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著名蠔吧(The Oyster Bar)吃過痛快:若你見到一中國藉胖老頭在蠔吧吃完一盤又一盤、但因不會英語而要手持袖珍牛津高階字典、叫菜時手指在餐牌上指來指去,便大有機會是本老頭;

(順帶一提,該蠔吧的生蠔的確非常新鮮又便宜,大多數生蠔都是USD2-3左右,但不要"貪大"選太大隻的,一般而言最大的幾種鮮味都較寡,甚至有一點苦味!)

但畢竟上了年紀,蠔亦是比較難消化的食物,所以通常光顧蠔吧時間都會較早,大約六時許來到七時多吃完,否則當晚可能消化不良;雖然紐約市位於溫帶,夏季時日落時間較遲,但即使是夏日七時多的陽光已是餘暉,更莫說冬季往往六時前已經日落,所以該時間商業區"要亮燈的"多已燈火通明;

步出中央車站42街出口時,斜對面便是四大會計師行之一的水記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 Cooper)紐約市總部,另一大會計師行安永(Ernst & Young)紐約市總部也位於不遠處的時代廣場,完全在要以散步幫助消化的老頭步行範圍內。記得初到紐約市時對於在香港會計界出身的相信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無論什麼季節才不過七時許,這兩所會計師行燈火都是熄的多亮的少!對於在香港常聽什麼"不喜歡加班到半夜兩三點、怕辛苦想十一二點便溜的不要做會計!!!"神話、又或半夜十二時在太子大廈見到幾個以會計師行為核心的"光環"者而言,見到七時便關燈的會計師行(而且是最大型的)豈有不目瞪口呆之理?

可不是美帝國對會計師特別優厚:雖然從未在英國會計師行工作,但朋友中有英國會計經驗者多的是,每當提起英國的工作時間、尤其是香港出身而到英國secondment者(應譯作「交流」?即公司調派其職員到其海外分店吸收經驗)每每談起工作時間更是不勝唏噓,甚至曰「在英國,兩年來凌晨十二時放工的日子兩把掌可以數得出;在香港,兩年內凌晨十二時放工的日子也是兩巴掌數得出!」

英國以至歐洲人向來不喜以生活以至生命換取多一點金錢而瘋狂加班(所以要在歐洲找類似Eugene O'Kelly一類人物著實不易),其中法、意等國更是對最高工時有嚴格的法律限制,相對下美帝國的加班風氣比較盛(當然亦只怕不及香港,唯一能與香港媲美的恐怕只有泡沫爆破前的日本),除工時外另一橘越淮而枳的莫過於"食鐘":歐洲勞工法極度嚴謹自不待言,在帝國若有僱主敢實行這近乎欺詐的食鐘制度,只怕早已被蜂擁而上的帝國鯊魚 - 律師所吃掉:以帝國懲罰性賠償(Punitive Damages)數額之大,只要在法庭上成功肯定可一世無憂:那一個被"食鐘"的員工會不發一言、在帝國鯊魚陰霾下的帝國僱主那一個膽生毛有"食鐘"的膽子?

雖然現今訊息發達,但畢竟未有身處其境總會有點隔閡,例如吾友帝國會計師benjiwong兄怎也不相信香港有"食鐘"一事,當他老兄遇上香港一大會計師行大拍乸時,更又傻又天真地問其可有此事!當然該大拍乸誓神劈願、願以絕子絕孫保證該大行絕不會"食"員工一點"鐘";當benjiwong老兄向老頭轉述有關官腔時,對著這位天真的朋友老頭只有無言以對...

     *          *          *          *

相信為人正直的馮先生絕不會胡言欺人,故恐怕他老兄與吾友benjiwong老兄一樣都是訊息不完全的受害人:一少接觸年輕人更少接觸鱔稿(證據在上面引言、貼圖)、二少到外國私下遊歷(如benjiwong老兄般向既非深交亦在公開場合所聽到的有多可信自不待言);如果馮先生有機會看到此文,可願下次假期到紐約市一遊?

4 comments:

  1. 有冇人轉去信報論壇?睇馮培漳點回應!

    ReplyDelete
  2. 其實說「騙」也沒錯,網主是太客氣才真。

    第一份報導把「會員平均」說成「會計師平均」已是誤導,只是不知道是否有意。

    第二份會計師公會的更離譜,受訪者的職級分佈與現實不符沒問題,但這樣計算「受訪者平均」完全沒意義。如果要推算現實中的會計師平均薪酬,應該把受訪者的薪金按職級比例做「加權」才有正確答案。

    再者,其實說「平均薪酬」本身已經是有意誤導,因為有丁點統計常識的人都知道(可惜學生通常欠缺﹗),平均數很容易被某些特別高/低的數字影響。
    要反映行內的普遍薪酬,應該用「薪酬中位數」,這也是政府的做法。
    當然,如果用中位數數字肯定會低了,那就做不成宣傳了。

    ReplyDelete
  3. 雖然有誤導之嫌,但不竟這個"平均"薪酬可以用作"上升的動力".至少叫做有得望下,有幾多人拿得到就當然另計.哈哈^^

    ReplyDelete
  4. Well, being an accountant is not fun in HK, haha.

    ReplyDelete